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主神王爷 > 第544章 临时工!
    细说梁山人氏,像林冲、宋江、武松、鲁智深、李逵等等,他们或隐忍,或忠义,或仗义,或狭义,或耿直,然而要说到108将中谁最阴毒,吴用当仁不让。

    在没有修改过的历史里,吴用是梁山二把手,从未上梁山时与晁盖等人结交,到上梁山后跟宋江交心,可以说他从头到尾都是阴狠之人。

    拿智取生辰纲来说,这是吴用第一次施展才智,也是水浒最初的小结义,但这个看似成功的计划,其实里面很多失误之处。

    首先,赤发鬼刘唐这种带有明显特征的人就是个漏洞,半边脸都有朱砂胎记,还不化妆,岂不是一眼就认出来了?其次,像晁盖这样的都算当地名人,认识的人多,也容易暴露,君不见,后面不正是何清认出了晁盖了吗?

    其他的还有,比如住店登记,刚做完就分赃,这些都为后面官府排查埋下了铺垫,所以很快就败露了,几个人只能急急如丧家之犬般投奔白衣秀士王伦。这能叫智多星?

    其实是吴用故意的!

    为了逼美髯公朱同上山,李逵斧劈四岁小衙内,这个命令是宋江给李逵下达的,但这个计策是吴用出的。

    宋江与朱仝陪话道:“前者杀了小衙内,不干李逵之事。却是军师吴学究因请兄长不肯上山,一时定的计策。这不是阴狠歹毒么?

    诸如此类的事儿太多了,宋江写反诗被捉,吴用出了个计策,然而又漏洞,被黄文炳识破,直接证明了宋江私通梁山的罪名,要不是李逵,宋江就死了。

    赚卢俊义上山的时候,卢俊义几次险些没命,树林中差点被董超和薛霸打死、菜市街口问斩,这些时候,吴用啥也没做,还是亏了燕青才救下卢俊义。

    不过,比起另一件事,这些都不算什么,那就是吴用曾经想投靠辽国。

    战事稍稍不利,吴用说:我想欧阳侍郎(辽国使臣)所说这一席话,端的是有理……若论我小子愚意,弃宋从辽,岂不为胜,只是负了兄长忠义之心。”

    这是大宋文人该有的气节?宋江虽然奸诈,也不敢这么投敌叛国啊!天机星智多星吴用,不论是星名、绰号还是名字,都是对他最大的讽刺。

    所以,他带队投靠了女真,出现在了这里,当真是不奇怪。

    -

    当然比较让人无语,而且感到无耻的是,他却是在女真的军营里又打出了替天行道的旗号,这TM的是几个意思?

    当然反过来,对于这个穷途来归的宋人,统帅宗翰为何如此看重,女真众将贵戚,也是想不明白。

    多少辽人名臣猛将,匍匐在宗翰马前。宗翰都不屑一顾,为何却要重用这个来降的宋人?

    一个在招安中失利,后来重新招兵买马,带了几百号人就过来投靠的宋人。赶来北安州投奔,宗翰只是和他交谈一番,就郑重收留下来。这实在是太诡异了!

    更让女真人等无法理解的是,主帅还调度了数千女真勇士归于吴用名下,说是听从他的安排,听从他的军令出战。这自然引起了许多女真人的不满,这不,账前会议里,这会儿可是挤满了人。

    说是主帅,但统帅宗翰并不能在女真军中一手遮天。

    女真制度初设,还不改当日遗风。帐中诸将议事,只是环坐,画灰而议。言谈礼节,粗疏而上位者不以为意。为了宗翰这个决断,指手画脚提议的人大有人在。

    女真起兵,就是为了掀翻大辽天下。阿骨打皇帝如今病危,做属将的怎么可以不听从君令,似有蠢蠢欲动,而且无可理解之举呢?

    不过很可惜,会议没个结果。宗翰出身相当亲贵,起兵伐辽,他也是主要的策动人之一。数次战事,更是立下了泼天也似的功劳。此时正是声望如日中天之时,他坚持若此,大家还真没有办法!

    也罢,散会后不少女真人等,开始一边表面听命,暗地里却开始朝上京阿骨打皇帝那里通传这里消息,或者听从继任者和长老会看有何安排。

    如此情况之下,数月来,吴用在女真营中其实也过的不是很好。不服气者比比皆是,少不得有人在营外招摇,想借着由头大闹一场。甚至于借比武之名,将吴用斩杀。

    可惜吴用一概不应战,当定了缩头乌龟,绝不出营门半步。只是有次有任的接管了女真主帅高度来的人马,操练起来。

    当然,说是数千女真勇士,但其实高度过来给吴用所用的,也大多只是女真中的次等士兵,以及招降过来的辽人士兵,杂七杂八组合而成。

    无论谁在寨栅当值,对女真人辱骂笑闹,只是苦苦忍住。毕竟都是炮灰呀!

    可谓,吴用所部,在宗翰的大力支持下,纵然有女真贵戚百般阻挠,也拼凑出了四五千人马,但这日子过的也不是很舒服。

    然,为了已经到手的权利和以后的荣华富贵,吴用却对此格外珍惜。

    三姓家奴是不好当的,可现在不当也不行了。

    谁人能知,吴用能在此当的好差使,才依靠的就是把大宋给卖了才得到的。就宛如后世的阿波萝游中国记,回到祖国后极力把中国吹嘘的宛如金山银国,财富取之不清,到处都是。

    在吴用的嘴中,宗翰听到的是一个虚弱不堪的大宋,却宛如抱着一个金砖在夜市过路。堆成山一样的黄金,和神仙居所一般的宫室,玉一样的美人,肥得流出油的土地,还有数不清数目的生口奴隶?

    种种的种种,不取之简直就是天大的浪费。

    女真起兵不过二千七百人,他们现在有数万人,可也是穷的要死。宋人柔弱,还要胜过这些辽人十倍的话,从吴用嘴里说出来。听的让人就是心动!

    什么海上盟约,呵呵,那值几个钱?

    不过,宗翰也不全信吴用之言,所以要借他的手,让他去反攻大宋,试探一下。叵有副作用,也可以说是宋人打宋人,与女真人无关。

    如此,仅不可犯了女真皇帝生病前的约令,也可以和表面上还是盟友的大宋,保持一定的良好关系。

    事若有误,权当吴用扔出去是临时工一样的道理。纵古到今者,前有古人,后有临时工,莫不如此!吴用自然也知道自己现在是成了马前探子,成则青云直上,败则万劫不复。

    可对于已经赌上一切的人,以及他的个性来说,上了虎背,已经没有回头的可能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