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主神王爷 > 第193章 “你可知《金瓶梅》这本书?”
    “劳烦公子挂心了,历来为妓者,少有能善终。人前强颜欢笑,其实多半也是苦中作乐。真要说作起来,其实我等,反而还为柔娘姐姐高兴。就在数年前,她已由熟人,由作官内有人出了贱籍。而且,她那叔叔也算当年没有把坏人做到底,卖的行院,而不是青楼。也算不幸中的大幸!”

    几名名妓中,花想容眼圈很红的看了下四周,用只有几人能听到的声音,向朱子龙拜谢解释道。

    “原来是行院?而且,现在出了贱籍,那就是良人了。难怪来的稍晚,可以理解。也算是一桩美事!”朱子龙理解的点了点头。

    如此说来,宇文柔奴她的叔叔还算有点最后的良心,没给她卖到妓院。因为行院与妓院是有区别的,行院是以艺娱人,而妓院多以色娱人。

    “行院“一词最早见于宋人著述,原本是“本行“的意思,但其后又衍生出“散乐“或“百戏“之意以及与之相关的人的含义。

    行院之人既要承应官府,又要以色事人,但其“主业“却是以艺娱人。行院不等同于娼妓,二者之间只是“部分重合“;行院也不等同于乐人,而只是“下属于“乐人。

    这就好比,行业里的人类似女明星,尽管有时候可能也跑不掉潜规则的时候,但是大部分时候还是可以保持清白之身的。

    而现场的大部分名妓,其实都可以算作是行院中人,只有极少数人纯属于青楼。

    -

    等到那宇文柔奴上的船来,一众名妓们好不热闹的上前就是欢笑个不停,热情的打着招呼。而周围的所谓才子,文人们也是一个个绅士的紧。

    朱子龙没有过去,而是反而询问一些知情人和李清照,更多关于宇文柔奴的事情。

    毕竟,他和自己以后要探查的穿越者前辈有关系。

    要说有哪方面的关系,呵呵,当然不是血缘关系,而是男女关系了。

    这柔娘天资聪颖,娇艳可人,刚刚说有熟人帮忙脱离苦海,朱子龙也是打听出来了是怎么回事。原来就在前几年,因为柔娘的父亲和陈太医是多年的交情,陈太医听闻柔娘的叔叔将她卖到妓院了,也曾多年寻找,一直未果。

    他没想到柔娘就在京城的行院里,更没想到会突然地出现在他眼前。于是,陈太医立即托人找政府官员,打点银两将柔娘赎出了行院。

    她在陈太医那里打下手,得到了街坊四邻的普遍好评。再加上陈太医的亲自指导,很快就成为了女名医。

    最近更是与与苏东坡交情颇深的王巩相识相恋,这王巩可是个多产的作家,传世的作品有很多。当然,最重要的是,这货就是朱子龙之前在主神系统查询之中得知的,目前所知道的少数几个穿越者后代。

    和包绶差不多的人物,和他们呆在一起,朱子龙总感觉有一股舒服的感觉。另外,主神指导员也提示了,如果修改他们这些与之有关联的历史轨迹,会因为同盟后人关系,得到五到十倍之间的暴击点数奖励。

    也就是说,如果修改一个正常的历史名人的人生轨迹,会得到从几十到几百点不一的系统积分奖励的话。修改这些同为穿越者后代的名人人物历史轨迹,则会在这个基础上得到数倍,甚至于十倍左右的额外点数奖励。

    如此一本万利,事半功数倍的事情,自然对朱子龙来说是重中之重。

    苏迈显然是宇文柔奴的旧识好友,见宇文柔奴过来,关心的上前询问道:“柔娘去年陪伴王兄自广南风土,应是可好?”

    宇文柔奴却是笑笑后,平静的回答:“劳烦苏公子挂念了,此心安处,便是吾乡,何苦之有?”

    苏迈脸上的表情一时间感叹万分,少时,突然道:“常羡人间琢玉郎,天教乞与点酥娘。自作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好,好,好一个宇文柔奴也,待到王兄任期归满,与汝重聚,当为一番佳话!”

    窝槽!

    朱子龙的眉头抽了一下,做为现代网虫,他在以前经常能听到此心安处,便是吾乡之类的句子,但是却真不知道出处在哪里。

    现在穿越了,竞然当场亲身见证了这一名句,以及《定风波》一词的出世,真是牛比老大发了。

    -

    文会之事,自然和文有关。客套过后,很快有人将朱子龙刚才等等之事,也转知了宇文柔奴知晓。这让宇文柔奴对朱子龙也起了很大的兴趣,特别是几位姐妹个个都对朱子龙很是推荐。

    宇文柔奴很有一点自来熟的意思,过来见了朱子龙便上前道福:“奴家,见过朱公子。”

    “文会之上相逢,便是缘分,宇文大家请坐。我等早就等候多时,久仰甚久了!”有意结交于她的朱子龙,更为客气。

    又见其一直手拉一名幼女,直到此时也不曾松手,朱子龙好奇的问道:“不知这位垂髻及笄是?”

    “这是吾之恩人陈太医家的千金,名为玉华,执意要来文会上见识一下,不得以,多有打扰了!”

    “哦,原来如此,没事,没事!”

    那太医的女儿玉华,却是在众人聊天时,突然挣脱开来,走到桌前,正好看见刚才众人抄写的朱子龙所诵的论语注解新编。

    竞一字一字的在那里也认真看了起来,少时,这幼女玉华开口道:“柔娘姐姐,这注解很有几份新意,不过有些地方我看不太懂。还是你来看看吧,回家我还是看《金瓶梅》吧!”

    布!

    其它人还没反映过来,也不懂这幼女在说什么,倒是朱子龙立刻秒喷了一嘴的口水出来。

    唉呀,我的麻呀。怎么回事?

    这《金瓶梅》这本书不是明朝人写的吗?怎么会这太医的女儿,说要回家继续看金瓶梅?这时空错乱了,还是这本书其实早在宋代就有人写,只是后世的作者记载错误了?而且,你一个幼女看啥金瓶梅?

    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珠,朱子龙扭头看向化妆过后的李清照:“你可知《金瓶梅》这本书?”

    李清照摇头!

    朱子龙再看向苏迈和包绶,还有没有透露姓名的司马康那边。他们也是摇头!

    再看向其它周围的人,基本上都似乎不知道这本书。

    朱子龙深呼一口气,大步走到那幼女玉华面前,问道:“不知这《金瓶梅》一书,你是从何而得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