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主神王爷 > 第422章 所有人都傻眼了!
    远处,围观的日本老百姓越来越多。

    日本的历史上,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庞大的铁甲船,如此精锐的武士纠结战斗在一起。以前可都是村长级别的战斗而已。现在不说别的,这人数和新鲜玩意,就值的围观票价了。

    好吧,其实人数真正参战也不算多。

    毕竟,海盗们不可能真的拼死命。而朱子龙分身这边没上去的水手们,拿着白菜工资,就是来当后勤运输员的,也不可能下去参战。

    现场围观的多,打酱油的多,唯有那些武士们打的是真拼命。

    扶桑的武士,欧洲的骑士,其实颇有相似之处,那是真的会认真做事的一群人。扶桑此刻的儒学还是宋儒思想,重君臣父子,这些武士们从小被灌输要忠于主上的思想,虽然在这个乱世抱大腿的现象极为普遍,但是总的来说,毕竟是分封制,荣辱全在主君身上!

    主亡臣殉死的例子数不胜数,远比后世的明朝时崇祯皇帝上吊,身边就一个老太监的凄惨要强的多。当然,估计着也是和武人没得多大选择余地有关。

    毕竟,武士换一个主子,很可能任何地位都不保,而读书人换一个皇帝,该升官发财的还是升官发财。所以,你看汉奸多数都是文官起的头!

    眼看战斗的画面,演变成了充电五分钟,演戏一小时。朱子龙的分身在战船上,差点给绝倒。

    老子开了个好头,你们这些人却打成狗样?

    坑爹呢?

    回头看了眼同样发愣的陈祖仁,朱子龙的分身很是无语的说了一句:“这就是你这次带来的所谓精税……?”

    陈祖仁一头的冷汗珠直冒,过了好一阵子,才擦着汗珠回答道:“这个,自然是不能和大人的精税相提并论,要不,要不我们怎么就上次投降了呢……”

    朱子龙:“……囧!”

    就在无语中,那战场上的局势也有了些变化。岸边的山林里,正好回来一大群大名府的种田士兵,这个很好理解,就和后世的大明,战时打战,闲时种田一样。不算武士,但却强过百姓。

    这些农民不但赤脚,手里拿的还是竹枪,身上就是竹子和绳子串起来的甲,队形乱七八糟的,一看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啊。然而,很不幸,海盗们也是乌合之众呀。这让人突然的前后相攻,立刻就方阵大乱。

    你让他们玩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抢劫,肯定是好手。但打阵地战,真不是海盗的强项。

    再加上人数突然间变化正负比很大,只见战场上的画面立刻变成了这样。一大群日本农民面目狰狞,呐喊着追着海盗们打。

    接下来乱刀光剑影的,确实砍倒了几个人。接下来就被人家一头扎进阵中,武士刀飞舞,竹枪乱捅。要不是有河内家的几十个武士在海盗里面帮忙撑场子,估计第一波就要跑路了。

    可这也坚持不了多久,海盗军们就败了,转身就跑。

    一路狼狈不堪的往海边跑,直接给后面的队形也冲散了,看见这一幕真是让人无语的目瞪口呆。上岸一千多人啊,就这么一下战斗,回来就不到八百人了,其它的全跑散了,死了几十个人,伤了几十个。要不怎么说是乌合之众呢!

    海上的大战船不能靠的太近,望远镜里头能看见的是个大概,细节是看不见的。朱子龙的分身和一干军官们,拿着千里镜,看的那叫一个郁闷。

    “让他们退下来吧,我都看不下去了。还是让我们的人上吧,趁早打完,还能在吃晚饭前回来。”朱子龙的分身挥挥手,给李安山等人下了命令。

    李安山以拳捶胸,回答铿锵有力:“卑职明白!”

    -

    第二火枪队跟进的时候,宫本等武士也是最后只能是跑了回来。不过没人笑话他们,相比起那几百号海盗的表现,人家这几十个认贼作父的,哦不,良人择良主而从的日本武士们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

    那边长崎的大名也缓过神来了,连忙组织府中的所有人开始回援,叫人来支援是来不及了,不过看着只有二三百多人的火枪队。而且不太明白那些烧火棍子是有啥作用的情况下,他们也是一头的雾水。

    长崎的大名,最后还是咬牙对身边的人道:“山田君,你带着八百人去冲一下,看看成色再说。相信结局不会让人太失望的!”

