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主神王爷 > 第458章 过河!
    是夜,强行死士突营计划,这多半过路过河之时,一定会指不定的引起辽人边防的注意。到哪时,肯定会有人死伤,甚至于引来渡船半河而击的话,那多半连使团几个核心人物也会有危险!

    常胜军人马为此甚至于还抽签决定谁来断后,向死之志可谓真见。想来这都是郭药师的心腹精税之一,为了归宋一事,也是下了血本了。

    “希望对面宋境,有白挺兵游视,那样也不怕这些辽人杂碎。”看着夜色,朱子龙的分身有感而发。

    《吕氏春秋·简选》:“鉏櫌白挺,可以胜人之长铫利兵,此不通乎兵者之论。”《汉书·诸侯王表》:“陈吴奋其白梃。”

    这些年来,西北军下大宋边军也不是没有重骑兵。其中最出名的就是白挺兵!

    他们是北宋唯一的重骑兵,堪称北宋西军之锐。在历史上,经白沟河一战,在宋军惨败的情况下,一直杀到辽国名将耶律大石帐前,可谓给辽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只是可惜那一战亦折损过半。元气大伤!

    直至后来金兵南侵,在杨可世率领下全军战死。而后北宋考虑财政问题,也没有重新建立这只相对而言较为昂贵的白梃兵。

    现在这个时间点,宋军还没得大败。过了界河很久一段距离里,宋军并没有在那边宋境驻有军事基地,但听闻时不时有骑兵游防。就跟后世的新中国海军,去吊鱼海岛时不时游视一下差不多!

    如果强渡时让辽人边防发现,是个人都会希望能撞上那边有白梃兵接应就好。那怕人数不多,也能以一敌十,他们就能全身而退。

    当然,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毕竟本体也不在边关,在开封哪知人家边防的安排次序?就算有这能耐,时间也不等人。

    白梃也叫做白棓棒,白棓棒也叫做“梃”,其实就是棍棒。说起来,棍棒原本就是军中常用的武器,不过和民间使用的不大相同,用作战场武器的棍棒都是包裹着铁头的。作为双手敲砸兵器,棍棒的威力比铁锤差不了多少,使用起来还更加灵活。

    这个时代盔甲的制造技术日益完善,防护严密,没有好刀好枪,没有超群武艺,很可能刺不穿、砍不碎敌人的盔甲,但敲砸类兵器就不同了,只要力气足够大,抡得足够开,就能给敌人造成相当严重的伤害。

    所以,动不动就现代人联想起,古代骑兵挥舞大刀长枪的,那一定是电视剧看多了。

    就古代,特别是宋和以前的朝代,那兵器技术,真拿利器在马上面,也就是欺负一下没有盔甲的小炮灰士兵们,随便换一个有货真价实盔甲的上来。

    估计连关公大人,那长枪刺过去,也最多是一人杀。转过来就让人包了饺子!

    铁鹞子等重甲骑兵时代,砸击兵器一度大行其道,连蒙古人也不例外。直到,骑射轻骑兵成为东亚主流,砸击武器开始重新退出历史舞台,步兵重新拿起长枪……每个时代都有其不同的特征。

    技术进步,地形不同,战马不同,人员不同,都会不一而同。

    当然,穷也是很可怕的。

    朱子龙的本体,曾在皇宫武器库存里,见过以前一些朝代的军器例品。棉布的大面积使用还是宋末元初的事情了,在此之前,冬天人们御寒只能穿毛皮衣服,传统的丝麻布料御寒效果不好,而且没有有效地填充物,冬天等于没穿。

    这甚至于影响到作战军人,贫穷的汉人在北方冬季主要靠猫在屋子里取火和暖炕过冬。这样在北方普遍身穿毛皮的少数民族面前,没有冬衣的汉族军队在冬季野外战斗力等于零。

    -

    大宋立国以来,装甲之坚,兵革之利,弓弩之强,乃是世界的巅峰。骑有白梃军,陆有胜捷军,只是跟了童宣帅无疑便是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空有一身武力而不得施展。

    说到这个胜捷军,也是后来岳飞十二军之一。

    岳家军:前军、后军、左军、右军、中军、游奕军、踏白军、选锋军、胜捷军、破敌军、水军和背嵬军等十二军。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眼前渡河回归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嘘,禁声,又辽军过来了……没有发现我们,等他们先过去再说。”隐匿在草丛里的一干常胜军死士们,小声音的交谈着。

    可惜今夜约定的强渡计划,却是突然惨遭变故。那伙辽人边军,却是到了这河边不走了。围着火堆低声谈笑,却是还临时的驻营下来。

    看这架势,侦过那辽城那边亦有边军为出城在准备,也不知为了何事。只怕一大早上来临,跟在死士们后面不远的大队人马,和后勤人等是隐不下去的。到时候,自然就会刀兵相见!

    情急之下,死士们决定将那驻营的一队辽兵做掉。趁着这一处临时浮桥口,直接强行冲过去算了,如此,就连渡河之用的木排都能省了。

    所谓计划跟不上变化,说的可能就是这种意思了。将这想法,快速的传到郭蓉那边,只是略为想了下,就得到了同意。

    大不了随行的财物不要了,只要人过去了大事可成。

    随着一声冷哼传出,死士们全数突杀了过去。伴随着后面的常胜军人马也突然杀出,以绝对优势之下,很快就解决了这一队辽人边防军。

    接下来就是将这断了些的浮桥接上,岳飞等人也是一力拍胸上前表示,愿意一并参加出力。南人汉子也不会总是当个坐客,这些许使的一手好水性,正好用上。

    郭蓉也不客气,就是一挥手。拼杀死伤了些许人马的死士营,就是伴随着岳飞等人的加入。一个个拉着浮物绳索,潜进了白沟河内。

    冰冷的河水让他们每个人都打着冷战,朱子龙分身做为正主,就算他愿意也陪下水,都没人会同意。不过这并不碍着他试着用水试了下水温!

    只是小手一探河水,就觉得河水冰凉,渗入肌理。忍不住就颤抖了一下,可见岳飞等人下的全身入河,体力消耗之大。再则,这河水看似不急,其实暗流很多!

    只见他们在水中探索前进,几乎是跌跌撞撞的在前行。不时让一个个暗流卷的东倒西歪,更有几名死士,就此一觉河水之中,再也没有露头。只怕是凶多吉少!

    好不容易将这浮梁接上,见那后面的山间远处,又有诸多火把飘动。

    郭蓉就是一个轻喝:“上马二人一骑,走!所有的东西都不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