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夏王侯 > 第692章 最后之战
    天语峰上,雪花飘落,摇曳的杏树下,一朵朵白花飞扬,雪花白花,再难分辨。笔Ω趣阁WwΔW. BiQuGe.CN

    魔者怀中,天语凋零,九天雷霆大作,声声悲恸,是天语将要回归天地的悲声。

    点点散离的星光,如此耀眼,女子抬手,将最后的本源融入了前者体内。

    “将它交给音儿”

    虚弱异常的声音,已几乎微不可闻,天语者双眼缓缓睁开,淡看人间最后一眼,欣慰而又平和。

    “记得,永远不要恨自己”

    话声方落,星光消散,重归天地的天语,不悔人间一程。

    失心的魔,身子不断颤动,或是记忆的促使,或是身体的本能,一瀑白花飞起,掩去魔者血红的双目。

    谧水河,画舫飘荡湖心,画舫中,阿蛮细心地教授小女孩练剑的功法,美丽的容颜,美丽而又温和。

    皎月高挂之际,湖面上,虚空卷动,一抹黑衣身影走出,看着眼前画舫,凝如深渊的双眼,黑暗的让人心悸。

    画舫内,阿蛮有感,抬手轻轻拍了拍小女孩的脑袋,嘱咐了一声,旋即迈步走了出去。

    “凤身去了哪里?”魔身开口,道。

    “墨星”阿蛮平静应道。

    “多谢”

    魔者应了一句,脚步一踏,消失不见。

    “谁啊?”

    音儿走出,看着已空无一人的水面,不解道。

    “问路之人”

    阿蛮回过头,轻声道。

    墨星,风水禁地,凤身进入已不知几时,禁地深处翻涌的火焰越来越少,不断向着中心收缩。

    夜幕降临之时,红衣走出,一身浴火,压制不住的剑意不断震荡,分开禁地,斩出一条生死路。

    墨山,寄语峰,墨主双眼睁开,看着远方,一道道光华闪过。

    终于来了。

    虚空卷动,红光汇聚,凌立虚空的红衣身影,手中星魂血红耀目,杀机丝毫不敢。

    “本座的好徒弟,你准备回来交出性命了吗”

    道台上,墨主起身,顿时,风云涌动,七彩霞光,照亮百里。

    “今日,新仇旧怨,用你的血,一点一滴尽数偿还”

    话说落,红衣身动,剑随身行,流光一瞬,剑开黄泉。

    怦然一声,掌剑度交锋,余波四荡,一道道剑光不断散离,飞向远方。

    近身之战,招招封锁出手之机,快至目不暇接的剑,血光灿然,一剑快过一剑,宛如疾风暴雨,不留丝毫间隙。

    “有进步,可惜根基还是太弱”

    墨主硬接一剑,旋即反手一掌,怦然震退前者。

    “仙术,惊虹”

    抬手一指,一指惊虹,破空而出的虹光,分开天地,直达知命身前。

    “四象封神”

    四象再现,凤凰化神,返祖登临神域的刹那,红衣消失,剑锋倾目,沦亡一息。

    刺啦,一声衣帛撕裂的声音响起,墨主侧身避开剑光,掌凝仙元,拍向前者。

    轰然惊爆,山石塌陷,红衣掠过,后方,七彩光华摧山裂石,将第五峰彻底夷为平地。

    回转的剑光,再度掠至,剑光腾耀,凌厉逼命。

    不死不休的战局,再不容对方得见天日,不断交错的身影,带出一抹抹耀眼华光,剑声鸣,声声是恨。

    “九阳焚天”

    天书再现,九阳腾空,随剑而动,剑光过,神阳焚天煮海。

    墨主身影闪过,避开剑光,抬手凝元,仙术开天。

    惊天一声爆,七彩滚滚,湮没九阳,余波加身,凤凰顿时受创。

    溢流的鲜血,顺着剑锋不断淌下,剑者却如若不知,瞬身而过的红光,更添三分狠厉。

    战斗方始,便至白热,越战越是骁勇的身影,伤势强压,鲜血自吞,飞舞的血,如此刺目,一口剑,快至沦亡,誓将罪者送黄泉,生死路上,祭奠诸峰。

    “剑式,龙虎啸”

    星魂舞动,剑上龙虎奔腾,借相为力,龙腾虎啸,冲向前方老者。

    神域之招,威势截然不同,墨主神色微凝,掌上七彩汇聚,一尊七彩神阳腾起,撞向龙虎。

    双招对碰,龙虎撼神阳,山体难承恐怖神威,迅崩溃。

    陷落的山体,一方方山石不断裂开,滚滚而落,砸出漫天尘浪。

    余波中,飞溅的朱红难掩彻骨的杀机,剑光掠过,无情逼命。

    墨主侧身避过剑光,旋即抬手抓向前者手中剑锋,强者之争,斗智斗勇,一旦剑者失剑,顶峰两字,不过笑话。

    “江山易手”

