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戏闹初唐 > 第二六八章 水泥与木桥
    这才是水泥在这个时代产量不高,而最合理的用法。

    杨乔看着这水泥跟石块砌成的桥墩,乐了,虽然,李二没有去参观他的水泥厂,也就是说,那通往山外的水泥道路,绝对是做给瞎子看来,可是,并不是不实用,而且是绝对少不了的。

    这不,就是单为了试验这水泥的效果,一段一段的,有的很粉,有的很脆,有的却干的慢,总之,五花八门的种类都有,也不知为啥,那话痨,竟然没有帮忙。

    可,这也给杨乔积累了经验,尤其是经过几场雨水之后,就更加确定了几种配方。

    或许,这就是话痨的真实目的吧,就是为了让杨乔多得到几种配方,而它能够提供的,只有一种,而且是比较高级的那种,好像,真的不实用,而且,价格也高,烧制也困难。

    “好,哈哈,好,就是如此,王卿,就按照这个标准,先把城里几条主要河流上先各自建造一座木桥,然后,你们再商议,看这桥梁到底应该怎么安排。”

    王卿,一个正四品的官员,是在工部手下,新设立的,杨乔提供的新的思路的一个负责工匠的官员,因为是临时的,李二还没有正式的确认,所以,只有级别,还有就是职责,而没有正式的官衔。

    不过,杨乔却认为,这个部门,设置的好,或许,以后,一些没法出头的工匠,就会被工部给收集来了,而且,一个个都还有级别,虽然级别不高,可,那也是一个官啊。

    这,绝对是一个插翅膀的主意啊,不过,在朝堂上,还在争论纷纷,李二,还有的麻烦呢,虽然,这三省六部制,还没有真正形成多久,可是,一批老古董,却是已经有了,也就是既得利益阶层。

    而这些工匠,一直以来,都是处在第三阶层上,士农工商么,这一下子,竟然给提了这么高,没有人反对,才是怪事呢!

    “圣上,这桥,我还是建议等几天再上人,不过,现在可以让匠人们开始刷漆了,等真正可以上人,负重的时候,这漆也就干了,不过,这桥梁的维护,看来,还需要有一个专门的维护队伍了。”

    “这个好说,就交给京兆郡负责好了,你说怎么样。”

    李二对着一个官员说道。

    “臣遵旨,马上回去成立一个长安城护桥队,这,本来就是臣的责任。”

    原来,这位,是京兆少尹,杨乔还以为,这是一个朝堂的官员呢,原来也算是一个地方官,不过,就是在天子脚下而已,这个官,可不好做。

    “圣上,我们还是下桥去吧,这还是一座裸桥,而且,我担心两端的桥墩,临时还受不了,等过几天,就可以真正把桥给修建完毕,能通行了,只要不是特别重的重物,还是可以上来的。”

    “特别重?”

    “嗯,如一车沙子,一车石头,其它的,如粮食,比粮食轻的,甚至奔跑的马,都可以从桥上通过,圣上,你再看这桥下,这两边的桥墩不但可以有人在这里玩耍,甚至,那拉纤的船工,都可以从桥墩上通过。”

    长安城的这些水利设施,尤其是有几条人工渠,建立之初,就是为了船运的,自然,此时,李二是打算利用起来,不然,他也不会见了这木拱桥,那么有兴趣。

    “小子,那水泥,没想到真的如同你说的那么好,你看?”

