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急案特攻 > 第95章 单刀赴会
    “所谓外星人绑架是……”候科然刚准备开口,电话响起。他接到电话后脸色煞白。因为恐惧而让微表情出现异常,更因为额头的冷汗,让候科然不禁哆嗦一下。

    杜克施赶忙道:“怎么了?”

    “杨江水让我老婆去吃饭,刚刚电话给我,让我也一起去。”

    “这个时候请你吃饭?”杜克施马上意识到,“他是在威胁你,让你不要乱说话。”

    候科然点点头:“我刚才就说了,他们几个心狠手辣,什么时候都做得出来,更加上杨家势力在当地极为强大,更是让杨江水有恃无恐。我……我担心雪艳。报警,报警……不行,不能报警。”

    他确实紧张且在那喃喃自语。杜克施安抚道:“你先别激动,杨江水既然这时候打电话给你,意味着你妻子还很安全。警方连夜行动,月山镇这边势必已经听到口风。杨江水虽然没有直接亲属被控制逮捕,但是他的所作所为,他应该知道这事会查到他的头上。我建议你不要去。”

    “那我妻子怎么办。”

    “如果你相信我,此事交给我来处理。但是我也要你帮我一个忙。之前我不担心那些人对姚萍下手,是因为他们还没彻底暴露,贸然对姚萍下手不划算,还直接将他们的底细漏出来。可是现在警方已经对月山镇进行行动,有些人应该会鱼死网破,干掉姚萍,就是少了一个关键人证,所以,我需要你马上带着姚萍一起离开月山镇。”

    “你让我也离开月山镇?那我妻子怎么办?”候科然不停摇头,“不行,我不行,我不能丢下雪艳。”

    “候镇长,你难道是质疑市局的办事能力,还有市政府对月山镇事件的处理决心?我让你离开,也是为了保护你。因为你知道很多事情,现在还留在月山镇,我担心会因为有过多人接触你,而影响你的主观,到时候一旦警方再次对你进行问话,你做出错误判断。我会让市局派人接触你和姚萍,然后让你和姚萍一起离开。”

    “可是姚萍见到我就会激动,为何你还让我和她待在一起。”

    “因为我需要你唤醒她的所有记忆。”

    之前姚萍听到候科然的名字瞬间激动癫狂。这不是因为候科然参与迫害姚萍一家,而是姚萍对候科然产生了联想记忆。一旦有候科然出现,姚萍就能想起当初和候科然有关的那些人对他们家做了什么。所以,杜克施现在恰恰也需要候科然继续激发姚萍的联想记忆,从而让姚萍把当年的事情彻底记起来,甚至要让姚萍通过联想记忆恢复部分理智。

    当然,杜克施也不可能让候科然单独待在一起,他除了让警方保护候科然和姚萍暂时离开月山镇同时,还让罗小军负责接触安抚姚萍。在整个小组中,罗小军作为冷静,且作为测商最高之人,他对于心理把控和心理疏导绝对也是上乘。有了罗小军在后面协助候科然对姚萍进行记忆联想唤醒,杜克施相信,一旦姚萍彻底恢复,月山镇的那些人将更加无路可逃,这可是一家血淋淋的悲惨事实。

    “你要去见杨江水!”在和杜克施通电话后,文肖薇觉得此举有些冒险,“刚刚曹倩给了我杨江水的资料,此人确实有些穷凶极恶。站着自己父辈在杨家宗族的地位,他在月山镇从小就是胡作非为。你此次前去,我担心会有意外。我建议让警方过去,对杨江水直接实施逮捕。”

    杜克施坚持道:“如果直接实施逮捕,怕是会直接激怒杨江水。他既然主动打电话给候科然,就是意味着他做好了殊死一搏的准备。一旦杨雪艳有任何意外,候科然情绪上受到刺激,会对我们后期争取候科然的口供支持有妨碍。”

    “我同意小杜的意见,他此时单独去见杨江水,算是最好的选择。”

    “阿凯,为何你也这么说。”打开免提的文肖薇有些不理解这两个男人的行为。

    薛凯解释道:“杨江水虽然穷凶极恶,但是不代表他脑子不好。如今警方已经在月山镇布控,重点嫌疑人也被抓捕。如果这时候杨江水主动闹事,甚至是召集手下聚众闹事,你想想后果是什么。”

    “我当然知道杨江水在忌惮警方,所以可能是通过这次机会想找候科然谈判,然后通过候科然为中间人,为他争取更大利益。但是候科然没去,杜克施单独前去,杨江水还是这个态度吗?”

