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夏王侯 > 第696章 岁月禁
    墨山寄语峰,满目的疮痍,一场惊世大战,象征墨门千年辉煌的名峰,一夕尽毁。Ω笔趣 』阁Ww』W.』BiQuGe.CN

    寒风吹过,尘沙飞舞,死寂的山上,再无丝毫生机。

    这一刻,虚空卷动,一位身着银灰色大氅的男子走出,目光看向下方被大战之后的墨门遗址,一抹流光闪过。

    “真是让人惊讶的凤凰”

    整个寄语峰上,大地尽数被天火焚成焦土,晓月楼主走在其间,感受着周围若隐若现的炙热气息,心中感慨异常,若是他没有猜错,这些火焰应该都是风水禁地深处的天火,凤凰竟是将它也带出来了。

    火中神明,果然名不虚传。

    查看许久,晓月楼主转身走向墨门秘地,待看到九座被破坏的石门后,眸中一丝丝光华再起升起。

    墨门之主,你真的死了吗?

    片刻后,虚空晃动,晓月楼主身影散去,消失不见。

    ……

    谧水河上,水波轻绕,红衣现身,回到画舫之后,便再没有出来。

    河畔,已练剑许久的音儿坐在河边,一边踢踏着湖水,一边看向湖中画舫,开口道,“小师娘,宁辰没事吧?”

    “没事”

    阿蛮轻声应道。

    画舫内,凤元魔气翻涌,重创的双身全力疗伤,前路艰险未可知,容不得丝毫懈怠。

    一日,两日……整整三个月的时间过去,知命始终不曾再走出画舫,唯有那越强烈的真元波动不断从画舫中散出,荡起一重又一重浪涛。

    先前还有些担心的音儿,在感受到画舫中渐渐稳定下来的气息后,小脸上又再度恢复笑容,练完剑后便拉着灵芝跑的无影无踪。

    阿蛮站在河畔前,安静地看着湖中画舫,灵秀的双眸宛如湖水一般,看不到丝毫杂质,既然做出了选择,便一往无悔的走下去,这是他教她的。

    同一时间,就在知命疗伤的数月内,墨主陨落的消息迅传遍红鸾星域,无数强者为之震惊。

    星域深处,红鸾星上,王境震动,被毁去初口的太虚神境前,虚空晃动,一道道恐怖的气息走出,众强之后,一位身着广寒裙的美丽女子现身,眸中之恨,浓烈的让人浑身寒。

    谎言中的谎言,是谁欺骗了谁,这一刻都已不再重要,唯有满目的恨,掩去了心中的情。

    情之一字,看得太轻,伤人,看得太重,伤己,王女红鸾,知之太晚,刻骨铭心。

    “红鸾,你”

    眼见王女一出来便要离开,瑶姬王妃神色一凝,然而,在看到前者眸中难以化解的仇恨时,不禁轻轻一叹,道,“你去吧,一切小心,现在的他,可能更强了”

    红鸾王女什么也没有说,莲步一踏,化为流光远去。

    墨主陨落,王境解封,整个红鸾星域势力格局剧变,红鸾境王与众祖走出不久,立刻对外扩张,争夺了大变之后的一杯羹。

    多日间,寄语峰上,一位又一位强者到来,只是,被天火焚过的墨门遗址,一切痕迹都已难以辨认,除了能为神秘莫测的晓月楼主外,谁都没有看出墨主之死究竟是何人所为。

    时间如流水,不知又过了多少日夜,谧水河畔,寒冬来至,大雪从天而降,将谧水周围尽化素白世界。

    昔日一到冬季就结冰的谧水河,今朝却是依旧水波荡漾,湖心画舫,静静飘荡,从来不曾靠岸。

    大雪之后的一天,画舫外,大伤初愈的知命走至船头,目光看着外面的大雪,尚且还有些苍白的脸上闪过一抹微不可查的怀念。

    又快要到一年新春,好久没有回去,馨雨他们还好吗?

    画舫中,穿得跟粽子一般的音儿小跑出来,浑身包的严严实实,小手抓住前者的大手,嘻嘻笑道,“给你暖暖”

    宁辰回过神,面露温和之色,道,“最近练剑练的怎么样了?”

    “有小师娘呢,你就别管了,好好养伤哈”音儿娇声道。

    宁辰轻轻一笑,的确没有再继续问,目光看向远方,安静而又平和。

    音儿陪在一旁,小鼻子冻得通红,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也随着看了过去,虽然不知道前者在看什么,不过,管它呢。

    西边,夕阳渐落,落日余晖洒落湖水,倒映出美丽的余韵。

    画舫中,阿蛮掀开船帘走出,看着站在船头的一大一小两道身影,轻声道,“灵芝的父母邀我和音儿过去,你一起来吗?”

