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是仙凡 > 670 服用化神灵膏
    蓬莱仙宗,上千座大小灵峰众星捧月一般环绕一座数十里方圆,高达万丈的巨峰——神山。

    虚无缥缈的灵雾云气,终年笼罩着神山的半山腰,仙灵之气盎然。被太阳一照,犹如漫天金色霞光笼罩。

    山腰云雾缭绕之间,灵鹤飞舞,山涧灵溪活泼跳跃,仙台灵阁隐约可见,恍若天上仙阙。

    神山内药园遍地,千年灵药比比皆是。此地的药园,都是蓬莱仙宗的宗主亲自打理,旁人根本无法进入。

    神山之巅,终年无人进入,仿佛岁月凝滞,万古如一。

    千阶石阶之巅是一块巨大的平地,有一座古老的石洞,乃是老祖闭关隐居之地。

    石洞外有一株古老的桃花树,传说是万年仙树,冠遮天蔽日,桃花灼灼犹如红色霞云,笼罩大半山巅。

    苏尘正站在树下,恍惚回到了数十年前,忆起了当年他血燃登上神山之巅,意外见到姜东冉老祖的场景。

    姜东冉老祖因为昔日少年玩伴庄绿旖,对他格外高看了一眼,叮嘱他助庄绿旖去转世。

    说起来,庄氏家族,在蓬莱仙宗也是一个大族。

    “千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万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小冉,当年你独自一人归隐蓬莱仙宗,定然很是孤独寂寞。”

    庄绿旖也在旁边,抚摸着万年桃花树,痴痴许久,也是一声轻叹。

    姜东冉活了千年,最后的那些年,太寂寞了。千年老祖活到最后,身边连一个能说话的故友都没有。

    好在,她见了他最后一面。

    她此生也算幸运,遇到了苏尘哥哥,遇到了阿奴姐姐、桃夭妹妹这两个好姐妹,却也不必再去体会那寂寞如雪的心酸。

    桃花树下,有几张古色古香的石桌和石椅,桌面摆着对弈棋盘棋子。经历不知多少年的风吹日晒,斑驳陆离,苔蔓横生。

    阿奴、桃夭在石椅坐下,闲暇时候在这桃花仙树下饮桃花酒,对弈弹情,倒也颇为惬意。

    “咿呀,好大的桃子,快赶上一个大西瓜了!”

    苏东破好奇的东张西望,发现桃花树上长满了诱人的大红桃子,不由跳了起来,摘了一颗西瓜大的灵桃,双手抱着,张嘴便咬,鲜嫩灵香的桃汁留的满口都是。

    他两眼放光,“嗯嗯,好吃,好吃!弟弟,你也尝尝。”

    弟弟苏西破也连忙接过来,袖子擦了一擦,塞进嘴里。

    他合不拢嘴吧,狼吞虎咽和各个吃了大桃子。

    这也不怪他们不懂规矩,在周庄老家,苏仙府种了一大片桃子树,上面的桃子都是想吃随便摘,也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

    ‘哎呦,这可是三千年灵桃,是老祖给金丹长老做赏赐用的!’

    ‘小祖宗,摘不得啊!’

    姬振道张大了嘴吧,不敢吭声,心痛的要死。

    这桃花仙树上的桃子每一颗都是有数,被一册仙桃薄,详细记载其年份。大部分的桃子的寿命,比他这个宗主还长几倍,甚至要超过元婴老祖。

    只有在蓬莱仙宗数百年一次的盛大宴会,或者是给金丹长老赏赐,招待其它仙宗贵宾的时候,才偶尔摘那么一两颗来撑场面。

    连他这宗主,没有老祖的允许,都是绝对不敢去摘。

    厉行风瞪大了一双眼睛,暗叹低头,不忍去看。

    唉,三千年灵桃被这两个炼气期的小屁孩吃了一个,暴殄天物啊!

    苏尘见姬振道、厉行风一副肉痛的摸样,也知道这些灵桃异常珍贵,摇了摇头。

    他抬手打了两道法力入两兄弟的体内,护住他们的灵脉,免得被异常充沛的灵气给折磨。

    他轻喝斥道:“吃一颗灵桃就够了,别再摘了!振道、行风,你们先带他们两个下去吧,好好管教。”

    “是,师叔!来,东破,师父家中还有一些好玩的玩意,我们去看看。”

    姬振道连连点头。

    随后,他和厉行风大长老,带着这两个吃的肚子滚圆的好奇小祖宗,匆匆下神山而去。

    ...

    阿奴、桃夭、庄绿旖等老祖在神山的宫殿住下,厉行风亲自带了一些筑基修士修建新的行宫,好让她们住的属性一些。

    苏尘则进入石洞,正式开始闭关,准备服用化神灵膏冲击化神境界。

    这一界,没人能将它炼成化神丹,也不知该如何炼药。所以这化神膏只能切片,生吃。

    苏尘从巴掌大小的化神灵膏,用五阶秘金之剑切下一小薄片,含入嘴中。

    入口的时候,感觉到有些油腻。这是化神鲲圣尊体内分泌的灵膏,油腻也是正常。

    但是细细一嚼!

    韧!

