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夏王侯 > 第559章 夜袭
    天恒城外,红衣伫足,天恒城中,天相静立,自十多年前,知命、军师顶峰交锋后,世间再现真正的智者之争。』Ω 笔趣『阁Ww』W.』BiQuGe.CN

    智者两字,天下能担起者,少之又少,十多年前,凡聆月君临天下,一手早就了北蒙王庭的鼎盛,将智者的定义,上升到一个古今未有的高度,自此之后,神州可称智者。

    那是凡聆月的时代,宛如天上唯一的月,照耀人间,无人能掩其锋芒,纵如五位最强大的先天至强者,也都黯然失色。

    到了后来,落月城落月,纵千秋,玄知相继出现,似乎是承接了智者之名,然而,知命却十分清楚,凡聆月后,神州已无智者。

    纵千秋、玄知不差,却也至多是不差而已,之所以能让大夏疲于应付,只是因为,在那之前,凡聆月已几乎将千年不败的大夏打废了。

    四极之乱,最大的困难,便是因为其出现的时机,而永夜神教,真正的威胁,却是那位隐约已是天下第一人的永夜教主。

    在那个时代,能不用自己的兵器,和暮白战至不分胜负之人,只有永夜教主做到过。

    而那时的知命,只接下了暮白两剑。

    在那之后,降临人间的冥王,更是和智者两字没有半点关系,绝对的武力碾压,也不再需要什么智谋来陪衬。

    短短十年,知命的对手从君临天下的人间第一智者,凡聆月,再到拥有毁灭一切力量的冥王,见识了顶峰,如今再经历几乎相同的一幕,心境已渐渐平和下来。

    天府降临后,那位天相所做的每一件事,宁辰都看在眼里,毫无疑问,此人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对手,所走的每一步都无可挑剔,过当初的纵千秋和玄知太多太多。

    若说当初凡聆月是纵观天下,正中有奇,那这位天相,便是步步为营,不留丝毫破绽。

    天府之相,非是虚名,在那位星尊出现前,此人当之无愧是五域最大的敌人。

    天恒城外,宁辰静静地看着前方的城,整整一个时辰都没有进去一步。

    天恒城中,萧别离静思,红衣的年轻人,让他想起了在幽州城遇到的那位白玉京,一个让他欣赏的年轻剑者。

    不过,这两个人,不太可能是同一人,那位白玉京离开天府踏上星空路时,冥王结界尚未破开,界内的人出不去,界外的人也不可能进来。

    一个时辰后,天恒城外百里,玄真,玉笙,清雨三尊回归,就在这一刻,一道平静的声音准时传来。

    “三位尊者,过来天恒城吧”

    三尊闻言,互视一眼,压下心中的惊讶,迅掠身向着前方赶去。

    城外,宁辰回头看了一眼赶来的三人,道,“如何,可有什么现?”

    “禀军师,并无特别的现”玄真尊上前,应道。

    “军师,只剩这一座城没有探了”玉笙尊开口道。

    宁辰点头,看着前方的城,说道,“不用探,天府大军的源头,就在这座城中,现在,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能为,将其毁了”

    三人眸中闪过异色,清雨尊谨慎问道,“军师,那位剑尊,可在此城?”

    “在”宁辰平静道。

    “军师,有此人,吾等不可能闯得过去”玄真尊眉头轻皱,道。

    “剑尊若出手,摇光王也会出手”宁辰淡淡道。

    三尊沉默,剑尊的可怕他们都见识过,摇光王远在落日神城,能不能出现将其拦住,谁都不知道,此举,无疑是在赌命。

    “去与不去,你们自己决定,我只能告诉你们,过了今夜,日后很难再有机会”宁辰随意道。

    任何高明的计策,都需要强大的武力支撑,三尊若是下不定进城的决心,今夜的行动,没有丝毫意义。

    竞锋城不可能没有天府的探子,一旦天相知道五域的军师是他,此城便再也没有机会毁去。

    当然,过了今夜,不听命的将,他从此也不会再用。

    “军师,再从长计议吧,若是摇光王拦不住天府剑尊,不仅吾等三人,就连军师都可能陷入危险”三人犹豫了片刻,玉笙尊上前,为难道。

    宁辰淡淡一笑,没有再多说,转身朝着北方走去。

    他不是凤身,对这个天下没有任何感情,机会,他已给了他们,不知珍惜,便拿更多的人命来补吧。

    三尊跟上,一同离去。

    竞锋城,宁辰和三尊归来,赵流苏立刻上前相迎,正色道,“军师,如何,是否寻到天府大军的源头?”

