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主神王爷 > 第348章 王爷家女人的等级和苦恼!
    俗话说的好,情场上失意,赌场上得意。

    当然,朱子龙只是又讨个老婆,算不得是失意,只是一个习惯成自然一夫一妻的男人,突然发现有几个老婆。而且是势均力敌的那种,有些头皮发麻,外加不好意思罢了。

    之前,上官师师,李瓶儿,潘金莲等等因为地位的原因,在这个古代,再怎么样也不能对正宗夫人形成任何压力,所以曹玉婷也不在意,朱子龙也没感觉有啥问题。(再说也不住王府,各自不见面)!

    但,蔡家小姐注定会挂上一品夫人的称号,入住王府的。如此一来就会形成另一种一山容二虎的局面,所以就有些麻烦了。

    这么一想,朱子龙就决定还是去努力工作,避几天吧?

    他先是来到了大宋周报社,直奔主编室那边。谁知人还没推门进去,里面也同样的响起了一阵轻轻的哭泣声音。

    我了个去,这是怎么回事?

    王府里有人偷哭,怎么这里也有?

    朱子龙贴耳细听,里面的声音再度响起。这次听清了,发出声音的是李瓶儿。

    只见房间里面,李瓶儿咽咽地道了:“师师姐姐,你说我该怎么办?王爷可就要迎娶蔡家五小姐了,前一阵子,我隐约提了几声,说我在报社这边累心甚大。王爷体贴于我,竞要我回王府去住。我只道唯有主母曹家一人,好生讨喜便是。如今却又来一蔡家小姐,我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朱子龙这才明白,好像自己前一阵子确实是这么和李瓶儿说过。

    之所以同意,是朱子龙寻思着李瓶儿的性子和能力,确实是住家帮忙不错的。另外,相信以她的温性儿,以及愿意礼让曹玉婷的个性,相比也能让曹玉婷相容。

    为朱子龙尝试外室女子,慢慢的让大妇接纳开个好头。

    现在,似乎是李瓶儿担心蔡家五小姐若果真是个妒妇,内宅的妾婢可就有的罪受了,人家毕竟是明媒正娶的。

    尽管不是正妻,但是蔡京可没少花心思。从皇帝那里帮自家孙女求来了个一品蔡国夫人的称号,这在正室王妃之下,仅次之。王妃也没法随意处置于她!

    就如皇后对比皇贵妃,地位相差无几!

    -

    唐制太子妻称妃,太子妾可设:良娣二人,正三品;良暖六人,正五品;承微十人,正六品;昭训十六人,正七品;奉仪二十四人,正九品。

    亲王嫡妻称王妃,原配妻子又叫元妃,妾室封妃或另娶王妃称继妃,继妃在元妃灵前仍需持妾室之礼,唐朝,王妃之下有孺人。

    宋代基本上沿继了唐朝时期的王妃和太子妃制度。又其中稍微有些变化!

    王妃地位相当于“列侯”。因为古代有“封妻荫子”一说,所有从七品以上官员的妻子都有“封诰”:夫人、孺人、恭人、安人等等。

    正一品正妃【位同王爷,打理王府一切大小事务】,就如曹玉婷的地位!

    从一品侧妃【两到三位(特殊时期另算),各一字封号,辅助王妃打理王府】如果蔡家五小姐,蔡依林过门来,就会是其中一位。又称一品蔡国夫人!

    正二品庶妃【四位,各一字封号,有权管教以下侍妾】!

    从二品良娣良媛【各一位】!

    正三品昭训【六位】!从三品承微【八位】!正四品美人才人【九位】!从四品良人孺人【十位】!正五品宝林御女【以下无定数】!

    从五品以侍妾,小妾,论之!

    很显然,以前朱子龙自己地位都不太稳定,所以只以对李瓶儿和上官师师等人以外室论。后来,在不影响大局的情况下,对内外宣称她们以从五品的小妾,论之!

    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变化,别说和正王妃差了好几个档次去了,就是后进门的蔡依林和她们比起来,都是高高在上。

    所以,李瓶儿有此担心和难过,也实属正常。

    朱子龙想想,李瓶儿在这世上再没有半个亲人了,好不容易得到自己的恩宠可以回王府,而且也确实合适。却又听到二号夫人又要到来的消息,如此惊惶失措只怕可别思劳成病了!

    想想在把她从西门家抢来之前,在原来的历史上,李瓶儿就是多愁善感的。儿子死后,就郁郁而终了。才二十几岁就早早的去世了!

    想到这里,朱子龙就要上前敲门入内劝慰几句,不过他还没进来。里面的上官师师就说话劝了:“瓶姐姐,你好歹是王爷亲口认同可以回府的,又是在几个姐妹前,第一个给予从五品王府小妾之人,她蔡小姐刚进王府,为了与曹王妃争宠,想来再怎么样也不会太叫你难堪的,你又何必如此担心?说到以后的日子,其实我上官师师才要最担心呀!”

    上官师师这话说出来,李瓶儿的哭声登时便止住了,反问道:“师师,你又怎么了?王爷也不曾亏看了你呀,何必如此担心?”

    只见,上官师师幽幽的回答道:“瓶姐姐,我是王爷从勾栏青楼之中买回来的,地位仅比婢仆略胜一筹而已,尽管王爷说也要给我从王品封赐。但是要依照大宋的律法,若是有人风言之,只怕也做不得真。唉,只怕日后王爷多有大事要忙,又如何能多多恩护于我?”

    听见上官师师这么说,以良人入府的李瓶儿,这才意识到自己还不算最惨最担心的。当下,不由得替上官师师揪心起来,忙说道:“师师,我看王爷他很喜欢你的,就算再忙又哪里是不把你放在心上了?不会的不会的,日后但凡得空,我们姐妹们必定多为你美言几句!”

    房间里这般对话,让朱子龙摇了摇头,看来自己现在也没必要进去了,说不定此刻现身反而造成尴尬。

    做为一个节操碎了一地,但对自己的女人还是有担当的男人,里面的对话,他都记在了心里。固然,在这宋朝无法平等的让每一个自己的女人,享受到对等的福利。但只少在他心里,却可以大概一视同仁的!

    不过,暂时看来,想在报社用工作麻痹自己的想法是落空了。

    这还光一个上官师师和李瓶儿就让自己不太敢进房间了,要是潘金莲,梁红玉呀,花想容什么的也这么哭泣一番,只怕朱子龙要一个头十八个大了。

    看来还是顺其自然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