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主神王爷 > 第103章 要优雅,不要污的李师师!
    清晨的街道雾气迷蒙,开封城内各街道的房屋隐藏在薄雾中,像是一片海市蜃楼。

    刚刚初升的太阳洒下柔和的光芒,照在雾气上,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芒。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雾气是大宝剑最佳的遮羞布!

    透过马车的纱布,朱子龙以天眼视力远远的看见,天上人间果然与众不同。

    其它青楼这个时间点多半还没有营业,但是它这里却是二十四小时营业。就算此时是清早,仍然有花枝招展的俏丽女子,在大门口等着迎接四方来客。

    朱子龙穿着常服也不怕暴露,马车也不花俏,与金管家二人混在其它进入的客人当中,有模有样的进入其中。

    始一进入,内中隐隐有音乐,但音乐声很微弱。

    要了一个包厢,暗示跟来的一个手下帮闲,去打听一下西门庆的下落。朱子龙和金管家上楼,那龟公伸手撩开了厢房那锦缎制作的门帘,躬身说:“二位爷,里面请!”

    屋内的布置有点像日本的和榻,朱子龙是愤青,但是却不会在宋朝发小鬼子的火。因为,日本的和榻就是模仿宋代的餐饮风格,也就是小鬼子们的模仿对象。

    榻上有一张小桌,又摆了一个茶瓶,一个茶壶,一个小炉。炉上炖着一壶滚水,冉冉的正在缓慢的冒出白气。很有后世茶馆的意思!

    不得不说,古代的青楼就是类似后世现代,星级大酒店的意思。

    朱子龙从怀里掏出一粒眼屎大小的黄金(约一钱),塞给龟公,吩咐:“给爷弄些好酒菜来,另外,叫角儿来前,先叫一个嘌唱的过来,活跃一下气氛!”

    嘌唱,仅专业唱小曲的女子,这种习俗中国自古有之。

    少时,门帘撩开,刚才那个龟公满脸谄笑着:“二位爷,你们要的嘌唱以及茶师到了。”

    那茶师长的大众脸,朱子龙直接无视。但那唱曲的姑娘却是长的不凡,一袭白裙胜雪犹似身在烟中雾里,周身笼罩着一层轻烟薄雾,似真似幻。

    满头的乌发披散下来,如银河散落,眉如远山含黛,目似秋水如泓,鼻若明珠,唇似点绛,玉颊生晕,秀美无双。

    汗,朱子龙一阵惊讶,没想到天上人间光一个唱曲的姑娘,都有如此姿色?

    这容貌都只是比李三娘,柳月眉等人间绝色,略低两线左右而已。放在其它小青楼,只怕能当个红牌姑娘。

    到底是开封城前三名,数一数二的大青楼。比新进的排名在前十青楼之内的百花楼,强了不是一个两个的档次。

    这就是老牌企业的真正实力吗?

    果然姜还是老的厉害!

    不过想想也是必然,西门庆是何许色中狼者?他能专门寻来的地方,自然是青楼上品之地。

    -

    很快,弹琴唱曲之乐在房间里响起。

    只是,朱子龙还没听个几分钟,就让隔壁包厢里的男人声音吵的锁眉不止。他不由的用眼神看向了那名龟公,潜台词很明显,就是在说,你们这里的房间隔音,怎么会这么差?

    那龟公表情无奈,默默上前悄悄回答道:“二位爷息怒,最近李师师姑娘游访各大青楼,拥者数众不息。但凡等待者也是不足数之,今儿个轮到我们天上人间了。隔壁是几位官爷,果是激动过了头些,小的真是不好入内劝阻。”

    朱子龙一听心中一惊,李师师?

    那不就是自己便宜老爸皇帝,在外面包养的几乎公认的名妓小三吗?

    有皇帝这个金字招牌,就算没有名气,也是红牌中的红牌了。

    毕竟,是个人都会好奇心大涨,想见一见把皇帝都迷的晕头转向的女人长啥样。

    朱子龙自然也不例外,当下对隔壁那些许吵闹声不再在意。走出房间,只见三楼已挂上多条红幅彩带,上面写着:----《歌舞神仙女,风流花月魁。仙女谁家强,还看李师师!》

    好大气场,只是这诗好像不压意境呀?

    楼下厅内早聚了数十个公子哥,个个志在必得。李师师是清倌人,就算不能鱼水之欢,若得中意,对自认为才子的男人来说,也是一夜间身价培增的好方法。

    渡金,自古有之!不论男女,皆意动也!

    李师师人未到,先闻其音。

    只听得三楼一处最豪华的房间里,铮声响起。少时,李师师轻放甜嗓,抚琴柔唱。只听她唱道: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绮筵公子,绣幌佳人,缓揭绣衾抽皓腕,移凤枕,枕潘郎销魂。香囊暗解,罗带轻分……玉楼冰簟鸳鸯锦,粉融香汗流山枕。尽君今日欢……软玉温香抱满怀,阮肇到天台,春至人间花弄色。将柳腰款摆,花心轻拆,露滴牡丹开……”

    楼下众人听的如梦如醉,朱子龙则是暴布狂汗。

    李师师你的节操呢,曲子是不错的,如果是小白铁定听不懂。但是,我来宋朝也有些时日了,最近更是天天在研究青楼学问,你这曲子明显就是优雅污神曲啊!

    这算是要优雅,不要污,却是污在潜台词之下的真谛吗?高,实在是高!

    -

    “晚来一夜云雨,洗尽炎光。理罢笙簧,却对菱花淡淡妆。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笑语檀郎,今夜纱厨枕簟凉。不入汗乡,誓不还!”

    楼上李师师的污之神曲,还在继续。

    楼下的一众所谓公子哥,才子们,摇头晃脑的。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以为他们在学圣人言,却其实是在听污山风云录。

    朱子龙有种不忍直视的感觉,好不容易压住自己想吐血,脱口而出大笑三声的冲动。

    却听李师师在屋内,突然柔声道:“哥哥来了,师师初来乍到,能会哥哥这等人物,也是心慰。先为哥哥抚琴一曲,再行厮见。妈妈且去楼下传个话,就说今儿个到此先止!”

    这声音越说越小,明显是有人从后门,或侧门先行进了李师师的房间,突然让她心生意外。

    众人听的耳朵竖起,朱子龙更是目瞪口呆。

    李师师这「哥哥」二字,叫得好生柔腻,听得人是骨头先自酥了一半。

    有女干情,有女干情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