    韧性十足,他这元婴老祖居然咬不动。

    只能含着。

    过了几个时辰,慢慢的开始渗出清香。这股香气,醉人心魂,几乎深入骨髓。

    苏尘将那小片化神灵膏,细嚼慢咽。

    化神灵膏化为灵液,少量入腹内,消化的极其缓慢,丝毫不剧烈。不像其它的结金丹一样,洗髓易经,反应非常强烈。

    苏尘细细体会着,有些诧异。

    光这一小片,就要吃十天半个月。估摸着,消化这一块巴掌大小的化神灵膏,至少要耗时一年之久。

    突破化神境界,至少要一年之后了。

    ...

    孙真长老没有像姬振道宗主、厉行风大长老一样跟在苏尘后面,费尽心思去拍马屁,讨好老祖宗。

    没这个必要,他孙府有以前的人情在,比拍马屁好用多了。

    他匆匆回到孙府,和孙夫人商议要事。

    “夫人,这是咱们孙府一个大好机会。抓住这次机会,我们孙府再出一位金丹修士轻而易举。”

    孙真急切道。

    孙夫人有些别扭,不太愿意去找苏尘。

    以前她是以师娘的身份,笼络还是筑基境界的弟子苏尘,让他和孙家多亲近一些。

    但现在,苏尘已经是高高在上的蓬莱老祖,身份完全不一样了。

    她眼下再去,就不是谈感情,而是拿以前的交情去换好处,就未免显得市侩。

    她好歹也是世家女子,要些脸面。

    孙真连忙道:“我们以前也不是没给老祖好处啊!夫人,你想想,当初见面礼的时候,给了苏老祖什么好宝贝?对他日后的修炼有多大的作用?这可都是实打实的情分啊!

    这份人情现在不用,以后苏老祖离开,想用也用不上了。”

    孙夫人轻哼道:“你还好意思说,自己兜里的好宝贝一件都舍不得给。还是我,特意从仓库里,找了一些几十、上百年,无人问津,封尘已久的古物。我也就挑了几样自家用不上的给了他,一份《葫芦斩仙剑诀》、一枚发不了芽的神秘种子、十多粒不知用途的异虫卵。你说,这点东西,你自己都用不上,在老祖哪里能算多少人情?”

    “夫人,此言差矣!东西虽然不怎样,但你这份心意,那是绝对够了。我这四百六七岁,也没多少年可活了,总要给你们都安排好。”

    孙真苦道。

    早知道有今日,他当初兜里再好的宝贝,也会掏出来给了。等到今天苏尘成祖,能换回多大的人情啊!

    孙夫人也是叹息。

    孙府过些年,没了孙真这个金丹长老顶梁柱,孙青宁又始终无法缔结金丹,孙府上下怕是要日子艰难了。

    孙府以后想要过得好,还得苏老祖帮衬一把。

    她终究经不住孙真的软磨硬泡,舍下脸面,答应了去神山走一趟,求些人情好处回来。

    当然,要把孙青宁、孙若香也一起带上,反正都是去求一个人情,干脆一次求了,免得分几次去求,让苏老祖心烦。

    ...

    神山之巅。

    “孙府孙夫人,携孙青宁、孙若香求见。”

    石洞外面,桃夭来禀报。

    苏尘正在闭关消化化神灵膏,听到说孙夫人和孙青宁兄妹二人来了,却也在意料之中。

    孙夫人此番的来意,他当然十分清楚。

    孙府上下是个什么情况,他早在数十年前就了解。外表依然看着十分光鲜,但是离孙真的大寿一天天近了,府内上下都急的热锅蚂蚁一样。

    此刻孙夫人携孙青宁、孙若香找上门,自然是想来求些好处回去。

    苏尘不由寻思,当年孙夫人送了他三件灵物见面礼,怎么还这个人情。

    《葫芦斩仙飞剑诀》!此诀他以前筑基境界的时候用过一段时间,颇为顺手。后来金丹、元婴,就用的少了。

    那些噬灵飞蚁卵是个好东西,起了大作用,他到元婴境的时候依然还在用。甚至给阿奴用来助她渡劫。

    孙夫人自己不知道哪些噬灵飞蚁起了多少作用,但是他心里知道。

    这个人情肯定要还,也好了解了这份因果。

    另外,还有一枚神秘种子,丢在灵山之中至今没发芽,这个暂时不算。

    苏尘想了想,心中已经有了主意,用一口小宝箱装上几件自己如今用不上的小灵物。

    他这才道:“让她们三人进来。”

    不多久,孙夫人携着孙青宁、孙若香便步入洞府内。

    孙夫人依然是当年那副雍容贵太多夫人摸样,风韵不减当年。孙青宁、孙若香年约近百,对于筑基修士来说也算是还年青了。

    “孙氏妇人,叩见师叔祖!”

    孙夫人朝正在打坐的苏尘,行了一个大礼,神情颇有些忐忑和难为情。

    “参见师叔祖!”

    孙青宁、孙若香也跟着拜了一礼。

    孙若香望着苏尘老祖,心思复杂,百味交杂。曾经她也和苏尘一起执行任务,甚至被孙夫人逼着相过亲,但她当时还不乐意。

    如今,她已嫁为人妇,纵然再多的念头,也是迟了。

    “师娘,您来了!”

    苏尘看了她们三人一眼,笑道。

    这也是他在还完人情之前,最后一次,称呼师娘了。

    孙夫人顿时神情惶恐,连忙再拜道:“师叔祖,万万不可如此称呼!小妇承受不起。”

    苏尘摇头道:“我这人念旧,师娘当年待我是真的如师娘,我自不会忘了师娘的情义。当年你给我一份见面礼,我至今未曾还礼。这口小宝箱,便算是我赠还给孙夫人的礼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