    眼前前者夺剑,宁辰冷声一哼,手中剑锋转过,锋芒盛极,挥斩而过。

    倾目之间,血花四溅,墨主一手染红,夺剑失败。

    挥手封住伤口,墨主眸光凝下,眼前九子,的确与之前不同了。

    不愿久拖,七彩转阴阳,墨主双眸瞬变,周身黑白两色光华大盛,恐怕的气压荡开,诸峰剧烈摇动起来。

    宁辰见状,神色凝下,左手一握,青霜现世,无边冻气,急剧扩散。

    阴阳开阵,太极阵图升腾入空,两仪光华照下,相生相克之力,更添神域威能。

    “仙术,阴晴圆缺”

    阴阳仙术再现,洪涛暗流如浪翻涌,黑月降临,恐怖的法则之力降临人间。

    下一刻,黑月崩解,随之而来的震撼一幕,整个墨山诸峰急剧崩塌开来,月缺,天地同沉。

    崩溃的黑月撞上太极阵图,隆隆震动,响彻寰宇,一片又一片虚空应声陷落,无尽虚无不断吞噬周围光华,形成一片绝对的黑暗。

    余波中,红衣飞出,鲜血尽染身,铿然拄地的剑,鲜血泊泊流淌。

    “没气力了吗?老九,你的成长的确出本座预料,但,仅限于此了”

    墨主一步步走上前,一黑一白的眸子冷漠而又无情,现在,该拿回属于他的东西了。

    翻掌按下,阴阳缭绕,化为一股恐怖的吸力吞噬向眼前九子。

    “剑法”

    危机之刻,红衣手中拄地的剑锋消失不见,再凝形便是凶威滔天,诛仙现世,神威荡开,天毁地倾。

    “龙凤天葬”

    神域之剑,龙凤交腾,携葬天之威,冲向前者。

    近在咫尺,来不及避开,墨主眸子一沉,双掌撼动龙凤,但感一股雄浑无匹的杀气透来,身体顿时滑出数十丈。

    一滴滴滴落的鲜血,染红双臂,墨主脸上杀机毕露,挥手封住伤口,踏步掠身上前。

    掌元拍出,黑月寒气狂啸崩腾,吞没向知命。

    掌威降临,红衣掠动,错身而过,诛仙剑上风云惊,一剑凌华,万丈虚空轰然崩塌。

    惊世骇俗的剑威,再现上古时期神兵风采,镇守东仙界的绝代凶兵,爆出最恐怖的一面。

    凶煞之气疯狂卷动,遮蔽天月,缭绕知命周身,剑过一瞬,九天悲鸣。

    “原来东仙界的诛仙剑在你手中”

    眼见仙剑之威雄浑霸道,墨主脚步退出,避开仙剑锋芒,旋即周身一尊白阳腾起,化为开天之焰,降临人间。

    神焰降世,湮没红衣,然而,火中神明,何惧神焰,瞬身而过的红衣,突破束缚,剑锋再度掠至。

    墨主踏步,双手并合,硬接仙剑,转动的阴阳,不断消耗仙剑之力。

    “天龙震”

    咫尺之间,龙啸于野,宁辰剑上,青龙冲出,轰然冲向前者心口。

    “呃”

    剑气入体,鲜血飞溅,墨主脚步连退,空门大开。

    “一剑,无形”

    机会出现,宁辰身动,纳九州之雄威,转八荒之剑英,致命一剑,贯体而入。

    一声闷哼,血花喷涌,如此刺眼,枭雄末路,黄泉收魂。

    贯体的仙剑,鲜血不断淌落,毁去了心脉,神鬼难救。

    难以置信的苍老双眸,看着贯体而入的剑锋,墨主口中不断咳血,双眸的黑白渐渐消失。

    “吾算对了一切,唯独算错了你”

    墨主目光看向眼前红衣年轻人,缓缓道,“能否告诉为师,你到底什么来历?”

    “黄泉之下,去问阎王吧!”

    不容局势生变,宁辰手中剑锋一转,瞬毁前者一身武脉,喷涌如泉的血水,雾了漫天,雾了双眼。

    “呃”

    痛苦的闷哼响起,墨主身体再难撑持,双膝怦然跪下,一身浴血,染红身下大地。

    “呵呵……”

    白袍血染,墨主却是突然大笑起来,周身鲜血喷涌而出,洒落如雨。

    宁辰皱眉,诛仙横过,一剑断罪。

    “老九,见过真正的天地真理吗!”

    怦然一声,掌元挡仙剑,应声炸开的肉身,漫天血骨飞散,落雨中,一道浑身沐浴在神光中的身影出现,前所未见的恐怖压迫力传出,瞬间震飞眼前红衣。

    数十丈外,宁辰踉跄稳住脚步,看着前方之人,面露震撼。

    真境!

    冥殿地域,太初禁地,最深处,天地裂开,一道震天动地的身影走出,骇人威压,席卷万里。

    不同的时与空,真境同现,出认知的力量,化为异质的威压降临人间。

    王者回身,眸子微微眯起。

    “剑者,冥殿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走出的身影,看着眼前剑中王者,淡淡开口道。

    完全不同以前的强者,身在天地,却仿佛越天地,雄浑无比的威压若隐若现,压的时空都悲鸣起来。

    “终于,等到了”

    看着眼前之人,王者嘴角少有的露出一抹微笑,手中仙剑轻鸣,显示着内心的愉悦。

    “这一次,莫要再让本王失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