    说这话还是有些有理有据的,特别是看过刚才海盗们的表现之后。人家这么安排也是合情合理!

    只少,换作是朱子龙的分身当大名,多半也是这么干。

    很快,那边大名府里几十个武士带上几百个种田的,摆开一个阵势,打着各种旗号出阵了。他们杀到了百米之外,一声呐喊,八百多人跟发疯似得往前飞奔时。

    李安山的右手上指挥刀落下,“开火”的命令优雅从容。一点也不慌乱!

    一肚子火气没有机会表现的第二火枪队,没有让李安山和朱子龙的分身失望。啪啪啪的声音炒豆子一样,火枪的气息腾空而起,巨大的铳响,刺鼻的硝烟与火药味蔓延。

    首当其冲的大名府前方武士们,立刻就尝到了全新的体验。

    十数人的盔甲尽数被破开,身上被弹丸打出几个巨大的血洞,胸前的骨头还尽数被震碎。一名武士的身子向后重重打飞出去,他的尸身又让人踩过,不成人形。

    另一名武士,他的头歪着,嘴巴眼睛张得大大的,口中涌出大量的血块,己是死得不能再死了。更有一名武士,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情,竟是在二三十余步外被人一铳爆了头。

    飞速奔行的弹丸破开他的头盔,将他头上打出了一个大洞。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先是眼珠跳出来,然后就是脸部特征失散,紧接着整个头就像让人用大锤砸了个细八烂一般。最后重重的倒在地上!

    “此器中国原无传,自倭寇始得之,此与各色火器不同,利能洞甲,射能命中,弓矢弗及也。犹可中金钱眼,不独穿杨而已。……目照之法,铳上后有一星,目上有一星,以目对后星,以后星对前星,以前星对所击之物,故十发有八九中。即飞鸟之在林,皆可射落,因是得名……”

    这是再过几百年,戚继光对精良鸟铳的评价。这种火器本不应该会出现在,提前了几百年的宋朝。但在朱子龙本体的开挂之下,不可能也变成了可能。

    而且,用上的是抽奖得来的现代铜管材料,其威力和效果更上一层楼。

    再加上这二年来没少对火药提纯,做试验。站在巨人肩膀上,做啥都快。这样的铳器子弹也是产生了质的变化,对付还在纯粹用冷兵器打战,甚至于箭手都很少的日本环境中,简直就是不要太欺负人。

    之前当做是秘密武器,还真是应该的。

    战场上,硝烟升腾,割麦子似得,哗啦啦的倒下一片人,人群被带着还在往前冲,轰轰轰的第一波才结束。最前面的几个十名大名府的武士已经一个也没有了,全都死的不能再死了。

    剩下的种田士兵直接站原地发呆了,看看左右前后,全是尸体。几百号人出来,这还没接触作战呢,就少了五分之一,特别是带队的死的一个没有。这冲击感也太尼麻刺激过头了!

    扶桑历史上,打战可从来没这么打过呀,不带这么欺负人的,行不行?

    就在他们茫然的时候,第二轮攻击又来了。李安山丝毫没有客气,对面的发呆,给的是给火枪手们从容的装填弹药的机会,就这连边上的盾牌掩护枪手的人,都在打哈欠,实在是没有挑战性啊。

    啪啪啪的声音炒豆子一样,再次发出。这一次,没死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可因为没有应对这种情况的经验,却是一个日本士兵都没想到过,不要站着,应该立刻趴下这么简单的事情。

    第二波打完子弹,对面还剩下不到三四个百农民士兵,吓的心肝皆裂,再也没有丝毫士气可言,转身撒丫子就跑路了。而且跑的还不是大名府内,而是原路的树林中。

    如此这般,等于是两波攻势,就把近千人全打败了!

    大名府那边直接就是看傻眼了,当然傻眼的不止是他们。围观的日本老百姓在远处也是傻眼了,后面战船上的水手们,河内家的武士们,所有人都傻眼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