    “恩”宁辰点了点头道。

    “可毁去?”赵流苏关心道。

    “没有,城中有剑尊守护,三位尊者担心我的安危,提议从长计议”宁辰笑了笑,道。

    赵流苏闻言,神色一怔,旋即迅想明白怎么回事,看了一眼玄真,玉笙,清雨三尊,沉声道,“你们三人先退下,我有些事要与军师相谈”

    “是”

    三人躬身一礼,退了下去。

    三尊离开,整个大殿,就剩下赵流苏和宁辰两人,气氛一时压抑之极。

    “军师,你明知道此行的重要性,为何不下死令让三人袭城”赵流苏神色沉凝道。

    “盟尊难得不知道什么叫做阴奉阳违,他们已心生惧意,你认为,一旦剑尊出手,他们是抵抗,还是逃呢?”宁辰轻笑道。

    赵流苏纤手紧攥,心中怒火难抑,她明白这些人间至尊都不好掌控,才会提出以玉符制衡诸尊的办法,没想到,关键时刻,依旧难以命令。

    “可有其他的办法?”赵流苏抬起头,问道。

    宁辰嘴角微弯,道,“我的任务,只是调兵遣将,抗衡天府的领兵者,至于御下之法,不是我职责范围,盟尊还是自己思考吧”

    赵流苏心口一滞,拳头攥地惨白,长吸一口气,沉声道,“明夜是否还能补救的机会?若不能,对这一场战争,会有多大的影响?”

    “机会已失,无法补救,至于影响,呵”

    宁辰轻轻一笑,道,“一步行错,拿人命来填便可,至于要需要多少人命,盟尊日后便会知道,辛苦等了一夜,想必盟尊也累了,知命不再打扰,先行告退了”

    说完,宁辰不再多留,转身朝着大殿之外走去。

    “嘭”

    宁辰方出大殿之门,殿内,一声什么东西被拍碎的巨响传出,整个大殿都震动起来,骇人的动静,可见里面之人,是何等的愤怒。

    大殿前,两位守卫颤栗,看着走出的红衣,深深地低下了头。

    他们不明白,军师和盟尊到底说了什么,竟让盟尊愤怒至此。

    宁辰眸中闪过一抹冷笑,这一场战争何时打完,他不在乎,他答应凤身留下,只是因为他需要这个身份作为掩护。

    凤身提醒他的话果然没错,人心,能信,但,永远都不可尽信。

    三尊的一时退却,将会让整个中州付出最惨痛的代价。

    战争开启,摆在双方面前的机会本来就不多,浪费一个便少一个。

    本来中州占据地利,只要毁去天府的兵源,短时间内,界内将会占有绝对的兵力优势,就算不用什么计谋,硬碰硬,也足以给予天府重创。

    但,从今天起,这个优势永远不会再有了。

    “宁辰”

    就在宁辰走出大殿百步时,闻讯赶来的青柠出现,轻声唤道。

    “青柠……青柠姐”

    宁辰回过神,顿了一下,旋即有些不习惯的喊了一声。

    青柠听到,一双美丽的眸子微微眯起,道,“跟我来”

    宁辰闻言,迈步跟了上去。

    走了半刻钟,一座安静的偏殿中,青柠走入,然后,停了下来。

    宁辰也停下步子,眸中尽是不解。

    “现在的你,便是他口中的魔身吧”青柠回过头,道。

    宁辰心中狠狠一震,怎么可能,他什么时候露出破绽了吗?

    “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青柠上前,关闭了殿门,轻声道,“你是我捡入宫的,也是我看着一步步成长起来的,你的变化,别人或许看不出,但是,不可能瞒得过我”

    宁辰身子僵住,许久,又渐渐松了下来。

    “不紧张了?”

    青柠轻轻笑了笑,上前在前者脑袋上打了一下,道,“不管你是人,还是魔,你青柠,永远都是你青柠姐,没有任何区别,记得了吗”

    宁辰有些僵硬地点了点头。

    “等到天亮,和我去一趟铸剑山庄,听说当初你把那位铸剑主伤了,此事不能一直拖着,铸剑主一生正直,不曾得罪于你,你伤了他,便自己去承担这个错误”

    青柠平静道,现在娘娘不在了,便只有她能管他,错了就是错了,不管是凤身,还是魔身,都必须承担自己做过每一件事。

    “恩”

    宁辰再次点了点头,轻声应下。

    天恒城,第一缕晨曦照下之时,一位黑衣先天出现,恭敬道,“天相,消息已查明,那位红衣年轻人便是五域的军师,这是探子送来的画像”

    萧别离闻言,挥手取过画像,看完之后,眸子狠狠一缩。

    是他!

    萧别离挥手毁去画像,沉声道:

    “传令真央,东巡,天都,太玄四尊,立刻来天恒城固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