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主神王爷 > 第315章 溃败的梁山人马,以及……
    左右侧翼的敌人跑过来的并不多,等到关胜等人挡杀下来,回头看时。中心战场上发生的一切,颠覆了他对战争的全部认知。

    自己人这边无数的“火箭”如厉鬼一般的落入敌阵,瞬间扯乱了敌军的阵型。同时点燃起来的火灾,和第一圈地点,形成一个前后包围的火圆圈,并且疯狂的燃烧起来。

    在这种火势之下,趴下闪避箭头和火器枪的攻击,不见的就安全多少。因为趴下就意味着你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了!

    踩踏,以及烟雾止息,视线受阻,再也找不到敌人在哪。士气大减,阵心全乱,阵控制不住兵,兵听不见将说的话。就算人数比对方多一些,也是无用。

    “掷弹举盾,上前!进行最后一波攻击!”杨志又传新命令。

    那些火器队员们快速的小跑上前,有条不紊的列队完毕,将带来不多也算少的霹雳火球,全部扔向了宋江人马群中,然后撒腿就向回跑,或者趴下。

    轰,轰,轰,的爆炸声中。那怕起爆率只有50%,也足以在火势之中,变成宛如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杂草,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

    霹雳火球又名“铁火球”,用生铁铸成、壳厚2寸的铁火球。也是后来南宋使用和改良最多的火器之物!

    不过在这里,朱子龙提前进行了改良。

    其威力和用处,相当于山寨手榴弹一般!

    三四十米的距离不算远,皮薄馅大的黑火、药山寨手榴弹,整整一两百多颗,足以收割困在火光之中的宋江人马一二百人,加上产生的恐慌和踩踏事件,伤亡更加可怕。

    绝望之中,宋江坚持不住了。在昊用的大叫之中,其它所谓好汉的劝说下,残部开始拼命的护着宋江向后撤退。

    前路在燃烧,不能前行。而且一但风向变了,也有可能威胁到自己这边。杨志没有下令追击!

    “现在,就只能是看索超将军那边,若是正好撞上贼军退路,当可立下大功了。若是没有包围住,或尔撞上,则算宋江命大也!”关胜在边上叹息道。

    “将军不必多虑,此战我等反胜之。还是先行后撤数里,等待火势散去,再来清扫战场吧。”思文劝之。

    “此战,多靠杨将军相助,请受我等一拜!”宣赞走过来向杨志行大礼。

    关胜等人也是连忙走过来!

    “志,愧不敢当,还是大贤朱四海料事如神,王爷信之听之,且安排我等随军。方有此胜!志仅听命之,最多仍是次功,愧不敢受此大功!”杨志拱手向开封方向,对天而语道。

    关胜等人听之,亦然也是学之,向开封方向拱手行礼。

    先不说,大宋本来就是文官管制武将。一般有功劳也是先扔给上司文官,现再又有杨志等受朱子龙之命,对自己等人确实有大恩在手,关胜等人自然心中所想,与之杨志相同。

    -

    当战场上的哨烟还在燃烧之时,丛丛间让人护住到了山下的宋江狼狈不堪。跟着下来,得以保全的,不是有马的人,就是之前在后面装死,磨洋工的。积极性高的啥子兄弟姐妹之类的,基本上不是死,就是残了!

    山下明为宋江兄弟,其实暗中多有警惕,只能做为接应的朱仝,见得宋江如此狼狈不堪的下得山来,当场大吃一惊。

    只是不待细问,宋江就下令,全军速走,并经吴用提议让朱仝断后。

    看着山上的火光冲天,久久不灭,朱仝看着远去的宋江等人,再看看火花,叹息一声。陷入了思索之中!

    “我若此时弃暗回明,也不知可否得个善终?”朱仝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轻轻的自语了一句。

    梁山之上几无好人,但是也有几人好汉,却是真正的无奈而上山,却始终人性没灭,仍可称之为好人的,其中之一,就有其朱仝在内。

    比仁,朱仝比宋江还更上一层楼,然而真正的好人,总是没有好报的。

    朱仝是济州郓城县人氏,生得红面长须,酷似三国名将关羽,人称美髯公。他原是富户出身,疏财仗义,武艺超群,在县中担任巡捕马兵都头,与步兵都头雷横专管擒拿贼盗。

    晁盖、吴用等人劫取生辰纲后,被官府探知身份,郓城知县便让朱仝与雷横前去捉拿。朱仝有意私纵晁盖,因为祖上曾欠其人情。

    宋江杀死阎婆惜后,被阎婆告到县衙。知县虽有意徇私,但又怕阎婆去州里告状,只得命朱仝与雷横去追捕宋江到案。

    朱仝来到宋家庄,让雷横等人守住庄门,独自进庄搜查,在佛堂的地窖中找到宋江。他非但没有抓捕宋江,还劝宋江远行避难。返回县衙后,朱仝又上下打点,终于使得宋江的案子被暂且压下。

    最终,宋江历经波折,还是上了梁山入伙。

    雷横打死新任知县的相好白秀英,被打入囚牢。朱仝此时已改任当牢节级,替他上下打点。最终,雷横被解赴济州,由朱仝押解。朱仝在途中将雷横放走,而后回县衙自首,被“断了二十脊杖,刺配沧州牢城!

    如此而为,全因雷横是朱仝至交好友,一时不忍而所为。

    只可惜,人善越是容易让人欺。

    朱仝到沧州后,又得到沧州知府的赏识以及其子小衙内的喜爱。知府便让朱仝每日抱着小衙内上街玩耍。盂兰盆节时,朱仝带小衙内去放生池边看放河灯,遇到奉命下山的雷横,被拉到僻静处,见到梁山军师吴用。

    吴用请朱仝上梁山入伙。朱仝婉拒,返回原处时却不见了小衙内。

    他在城外找到小衙内时,小衙内已被李逵杀死。朱仝大怒,与李逵相斗,被引到柴进的庄中,经众人相劝,只得同意上梁山,但仍表示不欲与李逵共处。

    而李逵是宋江的亲信心腹,吴用明知招朱仝上山也不过多一寻常打手,得人而不可能得心,却仍然下此毒招。所以朱仝上山后,也总是磨洋工,经常出工不出力。

    如此,越发让宋江对其不放心,每每也只是安排一些不入流的事情给他做。就像此次的接应,过后还拿他当炮灰。

    说真的,此时此刻,朱仝真想要不一走了之罢了。他真的是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