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主神王爷 > 第462章 接二连三的投名状!
    “以前,正当我恨自己生为女儿身的时候,如今却得知了王府中的曹家王妃,以前和王爷的关系更加逆之。如今却颇得王爷重用,将许多重要事情都交给了她,从不会打压忌惮。而我自信自己的手段与精明,至少还在那位玉婷夫人之上,如此一来,我与王爷岂不是天作之合?”

    面对蔡依林似乎真心的表白,朱子龙只是很认真的看着她,然后突然站起来,来回的在房间里走动了几下。开口道:“刚才,依林你说一个人即使声名狼藉,也总要强过籍籍无名,即使万夫所指,总要好过无所作为。上了虎背就没有可能下来,人生没得选择。这话我认同一半,至于你说到玉婷的事。我在这里可以强调一下,只所以我最终还是选择了原谅和重用她,以及曹家。

    这其中或许有相互间有利用价值的原因在其中,但更多的,出于本心。以本王来讲,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不管我是声名狼藉,还是籍籍无名,不管我是万夫所指,还是无所作为,她从一开始的讨厌我,再到后来的对我不离不弃。都用行动证明了她的忠诚!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会信任她,才会把一些重要的事情交给她去办。如你今日所说,说的再多不如用行动来证明,本王相信日久见人心,嗯,日后再说!好吧,日,对,重点是这个日字!”

    回答中,或许是现代人的思维,本来一脸认真的朱子龙,说到日后再后的时候。突然脑洞大开,自己给自己说的表情笑起来。

    相信任何一个来自后世现代21世纪新中国的穿越者,都会明白一个中国人对一个女人,开玩笑时说,好的,日后再说,这是个什么奇葩的典故。

    “日后”这样的行为已经是男女之间最流行的一种交流行为,不完全都是“日后在说”。这样的行为是相互的,除非是强迫的!一方来电时,都会有一日千里的想法。双方来电时,那就是迫不及待,电闪雷鸣,风雨交加了!另外一种就是要求的日后在说了!

    嗯,女人容易日久生情,男人则是日后再说!没毛病,老铁!

    好不容易调整回心情,朱子龙回过头来看向蔡依林的眼睛,缓缓再次说道:“所以,依林,本王的心胸,并不似你想象中那般宽广。其实我不过是一介俗人,当然,俗人才是生活的主流。毕竟,这世界是灰色的,从来不是非白就黑,万事只想争个清楚明白的,不是当了炮灰,就是自己误了自己和他人。”

    朱子龙这番话,听似好像说了也没说,其实却是暗示很多。

    蔡依林听了先是一愣,随后心中闪过了一丝异样,眼睛里反而坚定了谋些东西。

    下一分钟,蔡依林竞是转身出了房间,然后过了不久,又拿了一样东西回来。并且递给朱子龙看,一边说道:“王爷……这是蔡府控制的不少朝中官员手中的把柄秘闻,也是蔡相和蔡家几位公子视为最重要的机密之所在,其中或许有些不是全面,但只少八成准备确度还是有的。”

    随着蔡依林的话一出口,朱子龙身体竟是微微一震。看向对方的眼神,大有难以置信的表情!

    下一秒,连忙接过来仔细查看。

    越看越心惊,看到最后一目十行的强行记下来后。等到合上之份机密,再抬头时朱子龙的表情很是复杂。他实在是没想到,一个蔡府的养女竞然可以在知道一些蔡府秘闻传说的同时,还能搞到这种蔡京可能万一让人知道,就会起杀人灭口心思的情报。

    这蔡依林何止是厉害,简直就是宋朝式女板007呀,换成是朱子龙就算开挂,也没信心一定可以搞到这么多,这么全的情报。

    尽管准确度只有八成左右,但是也极其可观了。

    这份情报放在以前没有投资朝堂官员之前,作用不大。但是放在如今,却是作用巨大。庙堂之上,总是风云变幻,昨日的盟友或许今天就会变成死敌,今天的死敌或许到了明日就是盟友,说根到底,一切只是源于利益,并非是不死不休的关系。

    然,除开利益使然,还有就是上级领导掌握了下面每个官员的多多少少不可示人的把柄。

    有些甚至于是平级官员之间也在相互间,经常试图打听到对方的把柄。这些情报,若是让一个百姓屁民知道了,那些官员绝对再清流,也会杀人灭口。

    但是,同为官员间如果知道了,就会选择另一种方法。极少会用来暗杀,以保证情报的安全。

    因为,若是朝廷大员们常常使用暗杀、强袭之类的手段,今日你派人给他放冷箭,明日他又遣人在你的食物中下毒。常此下去,不出一个月,朝堂上的百官,恐怕就死的差不多了。

    到了那边时候,更会影响朝野的稳定,并最终影响所有人的利益。因此,就如同后世的官员,出了事也只是用政治手段搞倒对方一样。也就朱子龙这种开了挂,利用虫子杀人,也还不敢声张。真要是明目张胆的暗杀,让人查到了,那就真没法收拾了。

    -

    蔡依林缓缓再道:“在民间草野之中,有一个规矩,若是想要入伙绿林,就先要向头领交一份投名状。有人是当众必须杀人,有的是必须劫富济贫一次。有的甚至于是杀亲,以此把一份把柄交到头领手上,以示忠心,而这情报,也是依林如今的一个投名状。”

    蔡依林这么说,朱子龙虽然并不全信,但这种作风还是要值得肯定的。毕竟,这里面的东西,真能帮他不少忙。话说,要是漏出去半点,他可能做为王爷没什么事,但蔡依林只怕蔡府上下,如何都会要狠狠的收拾一下。

    “你的这份忠诚……靠这个来打消我心中的顾虑,本王先行记下了。从今天起,除了你蔡府原来的嫁妆产业,我会让你再多负责几块的。而且全权归你打理!”

    听的朱子龙这么一说,蔡依林浅浅一笑后,回答道:“奴家是王爷的人,今生今世都是。只要王爷相信奴家,并且心中有数,这些只是小事。然而另有其他一些事情,我本并不想说,因为大兄对依林平时还不错,但是现在不得不提醒一下王爷!”

    “不知是什么事?”朱子龙问道。

    “大兄蔡攸最近和太子殿下,暗地里走的很近。”蔡依林语出惊人而道。

    朱子龙原本,还是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然而听到这里,却是下意识的双眼微眯。心中突了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