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主神王爷 > 第523章 假象?
    “常胜军残部,据易州终于等到了大宋天军的支援到来!如今在下,重伤不能起之,区区城池何足道哉…………从此就没了常胜军,所有儿郎,但凭大宋和贺帅调遣安顿,俺们上上下下,愿为大宋北取燕京,效犬马之劳。但有调令,莫敢不从!”

    郭药师的示弱投诚,暂时打消了朱子龙分身和许多人的顾滤,不论是否是对方的权宜之计,但只少面子上,双方现在是过的去了。

    国与国之间只有利益,没有对错,势力与势力之间也是如此。

    待到郭蓉父女二人回转了住所继续养伤,月色之下,一众人等坐在火堆边就是你来我说。

    “这郭药师倒也干脆利落,不过要是俺,现在也得缩头装老实。世事无常,但看风云变色,如此形势不管如何人杰再桀骜,若是不知道进退,只怕是强如吕奉先也是死难不得的结局!看来这郭药师倒也知味儿,不过只是贺兄,这老实二字,未能轻许,仍到郭药师到了宋境,听的官家的安排,才算安心!”杨可世轻轻的提议道。

    朱子龙的分身回头笑道:“杨兄所言极是……和我不谋而合。”

    边上的林冲也是笑道:“大哥,不如全军回涿州?此地已成白地,无法据守。备多力分,不如专于一处。辽人的底子俺们也试探出来了,不外呼如此。另外,这常胜军可是好东西呀,人马还残存不少,只要与那郭药师所制分开,听从我等调从,上的军资器械,补充起来了,这些人马人熟地熟,可是真心好用!”

    边上依附而言的人越来越多,少时杨可世突然脸色稍变,冲朱子龙的分身说道:“贺兄,这要整顿起常胜军来,宣帅可以,西军诸位相公可以,当然最后自是听从官家的安排,但前方战事,将在外,君命但有不授者也是常见……却不知道贺兄,准备暂时倚靠哪家?”

    这话一出,围观人等皆是沉默不语,齐齐看向了朱子龙的分身。

    朱子龙的分身也是沉默下来,杨可世这话可就是在反问如何站队的问题了。从古到今,政治立场站队选择正确了,那就是从龙之功,前途无亮。一但选择错误,不管你前面的功劳多大,结局大多数都是杯具的。

    历朝历代,莫不如此,多少人杰,前功一世英名,就因为后期的站队政治,选错了队伍,最后结果杯具。话说是选择站在皇帝这一条最正确,但若是皇帝不英明,那这一条最正确的选择,就变的无足轻重了。

    现在的情况就是类似,若是强选什么都听皇帝的,给玩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当然,这话自然不可能说出来。

    那怕当真是无能的晕君,也不能说出来。历史总是只能保留给后人去说的,当时者不能说三道四的公开言之,除非你是准备造反了。

    此时此刻,朱子龙的分身自然不能傻到说,我选我自己的本体。毕竟他的本体现在也是借势在成长,童贯和西军种相公,甚至于蔡京等人,三选一。那怕再多个朝中清流出来(不靠谱),也不可能说是投靠二皇子,那样光是太子找个借口发力,本体就得玩大发了。

    细想了一会儿,朱子龙的分身小眼睛一咪,反问了一句,道:“杨兄,那么你认为我应该选择哪家?哪家才能保我前途无量,以及后顾之忧最少?”

    听闻朱子龙分身的反问,杨可世却也是苦涩的摇头,答道:“俺不知道,俺也不知道。毕竟,俺都不知道现在自己到底算是哪方面的人!只是一心为国,可却硬是逼的要让人谋思而动,浪费大量的精力而用在它处,实非国家之幸,然无可奈何也。贺兄如何选择,兄不能为之!”

    位置上,杨可世必然希望朱子龙人等将这功劳交到童贯的手上,这样与现在形势为妙观。

    但从另一种角度来看,似乎另一种选择也不为过。就以他杨可世的立场来说,最为纠结。

    所以,由他来说这话,其实并不是一种好的选择。

    打了一轮的太极拳之后,他只能是把这个难题再次扔回给别人进行选择,自己不能明说什么。当然,事实上他也不知道选择哪个为好!

    仗打赢了,烦心的事情,就不稍停留的接踵而来……这对军人来说,其实是对头痛的一件事。

    军人和政治其实并不是一个很好的结合体!

    大宋这个帝国当中各个派系争斗的问题,不是大多数一根筋的边关军人的头脑,能想的明白通透的。没看见朝堂之上的诸位官员,倒在这个问题上的都不计其数吗?更何况他们武将?

    这个话题从一开始就不暂时不知道结果,果然不出所料,真到火堆上的柴料烧光了,各人回账内睡觉,都没能讨论出来个所以然。

    只能是从长再计!

    不过,就在各人都以为今夜就是如此的时候。没人注意到,一只马蜂从朱子龙分身的房间窗户里,悄悄飞了出来。

    然后一路熟门熟路的向郭药师府上飞去!

    -

    此时的郭药师府内,郭药师伤的是肺叶,不时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音。

    不过房间里却没个只是一个,而是除了郭药师本人外,还有内中一干只少十几个人,个个穿的盔甲或便服,一看就知是郭药师的心腹手下紧要们。

    这此画面都是马蜂从窗户裂缝里看到的,但要进去却是不可能。

    里面这些人似乎很是紧张的防范着,不但外面站了许多守卫,里面那些个人聊天说话的时候,声音也是压的很小,甚至于还有人用写写画画的在表明自己的一些观点。

    和马蜂将军共享同一视角的朱子龙分身,看到这个画面不由的心里一沉。

    老狐狸呀!

    你要说郭药师等人是在里面晚上平常一般的聊天,你当我傻吗?这怎么可能!

    刚刚在自己那边说好,全权听从大宋的安排,现在却回到府上就开个人小会议,而且神神秘秘的。这太容易让人联想一些不太好的东西了!

    特别是,朱子龙的记忆力里面,郭药师还不是啥正面人物。那些历史记载,无不都在暗示外人。这郭药师看来是另有安排,在搞阴谋诡计的可能性很大。

    想想也是,一个家里明明有美女,却很少宠幸。明明可以当个富家翁,却一直死守在绝对称雄的人物,一看就是个野心很大的人。

    但凡野心很大的人,都不会心甘情愿的放弃一些他认为很重要的东西。

    温转如刘备,也不是一样寄人之下时,也是小动作不停,更何况他郭药师的性格和所为,只怕是更加不堪才算是真面目。

    只能说,之前的表态很可能只是一种演戏,一种假象。

    “老郭,你这是在逼我呀!怪不得我了!”马蜂嗡嗡而响飞回,收回视角的朱子龙分身坐在自己的房间里面,脸部的表情,已经渐渐变成了森寒之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