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主神王爷 > 第470章 “神臂弓”!
    宋军寨墙上的灯火分明,然而并不是从刚才开始就所有的宋人士兵都看了个真切。就像后世的围观群众一样,有的人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有的人自始至终都是傻子一个,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而且,这类傻子一样的人还占大多数,从古到今皆是如此。不仅如此,就算有明白人,只要没有上级官员的命令,死守一个死命令,来者闯营就攻击也是常理。

    就如同皇宫城墙下,十步之内,没有圣旨宣进者,入内城卫可射杀。那怕那人是熟人,只要守卫真射了,死了也是白死。

    这宋营战场内外更是如此,如果没人接应,说不定还真会死在自己人手上也说不定。

    墙头可以看见一片星星点点的寒光,正是宋军张满了弓弩上箭镞发出的寒光。看来,童贯入营后,也不知是出了什么事故,竞是下的这般命令,或者说根本没有命令外放。这下真是坑了爹了!

    “麻蛋,还全都都是神臂弓,这TM等同是宋朝式的火箭筒呀,要是谁手抖一下。那就真透心凉了!”一路狂奔之中,天眼视力最佳的朱子龙分身不由的一阵苦笑。

    神臂弓,又称神臂弩,北宋神宗时发明,弓身长三尺三,弦长二尺五,射程远达二百四十多步,号称其他器械都及不上,成为宋军弩手的制式兵器之一。完颜宗弼《遗行府四帅书》曰:“吾昔南征,目见宋用军器,大妙者不过神臂弓,次者重斧,外无所畏,今付样造之。”

    战争话题里,强悍武器从来火爆惹眼球,谁能打赢,就要看手里家伙硬不硬!

    放古代战争史上,武器照样是硬道理,典型汉匈大战,汉武帝决心开战时,汉军的装备,已经清一色升级成铁刀铁甲汉弩,从此一路把匈奴打到崩溃。照深入阿富汗端了匈奴单于老窝的名将陈汤说:单个全副武装的汉兵,收拾三个匈奴兵毫无压力!

    但这硬道理,若放在北宋王朝身上,真是说多了都是泪:明明手里有领先当时全球的强悍武器,为啥就是赢不了呢?

    “弩”这件华夏民族的拿手科技装备,水平已然接近巅峰。宋军的弩,大类分轻型的踏张弩和重型的床弩,细分更有几十种。除了花样多,杀伤力更恐怖,当年围殴幽州时,重型床弩竟能把弩箭钉在城墙上,让铁甲宋兵攀着往上爬,直叫守城的辽兵开了眼。

    更叫辽兵抓狂的是,这玩意不但能钉城墙,更能钉人。宋军多次斩首辽军上万的大捷,全有弩箭齐发的功劳。最关键的澶州大战,辽军元帅萧挞览更被宋军床弩远程狙杀,活活钉死在原地。

    也正是这惨景,才叫辽国彻底做了最艰难的决定:不打了,签《澶渊之盟》。一下杀出百年和平!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武器再厉害也是受人来使用,而下面的人也是受上面的官员指挥,官员能力如何,则是看整体环境和皇帝如何。而北宋朝的环境和这时候的皇帝嘛,呵呵,不说也罢!

    等到西夏政权崛起,面对弓强马快且军工装备同样不弱的西夏军,宋军的传统优势,一下就被消解。早期的战争里吃了不少亏,最后也只能认了和约,眼巴巴看着西夏霸占河西走廊!这就是最佳的证明!

    打个比方就知道:一个浑身肌肉且战力凶悍的勇士,却长着一副智商低下的脑子。这样的蠢汉,又如何赢得了高手过招?升级装备却不长脑子,北宋的教训,神臂弓的绝唱,永远不是过去式!

    当然,此时此刻,这些胡思乱想解决不了问题。

    朱子龙的分身远远的距离宋营还有一里地之时,为了保险就扯开嗓子开始叫了:“吾乃宣帅之次使陪同官朝请大夫!与马宣赞,振威校尉林冲共同出使,现冲营而归!前面大营,都是自己人放俺们进去!挡住后面辽军哨探,我有重要军情回报,误之当误大事!”

    这一声吼,仅叫出了自己文官和使官的身份,也把宋营里的自己人叫出了明号,不可谓不聪明。

    而且在一里地外,就开始叫了,只要不是点子太倒霉,按照朱子龙分身的想法,应该是会有效果的。

    果然不出所料,城墙上的一些宋兵听了,一部分当场就向门口跑,准备开营。不过,这时候,也有军官走来,大声止住,喝道:“住手,什么时候轮着你们这等守夜的人等下令开营了?杨相公的将令,要俺们将这里守得铁桶也似,但凡有夜间冲营者,说是宋人可谁知不知道会是间谍假扮的?万一是辽狗使的苦肉诡计,出了事,你们几个吃得下?还要不要命了?都给我退下!”

    这军官分明是有心如此,一些明言的宋兵听了,捏着拳头,只是脸涨得通红。却无可奈何!

    没法子呀,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还大了好几级。此理放在任何一个朝代都是管用的,更何况还是文官管武将,外行管内行的时代。武人的命不值钱呀!

    军营之中,战事之中,不是黑就是白,那会有什么灰色?

    仅然不能开营相迎,为了安全那就是非友就是敌。这个道理一理百通,城墙上的宋朝士兵们,为难的相互间看了一眼,却是将手中的弓弩握紧,随时准备射出。

    重要时刻,眼看宋人自己的箭就要开火,岳飞一行人就要死伤在自己人手下。突然营内一处跑出一个人影,却是林冲。

    他满身都是鲜血,只是奋着最后一点气力在向前急奔。只是一出就暴吼,同时挥动手中的军旗和一物,道:“不要开弓,营内有人反叛作乱,宣帅刚刚平乱成功。军旗虎符在此,外面来人正是我家大人,速开营门!”

    林冲这一声吼,实在是使出了平生气力,当下传听了四周数里不止。

    守营的人等听了皆是闻之色变,一些机灵之辈,早就对今天晚上营内诡异和部分营地营啸之后格外安静,感觉不对劲,现在一听,原来如此。却是有人反叛,想来官们不低。此时才得平复!

    宋营内城墙上的弓弩手们,快速的回过神来。刚才那出令的军官,还想说什么。但指挥弓弩手的小军官,却是早已下令:“箭头抬高二指,若有辽人前来,拦射辽骑。为得伤了前方的宋使大人!”

    你还别说,朱子龙分身一行人后面还真这时候,又有一小队辽人哨骑紧跟而来。当真是帝国主义亡我中国之心不死!

    只见下一秒,刷刷刷的,宋营的城墙上,飞快的出现一波箭雨。贴着岳飞等人的头皮向后射去,这要是稍低一些,当真是会误伤呀。

    立时,岳飞等人的后面,那队辽军骑兵队形顿时混乱,各种各样的惨叫此起彼伏。

    沈括在他的《梦溪笔谈》中记载:“熙宁中,李定献偏架弩,似弓而施榦镫。以镫距地而张之,射三百步,能洞重扎,谓之“神臂弓”,最为利器。绝不是开玩笑的!

    仅仅一波,那一队数十人的辽哨骑探,几乎是十之八九落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