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主神王爷 > 第184章 文会!
    “二位公子可是前来开封,参加文会的?不若和我们一同前去如何,也算同车同路同道!”

    包绶越看朱子龙等人越顺眼,而苏迈似乎也对朱子龙的感观,提升了许多。想来也是,他苏家父几人,一直对朝中诸多弊端不满,也提出了许多大胆的提议,可惜皆没有受到重用。

    更为些不停的受到磨难,到最后还下了野,从此退出了官场。要说语出惊人,这苏家父子二人平时也是要有多大胆就有多大胆,之前稍有不服。现在发现朱子龙是同道中人,自然三观立变。

    而包绶一直以父亲包拯为自己的人生目标,包黑子是什么人,那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现在更是经朱子龙一验,原来是个穿越者,那就一切可以理解了。

    骨子里有不安定基因的包绶身为穿越者包大人的后代,自然也是胆子很大,看朱子龙很对眼,朱子龙也看他们很对眼。

    而此时,朱子龙瞧了瞧,心想,喝哟,我以为说出那些胆大的话,会吓倒别人。现在看看,人家一点也不怕嘛,看来是自己想到了。

    更有甚者,边上化妆后的李清照听说可能苏东坡,稍时也会来文会,更是表现的一副激动的模样。那表情,那眼色,一个劲的就是在催朱子龙,快快前去文会。

    于是,朱子龙亦然同意,顺道坐上了包大人的马车,大家一起前去参加文会。

    马车内,李清照一直处在异常兴奋的状态!

    朱子龙抽了抽嘴,想说什么又吞了回去。想想这小妞一直以来就是苏东坡的粉丝,又是去参加喜欢的活动,有此表现实属正常。

    历史上,只要提到苏东坡,李清照都很推崇,不敢直呼其名,而是尊称“苏公”、“坡翁”甚至“坡仙”。

    不过,朱子龙就算是知道如此,也还是多少感到奇怪:

    李清照是婉约派词人的代表,苏东坡是豪放派词人的代表;她和他虽然同在宋朝,但是一个祖籍山东,一个生在四川;一个在南宋成名,一个在北宋亡故。两个人从来没有见过面,彼此也没有什么亲戚关系。

    有必要脑残粉到这种程度吗?

    好吧,这可能和朱子龙从来在现代21世纪,不信仰任何明星有关。就算是看也只看女明星,而且是男人看女人那种眼神,绝不是粉丝。

    所以理解不了!

    -

    “苏公子,据说大宋才女李清照是你家的亲戚,是吗?”化妆过后的李清照突然在马车上,对苏迈说道。

    “我家亲戚?我怎么不知道?”苏迈两眼迷茫。

    “怎么不是亲戚呀,赵明诚的爹爹赵相,早年在秘书省任职。他有个同乡至友叫黄庭坚,是苏公的学生。她李清照仅是苏公学生的儿媳,若论辈分,李清照还是应该喊苏公一声爷爷的!”化妆过后的李清照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说道。

    刷的一下!

    朱子龙,苏迈,包括包大人在内,齐齐额头上滑下来一棵冷汗珠。

    这种拐了九九八十一道弯的亲戚关系也算的话,包大人感觉自己和苏家也应该是亲戚。朱子龙也感觉自己和包大人应该是亲戚,全国人民都是亲戚啊,我晕!

    这简直和后世21世纪,有人说,我爸爸的同学的表弟的朋友的妈妈的同事和你是亲戚,所以我也是你的亲戚。

    我了个去,这一刻朱子龙真想堵住李清照的嘴,你这乱认亲戚的就算是粉丝,也太过份了啊!

    你还能再扯淡一点吗?

    再说了,你和赵家都离婚了,你现在是自由人,这种赵家的亲戚关系,怎么能还认到你李清照头上来呢?

    摸了下有些堵的心口,朱子龙突然觉的,李清照这脑回路要这么来的话,你就算是跑到大奸臣蔡京家里去认亲戚,也能行的通呀。

    蔡京的岳父的爸爸名叫王珪,王珪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清官包拯的下属。包拯又是苏东坡的二伯父苏涣的老师。

    所以归结起来,李清照如果没有离婚的话,应该是苏东坡的二伯父(苏涣)的老师(包拯)的,下属(王珪)的孙女婿(蔡京)的政敌(赵挺之)的儿媳。

    另外,这个王珪的大女儿就是李清照的妈妈,所以蔡京的妻子跟李清照是表姊妹。换句话说,蔡京就是李清照的表姐夫或者表妹夫。

    汗!朱子龙是细思极恐,看了看边上还一脸激动的李清照,不知道这个关系要不要给她说明一下。

    这简直其实就是一家子亲戚的宫心计啊!

    算了,还是不说了。

    -

    很快,马车左转右转就到地方了。

    一下车,朱子龙的眼珠子就圆了,难怪总感觉有一股清新的风吹过来。原来是大河边,河上和码头上到处停满了花船和文船。

    这文会的活动地,是在船上?

    眼前这场景绝对比现代21世纪还要让人惊讶,毕竟后世已经很难看到这么多小船一起出现在码头和河面上,堵塞的水漏不通了。

    稍一打听可知,从山东到南方的各省份,士子和文人乘坐的各式华贵大船,几乎把河道堵满。

    只见那码头边上,还修起了临时的会场。现场更一片人山人海,连草丛中都坐满了人。但凡有空隙的地方,全叫这群服装华丽的所谓大宋精英文人们挤得满满当当。

    “朱公子,你看这几年一次的文会可盛大否?”苏迈很是激动的询问朱子龙。

    “甚好,肾好,真的肾好。”朱子龙连忙抽眉答应着,这半天都看不见边上有一个厕所的,参加这种活动真的要肾好才行。

    “而且,这TM的也太像春运等火车票的露天现场的,狗屁的文会!”朱子龙心里暗想着。

    边上的包大人和苏迈因为是文会主要负责人其中之一,不多时就有人迎了上来,客套过后送上了花名册。李清照瞧了几眼,朱子龙也用现在系统改造的过目不忘的眼神瞧了一会,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上面记载的,参加文会的里有名望的士大夫人数,就有两千二十五人,算上死忠的粉丝,总数更有数万人。

    显然,文会这个称号,已经成为一种品牌价值了。

    其它地方的一些小文会亦然多年来已经取消,更有诸多老牌文社,狠心砸碎自家招牌哭喊求兼并。那些普通成员们,更热情澎湃到疯狂,各种集会活动里人头攒动,组织者振臂一呼,立刻就是山呼海啸般阵仗。

    “如此创业奇迹,我怎么总感觉像传那个什么销?”朱子龙心里直发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