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夏王侯 > 第679章 天语有情,岁月无情
    李家村,天语相问,震惊两人。笔趣阁WwΩW.ΔBiQuGe.CN

    毫无征兆的问题,让人一时难以反应,音儿回过神,下意识看向身边之人。

    看着小女孩的目光,宁辰轻轻一叹,轻声道,“音儿,这个选择要自己来做,我不能帮你做主”

    音儿小脸上露出一抹迷茫,看向眼前女子,不解道,“为什么会选我?”

    “天语者,要能承受众生之苦、众生之福,人心善恶,复杂多变,你能承起,便是最好的人选”天语者平静道。

    “宁辰也行啊”音儿道。

    “他不行”

    天语者摇了摇头,道,“他手上沾染了太多人的鲜血,即便是善,也会遭到天地的排斥,这是不可能改变的事实”

    音儿脸上露出为难,小手抓住身边人的手臂,一时间难以回答。

    “人间从来不可能同时出现两个天语者,此事是否为真”宁辰看向前方女子,眸光凝下,道。

    “恩”

    天语者点头,应道。

    宁辰闻言,心中一股不好的预感升起。

    “不必多想,那一天还不会立刻到来,至少,我也会等到音儿真正成为天语者的那一天”女子神色平静道。

    宁辰目光看向身边的小女孩,这件事终究还是要音儿自己做选择,他不能代为决定。

    “我能想想吗?”音儿小手紧了紧,道。

    “嗯,仔细考虑吧,考虑好了来天语峰找我”

    女子应了一句,没有再催促,身影渐渐淡去,消失夜色之中。

    天语者离开,李家村中众多村民方才从震惊中缓缓回过神来,看着风雪下的两人,目光既敬畏又紧张。

    妇人身边,小男孩挣脱前者的手,小跑到两人身前,道,“音儿姐姐,你是神仙吗?”

    听到这稚嫩的问题,音儿从内心的纠结中回过神,看着眼前眼神纯净的小男孩,脸上带上一抹笑容,道,“姐姐不是神仙,只是一个修炼之人”

    “那姐姐能教我修炼吗?”小男孩眼睛中尽是期盼道。

    音儿一愣,未能马上回答。

    “小圆,不要胡闹”远处,妇人赶忙走上前,轻声呵斥道。

    小男孩脸上露出一抹惧意,退后半步,不敢再多问。

    音儿见状,蹲下身子,揉了揉小男孩的头,道,“小圆真想学武的话,就赶紧长大,等你十五岁时,若还是想要习武,姐姐便回来教你,好不好?”

    “好”

    小男孩使劲点了点头,道。

    “音儿,我应该对你说过,不要轻易许诺,但是承诺的事,就一定要做到”一旁,宁辰平静道。

    “恩”

    音儿颔,轻声道,“我会记得的,带他十五岁时,我会回来一次”

    “嗯,走吧,时间已不早”

    宁辰说了一句,旋即转身离去。

    “李婶,小圆,你们多保重,再见了”

    音儿朝两人挥了挥手,小跑追了上去。

    看着两人离开,妇人轻轻叹了一声,传说果然没错,这些神仙一般的人,非是凡人能够接触。

    小男孩倒是没有在意红衣年轻人表现出的冷漠,纯净的目光看着两人,尽是羡慕和期盼,还有五年,他要快快长大。

    妇人没有看到,小男孩也没有看到,红衣转身离去之时,一丝丝红色光华无声无息没入了小男孩体内,滴水之情,涌泉相报。

    夜色中,音儿抓着前者身边之人的手,小声道,“宁辰,我不想当天语者”

    “为何?”宁辰平静道。

    “就是不想”音儿没有解释,应道。

    “随你”

    宁辰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没有勉强,道,“此事并非急在一时,等你真正做好决定,再与我说”

    “嗯”

    音儿轻声应道。

    远去的两人,渐渐消失在夜色中,冷风吹过,雪花扬起,遮蔽九天寒月。

    灵虚星域,陌生的地界,阴气弥漫,灰色雾气中,一座亘古长存的宫殿坐落其中,大地隆隆颤动,下一刻,一道威压的声音响起,“朱雀”

    一语落,虚空转动,一道浑身笼罩在雾气中的身影走出,开口道,“属下在”

    “去红鸾星域带凤凰回来”威压的声音再次响起,道。

    “是”

    朱雀冥将平静领命道。

    阴气归拢,重新遮掩了大殿,朱雀冥将转身离开,朝着红鸾星域赶去。

    朱雀冥将消失不久,又是一道雾气缭绕的身影走出,后方,威严的声音响起,道,“青龙,你跟着朱雀,若是出现问题,你便亲自出手”

    “明白”

