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主神王爷 > 第527章 封赏!
    真TM的气炸了哟!

    这两天人不舒服,还感冒了,最重要的是。错失了人生的一个大机会!

    我妻子的弟弟回家来相亲,我们家帮忙前前后后的。最后没成功算是另一说,另一个就是妻子的弟弟,在县城买房不但借了钱,还一声不响的用的是全款买房,这二百五,我晕!

    有公积金,你全款个毛线呀。有这全款的钱,你直接当成首付,购买三套,(我,你姐,你,三个人名下都没有房子。算我打借条借你的不行吗?)

    这几年县城的房价一天一个涨,三套涨几的上,个个都是人生赢家。你现在全款,好了,算你省了点利息了,但是狗日的,这是让其它几个借你钱的亲戚,错失了上车的机会呀。

    以为你拿不出首付,所以帮忙的,结果你TM的是会款。要知道,我也是在存钱搞首付呀,麻比的!

    ----------

    好吧,我知道有点不淡定了。其实晚上的时候我也在想,我们怎么了,为什么所有人都在谈房价,小时候说好的长大要长科学家,当什么,什么,为四化做贡献,好多美好的愿望呢。

    怎么一长大,所有的愿望都只有一个,那就是买房?

    没房,没老婆。没房,没未来。努力工作到死也付不起首付!

    “国家好坏关我屁事,我只关心房价、医疗,还有...”我恨这样的自己,我不想做这样的俗人,可是我做不到。唉!

    -

    不过看了明朝的事之后,我现在终于在感冒之下,可以冷静下来一点了。

    是的,我们必须把房价看淡一点。人生并不只有房价!

    作为一个小老百姓,我当然只关心与自己相关的房价,医疗这些东西了。只不过,当一个人的眼界太窄,当一个的格局太小,当一个过于看重私利,很多时候就决定了你不可能有大的成就,你最多也就只是关心一下房价,关心一下医疗,与自己切身利益挂钩的一切而已!

    然而,更深层的是......

    曾经的我们,能吃一口饱饭便成了自己最大的梦想。现在的我们,不但吃得饱,还吃得好;

    曾经的我们,如果有辆凤凰自行车,便是身份的标识。现在的我们,很多人都已经买得起小车;曾经的我们,羡慕外国人喝得起可乐,能够旅游;现在的我们,很多人已经把可乐当成不健康饮品,因为含糖高!

    知足者长乐,长生,长寿!

    ----------

    “恭喜贺大人得立如此奇功!宣帅在河间,得闻喜讯,正不知喜何如之,此来大宋有史以来当的算是第一功!官家有言,不日就可大宋王师,即将次第而进。宣帅遣学生来,一则是贺之,二则则是也是方便帮忙要守住这涿易二州。

    贺大人但有所示,有学生在,最快时间,就能传到宣帅那里,无有不准!宣帅坐拥三路宣抚之权,朝中官文没到,已经提前批下了四品的官服和文印,现在交于大人!”

    马植一脸的笑脸说着,然后给朱子龙的分身送上一副新的官服,以及各种配套物件。

    朱子龙的分身一脸淡然大度的看了一眼,那桌子上的官服。是的,没错,正是四品的文官服饰。同历史上所有的王朝一样,宋代服饰制度以“礼”为出发点的。

    由绯色罗袍裙、衬以白花罗中单,束以大带,再以革带系绯罗蔽膝,方心曲领,白绫袜黑皮履。六品以上官员挂玉剑、玉佩。另在腰旁挂锦绶,用不同的花纹作官品的区别。

    着朝服时戴进贤冠、貂蝉冠(即笼巾,宋代笼巾已演变成方顶形,后垂披幅至肩,冠顶一侧插有鹏羽)或獬豸冠。并在冠后簪白笔!

    以白罗做成上圆下方(即做成一个圆形领圈,下面连属一个方形)的饰件压在领部。

    三品以上紫袍,佩金鱼袋;五品以上绯袍,佩银鱼袋;六品以下绿袍,无鱼袋。神宗改革时,改为九品十八级;官服颜色也改为四品以上服紫,六品以上服绯,九品以上服绿。

    以前的官服,绿油油的象一只大蚱蜢。只要一想到这一点,就让朱子龙的分身感觉不舒服,所以多半时候,宁可穿便服,以及盔甲,同军中人士共进退,也不愿意穿那绿油油的玩意儿了。

    不过,现在总算是衣服漂亮多了。

    尽管还只是,中大夫(从四品下)中大夫。但怎么的也算是四品文官中的一员了!

    从6品左右,直接跳过,奉议郎(从六品上)奉直郎,承议郎(正六品下)承直郎,朝议郎(正六品上)朝奉郎,朝散大夫(从五品下)朝请大夫,朝请大夫(从五品上)朝散大夫,中散大夫(正五品上)中散大夫。

    最后到达,中大夫(从四品下)中大夫,这中间何止是跳了三级?这是三级的又三级呀!

    最重要的是,在皇帝的心里可是网红一般的存在。这样的四品下位官员,走过去,只少是二三品大员都不能轻视的存在,那些同品级的四品官员,估计都没法平视自己了。

    这要是放在后世的21世纪新中国,四品文官大概就是厅级干部了,而且还是直接在首都干活的。

    可惜了,因为战事需要,那个说好的要替代梁子美位置的事儿,可能还得推后。朱子龙的分身一边不甚满意的咂咂嘴,一边又两眼全是星星的幻想。

    在马植和边上其它人的一阵阵恭维中,总算是慢慢的回复了正常的心态。

    在众人一阵轰然起哄中,特别是梁山人马所为的众兄弟们朝请下,朱子龙的分身入内换好官服出来。哈哈一笑,又是在众人的恭维中,说道:“我辈为国出力,本份是自然的,但图一个出身也是自然。想月余之间,还是江海飘零,乱世余生,现却为大宋前驱,服绿腰犀,这人的气运造化。为兄现在有,诸位兄弟,以后自然也会有,有福同享之!”

    说话间,马植又是一挥手。外面一行行的人抬着皇帝的恩赐进来了。

    -------金牌三十六面,银牌七十二面,红锦三十六匹,绿锦七十二匹,黄封御酒一百八瓶。

    这个场景让朱子龙的分身不由的灵机一动,干脆顺水而为。命人抬到外面,扎缚起二十四座山棚,上面都是结彩悬花,下面陈设笙箫鼓乐。每一座山棚上,拨一个小头目监管。一壁教人分投买办果品海味、按酒干食等项,准备筵宴茶饭席面。

    果不其然,后有使者而到。宣了朱子龙分身的好处后,还一并给了那梁山人马另有旨意恩赏。

    圣旨言----“天子近闻梁山泊一伙过半而招安者,以义为主,不侵州郡,不害良民,口称替天行道,今差听之为国出力,而结盟为仁义,是非团伙所为。敕赐金牌三十六面,银牌七十二面,红锦三十六匹,绿锦七十二匹,黄封御酒一百八瓶,表里二十四匹,来此以正视听,各人官赏,待有功成,自有封赏,现各升二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