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主神王爷 > 第433章 半夜使团遇袭!
    什么叫小冰河时期?极度寒冷,天气大旱,根据历史学家谈迁,写了一本叫《北游录》的书,书中的一段记载,可以还原小冰期时中国江南的寒冷程度。

     1653年(顺治十年)阳历7月底,谈迁从家乡杭州出发,由运河坐船前往北京;11月7日,他到达天津,到18日运河就封冻了。

    谈迁在北京住了三年,1656年(顺治十三年)阳历3月,等到3月7日,运河开冻,他坐船南返。由谈迁的记载可以推算出,顺治年间,北运河每年封冻的时间长达110天,比上世纪50年代,华北最冷冬天时北运河封冻的时间还要长。

    小冰河时期的气温极度寒冷,北方大旱,导致了田地荒废,粮食产量骤然下降,直接摧毁明朝。老百姓没有饭吃,自然是要造反,崇祯皇帝即位后,各种天灾不断,导致明朝失去赋税来源。

    明朝灭亡的前10多天,崇祯帝已经穷到没钱支付军费,哭着求大臣捐款,然而却没一个人肯捐。

    然而,明朝不是倒霉的最后一个,也不是第一个。

    殷商末期到西周初年是第一次小冰河期,东汉末年、三国、西晋是第二次小冰河期。五代、北宋其实也是第三次小冰河期波动时期,明末清初是第四次小冰河期。

    也就是说,在明朝以前就有记载的就有四次,而宋朝是第三次。

    嗯,说起这个,朱子龙似乎记的穿越前,有21世纪专家说过。科学家警告称太阳将在2030年“休眠”,这将导致地球气温大幅度下降、使得地球步入第五次“小冰河期”。

    持续时间长达不可思议的70年,嗯,也不知道那边的人类现在过的怎么样了。

    宋人对此行的寒冷有些不太适应,辽人却好像早就习惯成自然了。看见行使团中不少宋人都在发抖,辽人却依旧是骑在马上谈笑自若。

    这让朱子龙的分身不得不对攻辽又多了一丝理解,若是选择的时机不对,恐怕天气就会成为宋朝偷袭辽国的一大难题,想想后世童贯攻击的那个时间点。麻的,好像确实是冬天左右!

    果然,几十万大军攻辽,对方仅仅只有二三万人就守住了,还反戈一击。没有一些特殊的原因综合放在一起,那输的当真是不可思议的。

    走到一处,却是不知为何桥塌方了。抢修了一阵也不可能短时间搞定,使团只能露营在原地。

    却没人意识到一场突袭,会在半夜发生。

    大多数人顶着寒风赶了一天的路,早已疲乏不堪,所以就连守夜的人也睡的很沉。加上自问使团有数百近千人,又有辽兵在侧,想来也是不可能有事的。

    然而,有时候老天就是如此这般造化弄人!

    半夜三更,只用短睡就可的朱子龙分身倒是很快发现了有些不对劲。看看远处一些乱动的人影,心里一紧,当下早早的摇醒林冲。

    把情况一说,林冲也是一观察,尽管视力远不如天眼好用,却也愿意相信有事要发生。只是刚叫醒少部分守夜人,那边偷袭的一看情况不对,立刻无数人影直冲杀过来。并且边冲还射了火箭过来。

    一时间,人喊马嘶,杀声震天,满耳朵都是塞外胡人听不懂的鬼喊鬼叫的声音,充满了整个营地内外。

    许多人迷迷糊糊,还没反应过来,就让人一刀确伤或者捅死。马植带着残部和童贯汇合,守在主账之地。大喝敌我不明,以防守攻在说。

    这般反映还是有些用处,忽觉空中亮光大作,跟着呼啸而至的竟是星星点点的火球,马植和童贯惊道:“贼人集中火攻!达不也,窝离不!分散开来,莫给集伤。”

    使团行进大多带有礼物财物,金银珠宝,但是武器却不是很多,并且也不全是为作战而带。当下如果敌人是有备而来的话,真是吃亏到底了。

    没过一会儿,马植的手下在黑夜中遇到突袭,损失颇为惨重。童贯那边,也只是护得自己一边撤退,一边远去,再无能力多护他人。

    林冲倒是有心护住使团财物,可惜人力有穷时,最后手下无兵,终不是万人敌。随着朱子龙的分身大喝一声,踢一马过去。喝其速退,在海边相合。

    然后,朱子龙的分身也是骑马冲出火海营地。

    好在,那伙贼人似乎就是为使团内的财物而来。看到人退,却也不死跟过来。只向那边无人的金银珠宝箱子而去,然后加紧运走。

    只是,走之前又放了一把火,拦的无人可以回马杀之。

    -

    远远的一路狂奔的朱子龙分身,用本体抽奖扔在个空间里,分体也可共用的五百发子弹手枪,在黑夜中也不与人肉拼,隔空就是打黑枪。

    人挡杀人,鬼挡杀鬼,要是打错了人,好吧,反正那贼人打扮和辽人也差不多。都是辽人,死了也活该。

    都说在大宋,有梁山人等抢劫生辰纳,没成想在这辽国也有如此胆大而且人数众多的贼人,连使团的财物也抢。真是一山还比一山高,佩服,佩服,佩服呀。

    而跑远了的朱子龙分身很快,就又发现,自己座下的马儿似乎是受了惊。

    蒙着头疯跑起来!

    一些亲随也是大惊,想跟上朱子龙分身的速度,却失了先机,并且坐骑远不如朱子龙分身的马儿精良。只能是看着他消失在森林之中!

    过了好一阵子,林冲心中担忧终是也跑向这一方向,只是时间却是相互间差了不少。看向那森林,一时间也是不知道那个方向为好。最后,凭借经验任选一处,狂奔而进。

    也不知座下马儿跑了多久,惊了多少小动物的安睡。直到马儿吐着满嘴的泡沫倒地,朱子龙分身的这一夺命狂奔,终于是结束了。

    从地上摔倒中站起来,摸摸伤痛的屁股,抬起头来。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了!

    周围没什么人烟,想想向回走似乎也有危险,还不如继续向前,到得大道这处,再回转正官道。也许那样撞上马植和童贯等人的可能性还大一些,想到这,朱子龙的分身深呼吸了一下,抽出腰间的刀做武器,开始了向前披荆斩棘之行。

    “实在走不出去,我这分身自杀复活回城似乎也行,但是就是不好解释,出来都半个月了,怎么突然分身又TM的出现在开封城中?总不能说是仙术吧?尽管这么扯淡,也许也能混过去,但是不到最后,还是别用这么夸张的手法为好!”朱子龙的分身一边走一边默默的心想着,一脸的苦比之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