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三一章 方块A作弊者(上)
    成默将手机放回书包里,拿出一本《空间简史》,正准备看一会,然而还没有安静两分钟,付远卓就又一次拍了拍他的肩膀,“喂!成默,吃了早饭没?”

    成默头也不回的说道:“吃过了。”

    付远卓站起来说道:“那行,我现在去食堂吃碗粉,你有什么要带的?或者想喝什么,我给你带一瓶?”

    “都不用了,我自己带了水。”成默从书包里掏出他的老年款不锈钢水杯摇晃了一下,摆在了桌子上,拉丝的不锈钢水杯配上课桌,立刻就增添了一丝老干部办公室的情趣。

    “靠!你这个杯子也太丑了,我明天给你带一个全新的.....”

    成默有些无语,但哪句“没必要”还没有说出口,付远卓便已经走出了他的座位。

    成默转头稍稍看了一眼付远卓那挺拔的背影,他依旧没有穿校服,黑色T恤加破洞牛仔裤,像个站在舞台上的偶像歌手,正好付远卓也偏头看了他一眼,两人立刻就处在了一种微妙的对视之中。

    付远卓朝成默微微笑了笑,露出一排整齐洁白的牙齿,灿烂的像是金黄色的向日葵。

    成默则马上面无表情的转过头,他并不能完全判断出来付远卓对他态度天翻地覆的转变,是因为自己昨天的那番关于“作弊”的言论还是因为自己答应帮他考到年纪前十,也许两种原因都有,但成默还是不习惯有人对他这样热情。

    他是那种买东西,服务员热情一点,都会感觉到有些不适应的人,可现在围绕在他周围的人似乎越来越多了,让他的生活越来越不平静。

    成默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衔尾蛇手表,在清晨微熹的阳光中,它泛着神秘的光泽,让成默产生了瞬间的恍惚。

    这一切都是它引起的....

    而归根结底,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父亲。

    ————————————————————————

    上午考物理和历史,两堂考试的间歇付远卓消失了一会,回来的时候又要成默交卷子不要交的太早了,中午一起去食堂或者外面吃饭,成默自然是找了个理由拒绝掉了。

    付远卓也没有勉强,毕竟来日方长。

    考历史的时候,成默又一次提前交卷,对于在历史考卷上胡乱作答,成默毫无负罪感,因为教科书上很多内容都与他知道有出入,就拿昨天谢旻韫对他说的:“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这句所有华夏人都耳熟能详的诗句,绝大多数人都认为是谭嗣同所写,但历史学家还发现了另外一种版本,那就是这一句,其实是梁启超帮谭嗣同改的,而原句应该是:“手掷欧刀仰天笑,留将公罪后人论。”

    成默偏向与后者更接近真相,因为哪句名垂千古的“我自横刀向天笑”,是出自三姓家奴苗沛霖的《秋霄独坐》,后半句则是梁启超为了拔高新党的形象,自己添加的。

    究竟这前半句是谭嗣同借用,还是梁启超借用,事实已经无人知晓。

    真相从来只在少数人的掌握之中。

    成默交了卷子,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前门走出了教室,几乎每科考试都提前交卷,让高一(9)班所有人都认为,这个天才将在月考中证明自己。

    可真相这种东西,总是隐藏在重重迷雾的背后。

    穿过一间又一间的教室,走廊里空气静谧,教室里全是埋头在试卷中的孤单身影,只是偶尔有咳嗽声响起。成默慢慢走到小卖部买了一个全麦面包一瓶牛奶,提着两样简单的午餐坐在操场旁的一片绿荫底下,他看着空寂的操场,一侧灰色的水泥石凳在阳光下泛着油光,让天气更显得灼热。

    成默细嚼慢咽的将面包就着牛奶吃完,接着又坐在长椅上休息了片刻,随后走向了校医室。

    校医室在教学楼靠近操场的这一侧,成默经过校医室那片玻璃窗时,看见高校医还是老样子坐在她那张原木色的办公桌前看着笔记本,但是她的神色却并没有看电视剧的轻松,有些无奈还有些黯淡,没有平日里光彩照人的亮丽。

    成默的视线朝着一旁扫了一下,宽敞的校医室里还站着一个高大健硕的平头男。

    这个男的他上个星期也看见过,就是对载体林之诺态度不怎么友好的体育老师朱老师.....

    成默收回视线迈上走廊台阶向前左转就是教室,向右转就是洗手间,经过了洗手间,在转个拐角就是校医室。

    成默去洗手间上个厕所,又洗了手擦了把脸,恰好下课铃声响起,等他走出洗手间的时候,刚才还空无一人的走廊就开始喧闹了起来,成默走过了拐角,校医室的门在这个短促的走廊的尽头。

    成默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校医室的门口,并没有马上进去,而是站在了一侧,将视线探了进去。

    校医室的门敞开了大半,里面的状况基本上一目了然,高月美穿着白大褂正端坐着看剧,一旁穿着白恤衫的朱老师,双手插在运动裤的口袋里,正盯着高月美轮廓深邃的侧脸。

    成默听到朱老师那有些粗犷的声音响了起来,“小高老师,到午休时间了,我请你去学校外面吃点好的!”

