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塑人生三十年 > 第263章 灵性
    五月的中海渐渐褪去了春日的温润与舒适,天气慢慢热起来,清晨都不那么冷了。

    周末的时候,陈子迩去看了当过他一个学期之久的老师,因为工作没有关联,除开大一的时候闲着无聊上她的课,之后就很少有三天两头式的频繁接触。

    上次她的母亲去世,多见了几次,之后就是远走美国,她的近况,陈子迩听小军和杨润灵都说了一点,还不错。

    于是就有了这天早上,看到她在天音培训班忙碌的身影。

    一如三年前一样。只是她更瘦了,皮肤好像还白了点,牛仔裤很好的塑了她的腿型,细直的很养眼。

    他从车里下来韩茜才看见他,她会心一笑,双手离开琴键放在腿间,“进来坐吧。”

    三两架黑色钢琴,七八个精致木色小凳子,陈子迩挑了一个坐。

    “你回来几天了吧?我这两日工作上事多,忙的团团转的,给耽误了。在那边待了那么久,感觉怎么样?”

    韩茜说:“天天都在润灵的公寓里待着,等她不忙的时候才会带我出去转转,所以除了金发碧眼的人看习惯了,食物吃的我要吐了,其他的也没什么感觉。”

    陈子迩:“……”

    这或许就是宅人吧,上一世他也认识一个年轻人,害羞内向,宅,家庭条件不错所以可以去英国留个学,结果一年回来一个当地朋友没交到,明明去的是伦敦,回来之后好不容易学会的几句口语还是美式腔——你说咋来的?在家看美过丧尸剧学的!

    不过韩茜更多的还是受心情的影响,反正也是闲聊,他就问:“去了小半年,英语口语怎么样?”

    韩茜少有的犯囧,“从小学习就不好,写都写不好,讲就更困难了……”

    果然。

    “那你都干啥了?”陈子迩好奇问道。

    韩茜说:“听了些古典音乐作品,看了不少关于肖邦李斯特巴赫的书,以前要么是听老师讲,要么是零碎的了解,自己从未亲身的翻阅过那些伟大的钢琴家的生平,借这次机会我梳理的一些。”

    知道陈子迩没多大兴趣,她转而说自己:“总之就是这些枯燥的事,不过看的多了,才发现其实那些伟人的遭遇才惨,相比之下我算是小巫见大巫了,于是也慢慢的走出来了,所以呢,你想讲什么,大胆的讲,不必顾虑我。”

    她最后算是总结自己的心境,“人呐,最害怕一直被过去束缚,这样就难以开启人生的下一个篇章,这些我都懂,所以你今天不要说类似这样的话劝我了,我没事,真的。”

    陈子迩抬了抬眼皮说:“其实我想说…有比这更让人害怕的事。”

    “嗯?是什么?”

    陈子迩说:“是一个人没有被过去束缚,却依然开启不了新篇章。”

    韩茜:“……”

    面对这样一个人,你永远认真不起来,因为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一下把你噎死。上次说什么男人喜欢爱哭的女孩是因为水多,她到现在还记得呢。

    陈子迩看韩茜的脸色僵住,立马又摆手说,“我的意思是看到你现在这样真是太好了,关于以后呢,你有什么打算?”

    韩茜白了他一眼,算是对刚刚的抗议,接着伸手示意他看看这里,“以后我继续教小孩子弹钢琴。”

    “也不错,自己喜欢就好。”陈子迩自然不会对别人如何选择自己的生活指手画脚,但他要拜托一件事,“等我一下,我去车里拿点材料。”

     30秒后,他回来说:“给,有件事得请你出面。”

    他坐下后细细的解释了一番:“我要进入娱乐影视板块,就是人们常说的娱乐圈,往后也会拍拍电影。”

    韩茜惊了一声,看着他:“真的假的?你要拍电影?当明星啊?”

    “不是,不是我拍,是我投资。不过这不是今天的重点,我今天想说的是一个歌手,弹钢琴的,创作的歌曲很有自己的特点。”

    韩茜翻到了材料上的照片,“就是他?看着好害羞啊。”

    “是,就是他,现在人在台贝,和一家叫阿尔法的公司签了个小合约,混的不如意,但我听过他的歌,很欣赏,简单来说,就是挖他过来。可我钢琴课上的怎么样你最清楚,所以想让你替我去趟台贝。”

    “好。”韩茜几乎是没有犹豫的就点头了。

    嗯?就这么简单?陈子迩下巴一顿,“我就说这两句你就说好?听懂了没啊?知道我让你干啥去嘛?”

    韩茜把材料合上,不服气的说:“我虽然只是个开培训班教钢琴的,可流行音乐圈的那些事我比你清楚……20岁的时候也想过当歌手出专辑,年少轻狂自视甚高的时候还幻想肯定会有大公司签下我,不过……唉,不提也罢。”

    “但就你这个事来说,不就是看中他要培养他,花钱给他出专辑嘛?我比你懂。”

    比我还懂?陈子迩看着她,心头一动,“我们要组建传媒板块的子公司,你要不要试试?你不是懂么?”

    韩茜摇头,“不了。”

    陈子迩问:“这是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像润灵一样,有一天不得不叫你陈总。”

    陈子迩听后觉得佩服,说:“《庄子》中曾言,其嗜欲者深,其天机浅……”

    韩茜丝毫不掩饰,她打断都要强调说,“听不懂…听不懂啊,名牌大学生。”

    陈子迩解释道:“意思是说一个人如果贪欲无度,就会失去生命的灵性。”

    “我哪有你说的什么灵性,”韩茜问他:“这么说吧,你觉得李斯特肖邦瓦格纳的生命有灵性嘛?”

    “不用说这些人能在钢琴史上留名,艺术的造诣早已是我们不能想象的了,如果天性愚钝根本搞不了艺术,然而关于欲……瓦克纳受一位丝绸商人的资助,人家欣赏他的才华,邀请他常住家里,结果他与人家的老婆发生了感情关系……”

    “李斯特的桃花就更不用提了,主要的情人就有两个,其中一位是玛丽达古特伯爵夫人,李斯特是公开的第三者,另一位是凯洛林公主,同样是有妇之夫……哦对了,李斯特还有一个女儿叫寇希玛,他在与新婚老公度蜜月期间去了自己父亲的好友——瓦克纳的家,结果又与瓦格纳陷入爱河,后来甚至结婚。而肖邦与李斯特与同一位女作家乔治桑传过绯闻,肖邦解除婚约也要和乔治桑在一起。”

    “听完了这些,你还觉得‘嗜欲’和‘灵性’有关系嘛?”

    “啊……”陈子迩接受了一波精神洗礼,随后很正经的反问她:“你噼里啪啦说那么多……是反驳我,说服我放弃我自己的观点,转而跟他们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