    青龙应下,迈步跟了上去。

    青龙,朱雀,冥殿四大冥将排行前两位的顶峰强者,每一位修为都在实境之上,尤其是青龙,更是四大冥将之,实力不可测度。

    红鸾星域,天语峰,杏花树下,飘扬的白花,如此洁净,如此美丽,宛如树前的女子,完美的不似人间凡女。

    强开天眼观红尘,天语者齐腰的青丝三分染霜,如此刺目,至善者,天护佑,但是,天语者本身就是天,又有谁来护佑。

    杏树下,黑衣的魔者依旧还不曾醒来,这一场魔考如此漫长,再失败便是万劫不复。

    山下,红衣带着音儿走来,为一件事,也是为了一个答案。

    山上,女子看着山下走来的两人,纤手抬起,空间一阵晃动,瞬息间将两人带来。

    “音儿,你的答案”天语者目光看向小女孩,轻声道。

    “前辈抱歉,我不想成为天语者”音儿面带歉意道。

    天语者闻言,轻声一叹,道,“真是可惜”

    话声落,天语者目光看向一旁的年轻男子,开口道,“我知道你来的目的,不过你的这具魔身暂时还不能离开天语峰”

    宁辰沉默,片刻后点了点头,迈步走到了杏花树前,翻掌凝元,一丝丝魂力灌入,融合魔身记忆。

    不多时,宁辰收手,朝着峰前的女子行了一礼,道,“天语前辈,我和音儿将要离开天语星,或许很长时间之内都不会再回来,特此向您此行”

    “去吧,今后一切小心”

    天语者颔,神色平静道。

    宁辰轻应,没有再多留,带着音儿下山去。

    下山时,音儿回,看着峰前女子青丝中刺目的白,大眼睛中闪过一抹不舍的泪水。

    天语者双手结印,天地上风雪飘零,如此美丽,为两人送别。

    “音儿,既然决定,就不要迟疑,不论选择了怎样的路,都要无怨无悔的走下去”

    风雪中的声音,平静而又温和,最后的教导,是前辈对于晚辈最无私的关怀。

    音儿含泪点头,跟着身边之人渐渐远去。

    峰前,天语者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美丽的容颜上升起一抹淡淡的感叹,愿苍天不负苦心人。

    半月后,一颗美丽的大星上,谧水河中,一座青色画舫飘荡,安静而又宁静。

    画舫中,远离了江湖纷争的红衣,悉心传授小女孩修炼之法,日复一日,没有任何不耐。

    音儿听着前者的讲解,小脸苦巴巴的,有的时候听不懂就会闹脾气。

    修炼之路,非是容易,宁辰走过,一路坎坷之极,却也因此懂得很多别人不懂的东西。

    音儿终究修炼时间尚短,虽然天资越常人,但并不代表生来知之,许多东西依旧要学。

    宁辰教的很耐心,小女孩闹脾气也不生气。

    “我饿了,我去吃饭了”

    好不容易等到太阳西下,音儿立刻站起身,跑出船舫,朝着湖面踏水而去。

    宁辰无奈起身,来到船舫之外,看着已跑的没影的小女孩,不禁摇了摇头,让一个正值好玩时候的孩子耐心坐下来修炼,的确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谧水河畔,一株古老的神木扎根地下,吸收着灵地的灵气,渐渐恢复了一些生机。

    不远处,一些过来浣洗衣衫的妇人和少女走来,看着河中心的青色画舫,脸上尽是好奇,这座画舫自从十多日前便在这里,从来没有离开过。

    然而,不管是妇人和少女都没有看到,在她们不远的地方,神树静静生长,日复一日的茁壮。

    宁辰设下了禁制,将不死蟠桃树掩去踪迹,防止被有心人注意到。

    “阿娘,那座画舫上是什么人?”一位少女问着身边的妇人,道。

    “哪家的贵公子吧”

    妇人回答道,寻常百姓家没有这个钱财也没有这个时间整日在河中泛舟,那座画舫中的年轻人,气质非凡,肯定不是普通人家的子弟。

    少女听到回答,似信非信的点了点头,漂亮的眸子看向远方画舫,她也见过那些贵族公子,不过,她总感觉那个年轻人和他们不太一样,究竟是哪里不一样,她又说不出。

    河中画舫,宁辰静静地看在船头,没有在意河畔上妇人和少女的目光,注意力集中在不远处的不死蟠桃树上。

    魔身将蟠桃树种在这里,确实是最合适的地方,灵气充足,远离江湖,会少很多麻烦。

    现在,唯一的问题便是,要怎样让蟠桃树尽快开花结果。

    九千年岁月,太久了,夫子借助儒门千年气运方才勉强等待了一千多年,即便天外天的法则比当年的神州要完整许多,也不可能有人能活得过九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