    “杨江水是什么态度,在于杜克施如何引导。”薛凯明白文肖薇是替杜克施担心,毕竟手底下的人都是宝贝,文肖薇不希望在最后收网时,还让手下去冒险。薛凯拍了拍文肖薇的肩膀,示意其放松点,“小杜虽然进组时间不长,但是跟着我们一直在前线处理各种危机。特别是最近几次,更是冲在最前头,他的能力已经让我放心。即使有时候他胡来,可是这种胡来也是有理有据。杨江水既然想主动找候科然谈判,那他不一定会直接抗拒警方的谈判。让小杜是去试试。杨江水毕竟是老族长的大孙子,如果他要煽动月山镇杨姓宗族的人闹事,我们警方也会头疼。”

    之前不管是市里的领导还是候长生局长,都说月山镇的事情必须要处理,但是同时也交代了务必不能出群体性事件。一旦真的在侦办月山镇事件时闹出群体性事件甚至命案,这月山镇的案子即使收网了,怕是也会受到上级领导的批评。

    文肖薇紧咬住唇,思索片刻后哀叹一声,对着电话,她最终道:“小杜,你去找杨江水。我会安排警方在杨江水住处附近待命,一旦有任何情况,你都可以召唤警员强攻。”

    “文队放心吧,我自有分寸,不过你也要提醒那些警员千万不要暴露,以免引起杨江水的过度反应。”

    杜克施征求了领导的同意,也给自己留了后手,现在总算可以去会会杨江水。

    所谓神秘小团体中,杨江水在三人中年岁最大,且如今儿女双全。所以,他算是最有后顾之忧的人。将杨雪艳叫到自己家中,杨江水此举也是主动营造轻松的气氛,他其实表面上是威胁,实则还是希望缓和目前的气氛。

    按照地图所示,杜克施来到了杨江水的住处。月山镇居民收入不错,居住环境也不错,杨江水的住处更是在有山有水的地方。

    杜克施到了后,见到门口停了一辆SUV还有两辆小轿车,很明显,杨江水还叫了其他人来,这也是杨江水为自己留的后手。

    主动敲门,里面是一个瘦高的男人把门打开,在看见杜克施后,那人问道是谁。

    杜克施直接将自己的证件取出,道:“杨江水找候科然来吃饭,我想候科然来不了了,不过我可以替他来赴宴。”

    那人面色一沉,不敢怠慢,赶忙进去通报。不一会儿,那人再次过来,却没让杜克施直接进屋,反而和另外一人一左一右,先把杜克施控制住后,随即在杜克施身上摸索。

    “放心吧,我没带枪。”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杜克施怎么可能没想到因为自己的身份,而让杨江水事先有所防范。

    果然,两个马仔没找到武器,便带着杜克施进了房间。

    在一个大长桌前,剃着光头的杨江水端坐在那。在他的旁边还坐着一个女人,看其一脸惊悚担惊受怕的模样,杜克施就知道此人是杨雪艳。杨雪艳的后面还站着一个男人,摆明就是看管杨雪艳的。

    杜克施进屋后,完全没有见外,主动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见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酒菜,他先给自己倒上一杯酒,拿起筷子后,夹起一片牛肉放进嘴中。吧唧吧唧的嚼着,杜克施微微摇头,用筷子点了点牛肉盘子道:“太化了,没嚼劲,不适合喝酒时候吃。”

    “你吃东西还挺挑啊!”杨江水哼的一声,“杜警官次来我这里,怕不是吃饭喝酒的吧。”

    “本意自当不是来吃饭喝酒,却正好看见有酒菜,便先吃两口。”杜克施摇头晃脑道,“你给候镇长打电话的时候,恰好我在候镇长旁边。和他聊得很愉快,候镇长也说了不少月山镇好玩的事情。对了,候镇长还提到了你。这不正好,候镇长去市里有些事情来不了,他也知道他媳妇在这,便让我过来接他媳妇。江水哥的意思是吃过了再送候夫人回去?”

    杜克施轻描淡写,却把候科然已经交代了杨江水等人的事情说明了。更是摆明候科然目前受到警方保护,所以杨江水一旦对杨雪艳不利,势必警方会对杨江水有更大动作。

    就见杨江水额头青筋爆现,脑门上的肉动了两下。他咯吱的捏着拳头,嘴里呸了一声后道:“我请我自家兄弟吃饭,还竟然不给我面子。派个外人过来接老婆,自家却不来。哼,这个候科然,当了副镇长,又快要上位镇长,就不把我这个哥哥放眼里吧。”

    杜克施双手举着,嬉皮笑脸道:“别别别,江水哥千万别这么说。我就是一跑腿的,帮忙把嫂子接回去。当然了,如果江水哥有什么话想要我带给候镇长,又或者有什么话想跟我说的,尽管此时来说。反正菜也有,酒也有,慢慢说,我们大家都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