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主神王爷 > 第521章 跪拜!
    当辽人撤退大跑路的鼓声响起来的时候,城内的郭药师神采在一瞬间,就全部回到了伤体之内。所谓枭雄,不外如此。

    但凡有一线生机,就会爆发出十分的热情。

    一部主帅的精气神,在他重新带队回到城墙上,向外看去的时候,全数回归了。甚至于比之前,还要更上一层楼。

    已经挺直了腰杆,内心之中一直激动不已!

    终于,还是坚持到了支援到来呀。笑到最后的人果然才是胜利者,天佑我郭药师也!

    之前的大爆炸,郭药师所部人马在内城中,也是给吓的要死。要不然,不会到现在才出来。就算如此,也是死伤了不少人,毕竟城池不大。

    可毕竟还是保持了不少老本,刚开始还以为是辽人放的大爆炸,心想那样的话,战死城头拉倒。现在一线曙光就出现在眼前,那心思完全就不一样了。

    “今日天降双日,天地惊变,宛如天降圣人。奇迹,当真是天大的奇迹也!”

    -

    随着郭药师的感叹出声,战斗了一天的时节也来到了西下之时。但见天地变色之下,将山岭在易州城下拖出了长长短短的影子。

    同时,城外铁甲千骑,衣甲血迹斑斑,人人伤痕累累。甲剑俱残,但不管是西军白X兵,还是梁山招安军人马,个个都是同样挺直了腰杆子。

    历史上,以少胜多的例子不少。但若是放大到每个朝代来看,却也很少有人能够亲自体会到一次,特别是类似这等十倍以上的差距战,并且全胜的。

    男儿当世,这等功绩谁人感受之后不激动万分?

    萧干一旦决定要撤,就不顾而去,再无半点流连不舍。当然,他就算是流连也没法流连,时不待他也。朱子龙分身的人马,也是干脆利落,将战场上能带走的辎重全数抢下。其它的残存杂物,一把火全都点了。

    然后一众人等看向了易州城!

    众人心里只有一个声音,这里以后将是大宋的城池,是的,不再是辽人的,也不会是郭药师的。是大宋的,没错,回归汉人所有。

    “马蜂将军侦查的时候,郭药师几乎是通体重伤在坚持了,也不知道刚才核爆的时候有没有影响到他。要是死了,其实还好。如果没死,怎么处置他,也是个麻烦事呀!”看了一眼边上的郭蓉,朱子龙的分身心里有些纠结的想了想。

    同样的,郭蓉此时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不敢多看她心中早就飞来千百次的易州残破城墙。估计也是怕听到父亲或者哥哥死去的噩耗吧?

    心里巴不得人家的父亲死去,那怕是宋军的盟友,也有这种想法。也算不得是负人心,毕竟朱子龙是穿越者,是知道历史的。

    历史上,宋在河北一带的军队(河北军)战力低下,尤其是北伐失利之后更是无不闻战而怯。宋廷也心知肚明,于是极大的仰仗郭药师能够“精忠报国”,委以他把守国门的重任。

    归顺大宋后的一段时间里,郭药师屡受恩赐,手下的军队也得以壮大。常胜军,也就成了大宋抵御女真的第一道、也几乎是唯一一道防线。

    然而,历史再一次告诉人们,外人永远不可靠,郭药师再度临阵倒戈,率部投降了女真,并且自高奋勇打头阵,给女真西路军统帅完颜宗望担任了猎犬的角色,身先士卒的冲锋陷阵了!

    三姓家奴者,基本上没一个是好东西,比如说三国时的吕布,名气是大,可结果和所做之事,又何德而为之?

    可有呼称赞者?

    至建国起,大宋就失去了中原历史上遍布崇山峻岭、筑有长城天险、用来抵抗北方游牧部落的燕云地带,黄河南北皆是一马平川,也没有任何的军事缓冲,因此收复燕云十六州、防御北方游牧入侵,就成了大宋每一代官家的必修功课。

    这样的重要军事地方,怎么可以交给郭药师这种人?

    当然,宋灭也不全是郭药师可以做到的,那个坑爹的赵恒上位后,也就是现在这个太子。首先干的事情不是面对已经迫近的女真骑兵,招募军民抵抗——事实上开封作为都城100多年,城墙各方面相当完善,在冷兵器时代想攻克的付出很大代价,积极筹备完全可以抵抗,从而赢得时间等待西北的精锐西军和其它各地勤王之兵前来救援!

    结果赵恒登基后首先关注的是如何限制太上皇的影响力、解除太上皇的势力,搞内斗去了,结果赵恒胜了,赵佶也被迫回到开封接受近乎软禁的处境。好了,赵恒比起赵佶更加愚蠢,赵佶还知道逃跑,赵恒干脆送上门去被让对方完成斩首行动,而且还是局势正朝着对自己这方越来越有力的形式发展!

    他这一送上门去不要紧,结果连赵佶等北宋皇族基本上全部被被俘,等于是首脑一网打尽——除了赵构不在、赵匡胤这一脉由于早就失势而分布在各地。至于宫女和皇族女眷,下场非常凄惨,大部分受尽凌辱而死,这也是南宋后来军民跟金势不两立的原因——毕竟羞辱太多了!

    最后孟拱灭金时,宋军攻入金临时都城后一定要将金末代皇帝的尸体拖回临安,以表示雪耻,宋文人更是搞出“孟拱尝后图”。不过这都是历史上的后话了,只少有一点可以证明!

    猪队友是要不得地!

    “如果老郭没死,看他听不听话吧,愿意不愿意撤离此地,去其它地方听派吧。并且把军权交出来,就好说。如果不愿意,或者耍滑头,呵呵,就怪不得我心狠了!”朱子龙的分身心里冷笑了一声。

    -

    思索中,朱子龙分身一行数千人直向城口而来。

    易州已经没了模样的城门口,只是一群狼狈到了极处的常胜军士卒,看到他们过来。在恩情和敬佩,敬畏的眼神中,齐齐跪拜下来。

    强者为尊,实力证明一切,古之常理!

    特别是对方仅仅用数千人马,就胆敢前来支援,而且不管如何过程是怎么样的。人家还逆天般的做到了,换成是他们,没有人胆敢保证可以做到。不是九死一生的事呀,是十死无一生!

    光是恩情就大如天,光是这种勇气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在这个以硬汉为尊的世界里,这种实力的恩情的证明,足以当的起男儿膝盖下有黄金的跪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