    在李二这里,甚至在一些老杀才那里,杨乔这小子两字的称呼,看来,是会被称呼好久的了,李二,有资格叫,总归,他的女儿,给了杨乔,而其他几位呢,倚老卖老呗。

    而还有的人,得了,立个规矩吧,这以后,还真需要有一身合适的道袍上身了,省的这称呼也乱七八糟的,什么教官啥的,就直接叫道长得了。

    说起道长。

    “对了,话痨,我答应太子十天之后见我,现在,过了几天了,这日子过的。”

    最近,杨乔又发现了话痨一个新的用处,那就是,当成日历或者是钟表来用。

    如,话痨,现在几点了。

    “回宿主,现在是大唐时间,寅时三刻两分。”

    这时间,还是比较准确的,而且,这种回答,还很标准,一点玩笑的意思都没有。

    “回宿主,距离你跟太子约定的时间,还有三天时间。”

    这,竟然还可以当记事本来用。

    “小子,宿主,我求求你了,以后,你不要问我时间啥的了,这种回答方式,太憋屈了,太……”

    “哈哈,没想到,你话痨,也有这一天,我知道怎么折腾你了,省的你光折腾我,而我对你没有任何办法。”

    杨乔知道,这话痨,看来在回答问题的时候,是被一个什么时钟系统给占了主动,所以,它认为比较难受。

    “圣上,那,小的告退了。”

    小的,杨乔什么时间在李二面前,这么小心过,李二一听,这心里就一紧,看来,那事就要来了,至于结果如何,唉,看发展吧!

    “你,这个,那好,你去吧,朕还需要好好研究一番这桥梁呢!”

    一座裸桥,有什么好研究的,不但硌脚,上下桥还困难,而且,桥的两端,还有挖出来的土,没有处理,此时,也就是上来几个人,至于马匹,想都不要想了。

    “小子,也许,我能给你一个简易,这不是在铺路,建桥么,也许,你可以建议李二,开始建下水道了,你不是一直在担心那污水问题么,现在,有了水泥,不就很好的解决了。”

    “嗯,这也是一个办法,可以制造水泥管道而且,这种管道,都不需要添加钢筋,直接用一些竹片就成。就是,这管道,水泥用的量,也不是很少的。”

    “这也是为什么让你达到日产量十吨的水平了,你以为十吨很多呀,不过是二百袋的量。”

    “是啊,看袋子,真不多,可是,你看那碾子,多不多,少了,可磨不过来,我需要养多少毛驴啊,还要给它们配口罩啥的,你说,毛驴,戴眼罩,也就得了,你再给它配上一个口罩,它能舒服么!你看把那些拉磨的毛驴给憋的上窜下跳的,我可没有见过这么活泼的拉磨的驴。”

    “你可以不给配口罩啊!”

    “你以为我傻啊,这几天给呛死一头毛驴还是耽误一些效率来的有利,我不知道啊!”

    那灰尘,绝了,杨乔去了一次,就不想去第二次,还好,离开磨场一段距离,就没有那些粉尘了,可杨乔找的那些工人,倒是尽心,一点抱怨都没有。

    不过,杨乔给他们的待遇也高啊,保护,有防尘眼镜,有口罩,下了工之后,还有热水澡堂来洗澡,甚至,连肥皂,都给配备了,他们,真的没有多少意见的,为此,杨乔更加的不太想把这水泥厂给扩散出去了,简直就的害人啊。

    “清风,明月,最近,可有什么下单的道人来此?”

    “回观主,并无,只有左右邻居,偶尔会来坐坐,然后,还是孙老神仙再次,前一段时间,也离开了,说,过些日子再回来,看观主忙,所以,并没有跟观主告辞,无量天尊。”

    这两个道童,也是学的有模有样的了,这里,好像还缺了一点什么?

    “啊,对了,炼丹炉,话痨,这个,你会不会制造,这道观,少了炼丹炉,怎么叫道观呢!”

    “这个,我倒是可以提供图纸,不过,那种害人的东西,你炼了干嘛?”

    “谁说炼害人的东西了,我是用来熬药不成啊,你不知道,如果用炼丹炉熬药,我估计,这病,会无药好三分的。”

    “也是,你这医药心里倒是了解的不少不少的,可是,也不要完全依靠这个。”

    “既然有孙神仙常来,还有那些典籍里面的道医,能不好好利用一下么,再说,这两个童子,也给他们一个立身之本好了,这段时间,对他们的考察,算是合格以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