    高月美头也不抬,有些有气无力的说道:“你自己去吃吧!我肚子不饿,不是很想吃。”

    朱老师犹豫了一下,走到了高月美的正面,办公桌的一侧,稍稍弯腰看着她的脸道:“我觉得你今天有些不对劲啊?是不是感冒发烧了?”

    高月美见朱老师都快要凑到她面前了,稍稍皱了皱眉头道:“是有一点发烧,但没什么关系......”

    朱老师语气关切连珠炮一样的问道:“那你吃药了没有?这里有没有感冒药?你需要不需要一点热水?”

    高月美略带着不满的说道:“我自己就是医生,知道该怎么办!你这是在质疑我的专业.....”

    朱老师连忙有些窘迫的直起身子道:“小高老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关心你。”

    高月美露出一个十分明显的假笑,“你现在去吃饭,让我自己好好休息一会就是最大的关心了.....”

    这句话让朱老师很有些尴尬,但对于高月美来说,没有虚以委蛇这回事,喜欢和不喜欢在她的脸上和语句中能明显的看清楚。

    “要不这样吧?你喜欢吃什么?我去给你打包过来!”憋了半天,朱老师憋出了这样一句话。

    “我真的吃不下.....还有朱老师,我在减肥,你就不要成天想要请我吃饭,问我喜欢吃什么,还要给我带吃了好不好?”高月美十分无奈的说道。

    听到高月美的话,门外的成默不由的替朱老师感到悲哀,追妹子不是这么追的啊!

    朱老师叹了口气道:“好吧.....我明白了!”

    高月美以为这个直男癌真的明白了,她也暗自松了口气,然而朱老师马上又问道:“那你喜欢喝什么?星巴克还是一点点?”

    高月美右手撑了一下额头,恨不得跳起来把姓朱的暴打一顿,然而对方比她高大和强壮的多,只能放弃这个想法,正当高月美马上要暴走的时候,成默从一侧走了出来,他轻轻的敲了敲门道:“高老师,我来了......”

    朱老师立刻回头,就看见了瘦弱的成默,高月美则俯身,视线越过朱老师的魁梧的身体,看着成默笑的很开心,“来了!快进来!”

    接着高月美挪开凳子,将双手插进白大褂的口袋里,站了起来说道:“朱老师,你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吧?我中午要帮他做身体检查.....你也不要买什么喝的了。”

    见有学生来了,朱老师也不好意思赖着不走,回过头来语重心长的看着高月美说道:“那你记得多喝点开水!”

    高月美走到门口伸手将成默扯了进来,冷淡的说道:“我是医生!我比你清楚该怎么办!”

    成默默不作声的跟着高月美走到了病床边,高月美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在成默躺上去的时候,高月美拉上了帘子,隔绝了朱老师的目光。

    沉重的脚步声也在帘子拉上的须臾之后响了起来。

    成默躺在床上,将衬衣解开,高月美轻轻的帮他把电极片贴上,并问道:“你来这么快,吃饭了吗?”

    成默看着高月美有些苍白的脸颊,这张脸今天显得有些冰冷和虚弱,多了一种病态的美,这给她增添了一种精灵感,他轻声的说道:“吃过了。”

    “最近身体有什么异常没有?”

    成默摇了摇头。

    “嗯!那就好,夏天到了,你自己注意补水。”

    成默道:“谢谢高老师,我会注意的。”

    高月美贴完电极片,就站了起来,“我把空调给你打开....”

    成默连忙道:“不用,我不是很怕热。”看来高月美是真感冒了,连空调都没有开。

    高月美看了看成默,犹豫了一下道:“中午比较热,我把温度调高一点。”

    “真不用....”

    高月美看着成默额角的汗珠,淡淡的说道:“用不用我说了算。”说完她就绕过了帘子去了办公桌那边,马上成默就听见了关门声,然后是滴滴的遥控器声响,他斜对面的格力空调的出风口叶片缓缓的打了下来,温度被调到了二十八度。

    在接下来椅子在木地板上微微的摩擦声传入了成默的耳朵,笔记本里的电视剧继续开始播放,但声音瞬间就被调到了很小。

    成默闭上眼睛,躺了十多分钟之后,悄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这是林之诺的那部手机,他带上一只耳机,打开微信,给高月美发了一条信息:“笨蛋是不会感冒的,可我为什么会梦到你感冒了啊?不管怎么样,谢谢你的花,也希望我的梦是反的,你没有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