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狂暴逆袭 > 第九二九章 发个誓吧
    第九二九章  发个誓吧
    林西摸了一下后脑勺。
    “要不,咱们赌命吧?”
    呃呃……
    这一句话,直接将在场的所有人给镇住了。
    吕良脸色直接阴沉下来。
    “赌命哼哼,你和我的命,能够相提并论吗?”
    林西摊摊手,耸耸肩:
    “是啊,你我的命,是不能相提并论。一头狼和一个人,怎么说,都不能等量齐观,是吧?”
    “你——”
    吕良正要发作,旁边直接就跳出一个家伙来。
    “好!我就跟你赌命!”
    这个家伙,竟是刚才,差点从穹顶上掉下来摔死的缪仁。
    此前被若虚挂到穹顶上,丢人败兴就不用说了。
    此时恨不得一口将林西和若虚,全部吃掉,呲着森白牙齿怒吼。
    “你?”
    林西竖起一根食指,左右摆了摆。
    “你不行!一条狼和我赌命,我已经不知道吃多大亏了,现在跑出一条疯狗,简直不知所谓嘛……”
    缪仁双拳紧握,嘶声咆哮:
    “怕了你就说话!”
    林西直接学着他的样子,转首朝着吕良嘶声咆哮:
    “怕了你就说话!”
    我日!
    许多人无语,这个家伙,有够可恶。
    盯上吕良,根本就不放了。
    吕良大笑:
    “怕?本圣……尊会怕你?”
    他下意识地就想自称圣子来着。
    但是此时圣子似乎已经成为一场笑话,直接停顿了一下,跟出一个尊字来。
    林西瞬间一个冷战,做恐惧状:
    “我嚓,我怕你了行不行?你特么都圣尊了?谁能不怕?柏会长你不怕?”
    柏岩松无语,不能接这个茬。
    但是心里,对林西的表演天赋,表示强烈的赞赏和肯定。
    吕良脸色,再次成为酱紫。
    “不要说那些没用的,你说赌命就赌命,难道本尊会怕了你吗?”
    太气人了,哪壶不开提哪壶,指着和尚骂秃驴。
    此贼人品,极其低劣,不死不足以平本尊之愤。
    啪!
    林西立即鼓掌一声。
    “妥了,就是欣赏你这一点,毫不含糊地坚信,自己会死!
    那你发个誓吧,天道誓言就行,也不用多话。
    就说你若输了不认账,将会受到天道惩罚,誓言反噬,身死魂消,不入轮回,连分身都不能幸免!
    起誓吧!”
    呃呃呃……啊?
    吕良、缪仁还有付森三个,此时不错眼地盯着林西,仿佛想从他的表情之中,看出虚实来。
    究竟是谁给你的胆子,刚学了半天的丹术,就敢和一个半步仙丹师赌命起誓?
    难道你以为,人家发了誓,你就不用?
    那你输了呢?
    林西眼中,闪过一丝奸计得逞的笑意,但是瞬间即逝,难以捕捉。
    然而,这一点表情的变化,还是被缪仁给捕捉到了。
    “圣子,跟他赌!
    他就是明知自己不行,专门使用这种极限施压的手段,让我们投鼠忌器,不敢应承。”
    吕良还有些犹疑的时候。
    林西先气急败坏了。
    “狗腿子奴才,你要不服,你就跟着你主子来一个天道誓言,特么的,主子还没有说话,狗腿子汪汪叫个不停,烦不烦人?”
    缪仁气炸了,怎么说,他也是神丹宗一个准天才灵丹师。
    今天在这小子身上,不但没有找到优越感,反而一再被虐,被羞辱,如何能忍?
    “好!只要你能够考核过了,成为一名真正的仙丹师,本尊发誓,不用你出手,我自己就挖个坑,撒泡尿,跳进去将自己给淹死!
    特么的,这要是你还能赢了,老子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淹死就淹死吧!”
    吕良见缪仁如此决绝,再不应承,就显得自己是真的怕了。
    这让视荣誉为生命的他,怎能接受?
    “好,林西,今天本尊就跟你赌了。
    不但跟你赌考核,还跟你在每一个环节上,赌一把你不如我。
    也就是说,本尊要和你一起进行考核。
    每一个环节,都要和你比一下,无论是理论知识,还是实际操作,本尊都拥有碾压你的实力。
    假如这都输了,本尊也如缪仁所言,自己挖个坑,自己撒泡尿,将自己给淹死!”
    林西终于不再诱惑他上钩。
    因为他已经上钩了。
    但是,就这两个家伙,不够看啊!
    此时,他将夜瞳看向了在不断冷笑的付森。
    “你这个叛徒,来!
    不服你也一起上,本少要不将你虐得,一见丹炉就想哭,一提炼丹就想尿,本少就不姓林!”
    嚓!
    这是要把今天得罪他的老少三个炼丹大能,全部一网打尽的意思?
    吕良也就罢了,再怎么天才,还只是一个半步仙丹师。
    但是付森,那可是如假包换的一星仙丹师。
    而且,在一星仙丹师职业上,已经浸淫停留了两三千年,算是处在一星仙丹师的巅峰。
    你一个学了半天丹术的小白,要挑战一个一星巅峰仙丹师?
    付森此时,仰天大笑。
    这青沌域之中,还有人比自己的丹术,更高明的吗?
    自己为什么屈尊讨好吕良这个小娃子?
    还不是为了能够前往神丹宗之中,学习更高深的丹术?
    因为,他处在一星仙丹师巅峰,总也突破不了,虽然在青沌域之中,有丹术无敌之叹。
    但是他知道,自己要搁在神丹宗之中,估计连前三十都进不去。
    眼看着,自己已经年过半万,活一天少一天了。
    如果在丹术上,能够不断突破,临死之前,也能够触摸一下帝境的门槛,或者因为自己的职业特殊,就能够找到突破万岁寿元的契机呢。
    但是,这个不知所谓,不知死活的林西贼子,竟然要将自己也拉进来,一起以比拼丹术,进行考核赌命。
    本大长老要是不答应你,岂不是辜负你一番美意?
    “好!只要你不觉得,本大长老,以大欺小,就和你比拼一场又如何?”
    吕良见此,直接欣喜若狂。
    自己三个,一个六级灵丹师,一个半步仙丹师,一个一星仙丹师,就这都赌不过一个,只学了半天丹术的家伙,真的不用别人解决自己,一头扎进尿坑淹死,那也不算受屈枉死。
    “好!
    我吕良,在此对天道发出誓言……”
    “我缪仁,在此也对天道,发出誓言……”
    “我付森,在此发出天道誓言,假如……”
    吕良、缪仁、付森三人,对着天道起誓。
    起誓毕,三个人怒视林西。
    “我们都起誓了,那你呢?是不是也要一样起个天道誓言?”
    林西此时已经笃定,这三个家伙的命,是自己的了。
    “我林西,在此发誓。愿意与付森、吕良、缪仁三个渣滓,比拼丹术,并同时进行丹师等级考核。
    假如输了不认账,我愿意接受天道惩罚,让我承受天降甘霖,一口气喝得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