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主神王爷 > 第204章 “若真有那么一天,我愿意!”
    “赵柽,你这句无毒不丈夫,用在这句之中,显然是意思完全不对的。还有你改进的标点符号很是不错,但是你这个毒字也用岔了,应该是度,而不是毒!”

    “哦?不是无毒不丈夫,而是无度不丈夫?”

    “是的,是度,不是毒,你看这注解!”

    开封郊外的精致别墅小院内,朱子龙准备上报纸写的诸多文章,都在经李清照的手进行检阅。你还别说,经常可以发现错别字,以及用意不准的地方。

    而且,做为一个现代人,朱子龙完全没有想到。有许多自己现代人公认的成语,其实一直是用错字,并且会错了意思的。

    就拿现在李清照指出来的,这句无毒不丈夫来说吧。

    放在现代,现代人的理解是意思是要成就大事业必须手段毒辣,技高一筹。

    然而,李清照指出,此句出自《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量小非君子,无度不丈夫”,意思是,没有度量的一个男人是成不了一个真正的君子的。

    晕,原来这句话的意思,和后世现代人的理解完全是不一样的。真正的意思,竞然是如此!

    -

    而朱子龙在一则文章里,引用的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这句话。竞然也是现代人理解错了!

    原句:三个臭禆将,顶个诸葛亮“皮匠”实际上是“裨将”的谐音,“裨将”在三国时代,指的就是副将的意思。其真意是说,三个本事不小的副将,急中生智的话可以堪比一代军事般的发挥奇妙的作用。

    和臭皮匠其实亚根没有任何关系,只是读音一样,让后世现代人理解错了。

    朱子龙在这里引用出来,李清照还以为他又写错字了。

    还有,朱子龙写的一则红楼梦话本中,因为一坏人太让人恨,他在其内写道这个人让林妹妹脱口而出骂为王八蛋。结果又让李清照指出,这是一处很严重的用语错误!

    特别是经朱子龙解释后,李清照更认为朱子龙理解错误了,还冒白眼说他不学无术。

    原来,这句从古到今流传下来的骂人的名言。并不是这三个字,又是后世现代人用错了。不是王八蛋,而是忘八端。

    这是民间一句骂人的话。古代时,“八端”是指“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此八端指的是做人之根本,忘记了这“八端”也就是忘了基本的做人根本。

    在北宋欧阳修撰《新五代史》中,书曰:“王建少时无赖,以屠牛盗驴贩私盗为事,里人谓之贼忘八端也。”

    不过,一路流冷汗的朱子龙,在最后也找到了一处宋人士大夫故意混淆视听,用错的成语毛病。

    “清照,你看这句刑不上大夫,我找到出处了。端那些读书人,当真是用心险恶,竞然也是扭曲古之圣贤的原意,误导真意,还谈什么教化万民。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朱子龙手捧一本《礼记》原著,兴奋的指出几行内容给李清照看。后者看过之后,眉头一锁,想了想,却是叹息了一声,没再多说什么。

    做为一名官员之女,又在开封生活了二十年左右,自然知道一些官场上的潜规则。朱子龙的话让她无话可反驳!

    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这句话,出自春秋时期成书的《礼记》。

    自秦汉以来,对这句话的解释,各统治阶层为了更好的统治百姓。都是“庶人没有资格受礼遇,大夫拥有特权不受刑”,把“下”作“下到”,“上”作“上到”解。

    这种解释,与原话的本来意义是违背的,甚至于可以说是完全相反的。这是“以封建王权的特权观念,希望老百姓个个傻如猪,去解释带有原始性质的、以天神报这为根据、以血缘宗亲行正义的远古刑礼观的一种误解”。

    说穿了就是,上面的士大夫和历代皇帝们,故意这么搞的,就是希望百姓越傻越好,理解他们是天生就应该有特权的才好。高人一等是应该的!

    然而,引用的这句话,其实真正的意思却是从古到今都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大概一个意思!

    然而,屁股决定脑袋。以前李清照的父亲也是官员,为了照顾亲情,所以明知道这句话是错的,李清照也没有对外多说什么。

    包括那些知道的人,也都担心文字狱,而不敢作声。

    看着朱子龙一脸激动的模样,李清照感叹过后,却是有些无法理解,轻轻问道:“王爷,此句如你所言,当理解为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士大夫也不能有特权,人人平等从之。但是,这是禁忌。就算是你贵为亲王,也最好是别在报纸上公开讨论这些。否则,只怕是王位不保都是轻的!”

    “难道,我大宋还能再来一次焚书坑人不成?罢了,我只道想为民证白,没想到天下乌鸦一般黑。好一个我大宋天下,君王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呵呵,呵呵,呵呵。”

    朱子龙一声冷笑:“没想到这天下的清流,其实一个个也都是要么揣着明白装糊涂,要么就是真不明白。面对现实而低头!本王仅然要发行新报,早晚也要用笔名捅他一下,不过不是现在。且先记下!”

    -

    心中感叹过后,朱子龙来到窗户前,把视线投向窗户外面。

    夕阳之下,天空中飘过的柳絮在空中飞舞,如同被染红人间雪。一男一女皆是沉默良久!

    “清照,你还在想你父亲会不会重新受到启用之事吗?若是有一天,你父终生不可能再受到启用了,而你也了无牵挂,并且有了可以同行并肩之人,是否可以一起为将来的谋些改变,而奋不顾身呢?”

    朱子龙突然语出惊人,李清照听后微微的一颤娇躯,眼中猛的爆射出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精光。

    随之,她站起身来,郑重道:“若真有那么一天,我愿意!”

    朱子龙笑了,点点头道:“你说过的话,可要记的哟。我相信你,嗯,不过呢我现在能做的事情还不多。思来想去,还是先不断的壮大自己的实力,然后慢慢的努力的去影响身边的每一个人。等到时机成熟了,再做我们应该做的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