    宁辰回过身,轻轻摇了摇头,道,“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

    “嗯”

    阿蛮轻应,上前牵过小丫头,旋即认真地看着前者,道,“早些休息,暂时不许再打架了”

    “恩”

    宁辰点头,应下。

    两人离开,朝着万家灯火的方向走去,寂静的谧水河上,只剩下红衣静立,看着远方,许久之后,轻轻一叹。

    “宁小兄弟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多愁善感了”

    就在这时,湖面上,虚空卷动,一道银灰色大氅的身影走出,开口道。

    宁辰目光移过,看着来人,平静道,“楼主真是神通广大,想不到连这里也能找来”

    “过誉,宁兄才是真正的深藏不露,墨主的实力连本楼主都十分忌惮,最终却还是死在了宁兄手中,当真让人意想不到”晓月楼主面露笑容道。

    宁辰闻言,眸子一眯,旋即很快恢复,淡淡笑了笑,道,“楼主何以断定墨主是在下所杀?”

    “就像吾能断定你在这里一般,不易,却也不难”晓月楼主微笑道。

    “前辈之能,在下佩服”

    宁辰听过,弯腰行了一礼,道。

    晓月楼主见状,脸色一怔,立刻避开,不肯受礼。

    “宁小兄弟,本楼主还不想折寿,你这声前辈,本楼主可受不起”晓月楼主面露后怕之色,道。

    “呵”

    宁辰淡淡一笑,道,“楼主是武道前辈,怎会受不起此礼”

    “本楼主若是武道前辈,那杀掉连本楼主都忌惮的墨主的你,岂不是前辈前前辈,我等谁都不占谁便宜,还是平辈论交的好”晓月楼主笑道。

    “一切依楼主喜好”

    宁辰应了一句,没有在这个话题多做纠缠,问道,“楼主来此,应该是有要事要谈,直说吧”

    晓月楼主闻言,神色也认真下来,道,“本楼主前来,是有一件交易要与宁兄相谈”

    “楼主请言”

    宁辰眸中闪过异色,道。

    “本楼主想向宁兄讨要三尺不死蟠桃树的桃木”晓月楼主正色道。

    听过前者的话,宁辰眸子凝下,道,“楼主既然知晓神树在我手中,就应该知晓此树对在下的重要性,任何有损神树的交易,在下都不可能答应”

    “吾明白,不过”

    晓月楼主话语微顿,继续道,“少了三尺蟠桃树的桃木,此神树最多也就是损失一部分生命灵能,并不会就此死去,只要好好养复,依旧能恢复如初,而且宁兄如今拿到了瑶池水,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应该便是那漫长的九千年岁月吧”

    画舫前,宁辰静立,默默听着前者所言,没有插话。

    “在商言商,宁兄的三尺桃木,本楼主自然不会白拿,作为回报,本楼主可以透露宁兄一个有关岁月禁的消息,这个消息再过一段时间宁兄应该也能听到,不过,情报么,先别人一步才会有更大的价值”晓月楼主平静道。

    听到岁月禁三个字,宁辰身子一震,目光看向前者,道,“拥有岁月禁的那个人出现了?”

    “原来宁兄也听说过此人”

    晓月楼主点头,道,“远古战场,这个地方不知道宁兄可否听说过?”

    宁辰摇了摇头,道,“没有”

    “灵虚,红鸾,诸天,紫薇等十数个星域的至强者不久前联合宣告了此地,并将前往此地的星域图给了各个大星的顶级大教,只要有人能现找到这个远古战场,各大星域的至强者便会送出三样至宝,其中之一,便有此岁月禁”晓月楼主认真道。

    “有何限制?”

    宁辰没有冲动,冷静问道,这样的事,那些至强者们不自己动手反而找别人代劳,其中定然有着猫腻。

    “原因他们没有说,但,此次只允许年纪不足百年的武者前往,任何违背规则之人,都会遭到这些至强者击杀”晓月楼主应道。

    “真是明知危险,却又不得不踏上的一条路啊”

    宁辰轻轻一叹,没有再多说,掌元一翻,强大的吸力传出,顿时,河畔之上,神树震动,一块三尺神木破体而出,飞向湖心。

    神木离体,神树光芒顷刻黯淡许多,生命灵能大损。

    晓月楼主接过神木,旋即右手挥过,一卷古迹斑驳的羊皮纸出现,飞向前者。

    “这便是星域路线图,趁着知晓此消息的大教尚且无几,宁兄还是早些动身吧”晓月楼主平静道。

    “多谢提醒”宁辰点头道。

    “那吾便预祝宁兄能早日得偿所愿,后会有期了”

    话声落,虚空卷动,晓月楼主身影淡去,渐渐消失夜色之中。

    宁辰目光看向远方正走来的两位女子,轻轻一叹,前路风波不止,让她们一直跟在身边真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