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主神王爷 > 第306章 蔡京的暗示,朱子龙的回礼!
    “还请少爷解惑指教。”金正弯腰拱手说道。

    朱子龙微微一笑,缓缓道:“表面看起来,似乎是因为我们的努力,架空了赵挺之。然后,他的政敌们正好也趁火打劫,一起落井下石。但是,看穿这个表面,你就会发现,那为什么太子和皇帝都没有拉赵挺之一把?其实道理很简单,那就是赵挺之已经不得圣心,同时也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

    “所以,与其说是赵挺之让我们整倒的,其中还有蔡京的共为之,还不如说,是官家和太子,哦不对,应该主要是官家选择了放弃他!”

    边上的金正听了朱子龙的话,脸色一正,陷入了回忆当中。

    “官家只是劝说了一句,然后就什么都没做了。但不做其实就是态度,下面的人都会理解他的意思。同时揣测圣意,甚至于想的更远。”朱子龙抬头向前走几步,继续说道:“在官家的纵容下,赵挺之在百官面前,声名皆毁,颜面尽失,而且确实是年事已高。换作是你,你又如何还能继续在官场立足?”

    金正终于想透,脸色巨变,马上表示这就却回了请贴,同时知道怎么安抚之类的。

    看着金正远去的背影,朱子龙将手上的请贴扔到了草丛中。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帝王心术吧?平时,看似不显山不露水,但便宜皇帝老爸,这么个不误正业的人,只学了个皮毛,只要人在其位,一个小小的行为,就能颠倒了乾坤……还有蔡京,现在还不算太坏。本来这个国家还是有希望的,可惜了。也许现在开始影响,应该还来的及吧?”

    朱子龙一边叹息,一边暗暗想道。

    帝王心术其实就是上位者心态,快速的将自己的思维习惯调整到那个位置,然后又融合自己个性和能力上的长处,也正是朱子龙以后要做的。

    换做是朱子龙坐在龙椅上,几天前看到朝会上的情况,恐怕所作所为也多半会和赵佶差不多。

    技术流官员先放开在一边不说,只论清官和贪官,在皇帝眼中应该是没有好坏对错的。只有其利用价值,而一旦失去了利用价值,也就没了继续为官的资格。

    刘邦和吕后当年就是这么做的,以后的朱元璋也是这么做的。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对我总是利好占多数一面的……但是,也不能过高的乐观估计了自己。有些节操,还是先自己碎了为好!”朱子龙看向皇宫的方向,然后又看了看开封城中蔡府的方向,突然脸上全是一片冷意。

    -

    很快,没多久,金正又回来了。

    这次没有带来请贴,而是带来了许多礼单。朱子龙拿起来一细看,发现可不只是那些投靠自己的官员们,来给自己送礼了。

    许多中立派官员,和蔡京的人也都前来送礼。而且送的朱子龙还没法拒绝,写明了的是恭贺朱子龙兼任户部侍郎的。

    有直接送钱的,有送珠宝的,有送首饰的,有送名人字画的,查看见,朱子龙看见蔡京也在送礼人的名单之中,但是送的却是一本书。

    朱子龙很好奇,打开礼盒拿起这本书,翻开一看,却是《史记卷九十二?淮阴侯列传》!

    这自然算不上什么贵重的礼物,如今大宋的印刷业渐渐十分的成熟,像这类的书本印一本也就单本几百文钱,若是批量印次,只要几十文钱成本一本也是可以搞定的。

    不过,让朱子龙意外的是,这还不是一本新书,而且还是旧书。显然蔡京可能平时还看过很多次,上面还保留有他不少的注释。

    “书中的主角是淮阴侯,这是在考我是不是读书少吗?呵呵!”朱子龙心中冷哼了一下,一目十行的查看起来,主要留心的是其上蔡京的注解。

    很快,就从那些注解上读出了蔡京的潜台词是什么。

    淮阴侯仅韩信也!

    这是在拿朱子龙暗喻为韩信?

    “温旧史而知今日之事?”朱子龙合上书,目光变的深沉:“若说韩信,其最为人所流传的,莫过于其功高震主,最后不得善终之意吧?”

    “萧何、张良、韩信,以‘汉初三杰’之并称,然而,为何唯独韩信不得善终?功高震主乎?封无可封乎?呵呵,不过是因为唯独韩信是除了刘邦之外,声名和军事力量排名第二者为也!其它二杰,书生造反,十年不成,不足为虑尔!”

    朱子龙叹息了一下,将手中书扔回桌子上。

    蔡京这哪里是在评点韩信?分明就是在影射自己啊!

    可是自己又怎么可能退缩呢?以韩信当年的处境和个性,是不知而退。但退了多半也下场好不到哪里去,而自己是穿越者,是不能退。退了就是死!

    虎背易上而不易退,若是弃权放势,就算只想做个富家翁,逍遥王爷只怕是也不可能。反而会死得更快!

    -

    其实不用蔡京暗示,对自己的处境和计划,朱子龙也是想过许多的。

    如今对于蔡京的这番提醒,朱子龙倒是没搞清楚,他是在示好呢,还是在警告,这里面的意思,怎么理解都是可以的。

    他这么做,到底有着怎样的用意?

    猛然间,朱子龙记起几天前朝会前,蔡京暗示自己年轻,若是如何如何,做上次相公之位尽管无前例,却也无反例之类的云云。

    难不成,蔡京是想与自己结盟,共同进退不成?

    “他又不是穿越者,而如今的皇帝又正值壮年。蔡京也不可能会知道,再过近十年左右北宋就会完蛋了,那他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为何?”朱子龙皱眉,喃喃自语道:“不过,无论如何,和他的关系不能搞的太僵,倒是真的!”

    “算了不想了,不管如何,他肯定还会接触自己,给予更多的暗示的。也会用行动来说明一切的,自己只要想明白了,这前四五年内和他合作也不是不行的。如何影响不了他,过了这四五年,就得一定要和他分道扬镳,划清界线才行!”朱子龙的眼睛里,猛的爆出一股精光的暗想着。

    算算时间,接下来的三四年里,会是蔡京锋芒毕露,走上人生巅峰的时间。就算有了朱子龙的加入,影响一些,估计大势还是会如此。

    朱子龙没必要在这前期里与之死抗,借东风尔,最为化算。让他成为自己做嫁衣,欺不更快活也?

    想到这,朱子龙走回桌子前,提笔在那本书上也写起字来。

    少时不久,这本书给重新包装起来。

    朱子龙走出房间,将金正召来,吩咐道:“将此物送到蔡府去,就说是本王的还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