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主神王爷 > 第431章 万里长城第一关!
    晚宴归来,各使团人马,包括童贯在内都是入夜休息去了。

    朱子龙的分身因为与本体同一体质共享,对于他这种强悍的体质而言,每天只要睡个三小时左右,基本上比别人睡八小时的深层睡眠质量还要好。

    人体睡眠可以分为五个阶段,在这五个阶段中,脑电波有不同的行为,进入睡眠阶段脑电波的频率会下降。第一个阶段和第二个阶段中,人体睡眠较浅,但是身体逐渐放松、呼吸和心率逐渐变慢。

    第三个阶段和第四个阶段中,人体进入深度睡眠,人的血压,呼吸和心率都达了一天中的最低点,血管开始膨胀,白天存储在器官里的血液开始流向肌肉组织,滋养和修复它们。

    如果人在深度睡眠中醒来,会发现很难起床,反应慢,缺少方向感,半夜起来去洗手间甚至会不记得这件事。

    第五个阶段是快速眼动阶段(Rapid Eye Movement,REM),人做梦的时候大都处在这个阶段。

    一般人的八九小时睡眠之中,其实只有二三小时是深度睡眠,其它人都是在为了进入这一壮态之中做的各种准备活动,以及复苏活动,可谓是无用功。

    而一但一个人不能进入深度睡眠,那怕他睡了十几个小时,起床后也同样无精打彩,毫无精神。

    但是,朱子龙本体和分身却能错开睡眠时间,并且强制性进入随时的深度睡眠之中。所以一个正常人的八九小时睡眠时间,对他来说就只有三小时不到就够了,而且还可以二者本体与分体错开。

    做到其中一人,甚至于永远不睡觉,或者只要稍睡一个小时以内就足够有精神了。

    此时此刻,仅仅深夜二三点钟,也是其它人睡眠最重的时候,朱子龙的分身就完成了他的睡眠任务。从床上起来,来回在房间里跨步而行。

    他在想什么?

    他在想要不要现在,就暗杀掉这耶律大石和萧干!

    再过几年,甚至于因为蝴蝶效应,过个不到一年都有可能。到时,童贯大军进攻燕京时,若无重大变故,只怕仍然会被这两人打了个落花流水。

    从目前的情况看来,耶律大石还没有到达他人生巅峰之时,欠缺一些历练和沉稳。就像是一头就要快成年的狮子,只要经历磨砺之后,就可以成为狮子王。

    萧干则已经显露出了复兴奚人的大志端倪,可谓正是老狐狸正当年之时。二者一对比,反之他现在的威胁更大。

    -

    做为一个现代人,朱子龙的本体在穿越之间,混迹于不少网络论坛之内。也曾听闻一些所谓的专家和高手们,说过什么历史乃是由无数偶然构成的必然,改变其中的一些因素,或许可以改变几个历史事件,却远远不足以扭转历史的进程。

    所以,谁要是穿越回到过去之后,杀掉一些特定的历史名人,历史的走向还是会走向老路。大有杀了李世民还会有王世民,杀了曹操还有刘操,马操,总之后来人多不胜数的意思。

    一种穿越也是做无用功的假设!

    对此,朱子龙不宵一顾。

    你要和我说平行世界,一修改就出新副本,我TM还相信一些。你要说历史杀掉一些特定时期的人,不能修改,简直就是扯淡。

    就拿现在来说吧,要是当皇帝的是朱子龙,而不是那个赵佶,你认为在一个先知的带队下。辽国会是大宋的对手?甚至于朱子龙不用当皇帝,他现在都有信心修改历史。

    再打个比方,若有人提前杀了武则天,中国历史上能不能再出个女皇就真不好说了。

    朱子龙的分身终是坐回床上,合上双眼前,忽然又生出一个念头:“或许我应该现在就用马蜂将军,过去偷偷观察一下为好。若能找到机会杀掉耶律大石和萧干,就算搭上分身的小命也是值得的,反正分身是可以重生的,只要有点数几乎就是超级死士兵一个,怕啥!”

    想到就做,稍时朱子龙分身就从个人空间里召唤出马蜂将军。

    然而,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再加上此时已经距离天亮只有三四个小时左右,马蜂将军转了一圈后,始终是没有找到耶律大石和萧干的府上在哪里。毕竟对这里不熟呀!

    而且也不好特意去问,毕竟使团是住使馆的,当地官员也不得特意相交于他们。而他们的目的在这里也只是中转一下,住个一两天就要重新起启,向辽国首都前进。

    等到快起启的那一天,朱子龙终于是找到了耶律大石和萧干的府上,但是却已经时间上来不及了。只得记下这地方,恨恨的跟着使团继续向辽国首都前进。

    此时的马植还没有暴露内奸的身份,一路上奉了旨意,跟随使团一起向辽都前进。同行的除了数百骑燕京府的铁骑之外,又有大车若干,队伍的规模越发的扩大数倍。

    一路上但凡有人土风情,马植除了像童贯说明,也会向使团里的其它人说明一下。一来二去,朱子龙的分身特意和他搭话,也混了个脸熟般的交情,倒也无话不说。

    一连数天,使团一路向东,途经蓟州,滦州,左边始终是远远望见一条高大的山脉。

    朱子龙把一路上的所有都记下,特别是路线图。更是强行记下,为自己以后收复燕云十六州混个眼熟。恨不得把路边一棵树都刻在心里,至于行经各处的地理态势,更加不容放过。

    更将沿路的一些部落势力,以及特别要塞更是全盘记下。

    又过了几日,北边的一道山脉也越来越近,到了眼前,陡然下降,眼前一马平川,豁然开朗。山脉的尽头越行越近,眼前陡然出现雄关一座。左襟山而右带海。朱子龙的分身不由的心动!

    混然不绝的脱口而出,道:“当真是好壮观,眼前莫不是两京锁钥无双地的,万里长城第一关!《榆关》尔?”

    马植在一边连忙笑道:“贺次使果然不出门便知天下事,没错,此关因山名榆山,关前有河名榆水,故而得名。正是榆关也!”

    隋文帝开皇年间设临渝关,此时还是这个名字。说起来可能后来人很陌生,但是只有朱子龙分身知道,此关后世的大名则是无人不知。

    因为那个时候它叫山海关,换了个很是让人无法忘记的新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