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夏王侯 > 第546章 回归神州
    原始之地,知命演武,四象封神剑,现人间,吸纳四象天劫之力,威势极尽升华,一剑重创菩提。Ω笔Ω趣阁WwΩW.ΔBiQuGe.CN

    鲜血在天地间洒落,崩塌的四象神明不断聚形,转眼后,四象重现,天威惊世。

    菩提染红,身子一阵踉跄,魔身重创,佛力竟再度反噬而出,佛与魔,剧烈碰撞。

    佛元护身,菩提尊短暂恢复清明,念珠金光大盛,不灭金刚体不断修复己身伤势,封神剑伤,竟是渐渐消失。

    片刻后,菩提开眼,看着渐渐聚形的四象和其中的知命,轻声一叹,一句话没有再说,借着短暂的清明,迈步远去。

    恢复无垢无尘之心的菩提,万劫不加身,四象神明没有再阻拦,任由菩提离去。

    身在劫中,宁辰无法阻止,墨狂剑光蒸腾,一身战四象,漫天尽战声。

    青龙吐息,朱雀展翅,白虎裂空,玄武撼地,创世之初便形成的规则,即便四象神明已经死去,天地依然烙印下了四象的映象,每逢人间武者渡劫,便会随之降下。

    三灾境第一灾,业火灾,第二灾,四象灾,这是迈入圆满路上必经之道,唯有度过,方能离圆满更近一步。

    四象神兽攻势越来越凌厉,战中的知命,一口墨狂催至极致,越舞越快的剑,只攻不守,任由鲜血挥洒,剑上却无丝毫动摇。

    中州各方,一位位人间至尊看着原始之地的知命,神情异常复杂,或许,再过不久,人间便会出现第二个大夏传奇。

    舞剑春秋,名震天下!

    原始之地外,白云练静立,一双星辰般的眸子看着劫中的身影,道道光华不断闪过。

    比起寿元漫长妖族,人类的生命虽然短暂,但是,实力进步的度着实惊世骇俗。

    记得第一次见面,这位年轻人在她眼中还是那样弱小,不曾想,仅仅几年时间,他已经快要追上她了。

    现在的她,想要败他,恐怕要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才有可能做到。

    “紫晶,他走的好快”不远处,醒来的明月看着天际的身影,轻声道。

    “自始至终,知命侯便一直都走在所有人前面,他是军师生命中唯一的敌人,却也是唯一的朋友”紫晶平静道。

    从知命一肩扛起千疮百孔的大夏起,恐怕就再没有停下休息过,时至今日,五域并合,神州的顶上强者明显弱于其他四域,然而,大夏知命侯,依旧不弱于任何人。

    她心中一直有种感觉,终有一日,他们所有人可能都将再也跟不上知命侯的步伐。

    原始之地上空,四象和知命的交锋,已至最巅峰,各主一方的四象,操纵天地本源,不断在知命身上留下了创伤。

    然而,知命的剑,越演越臻完美,返虚入浑,渐渐逼至唯一之境。

    “初式”

    剑成一瞬,剑上唯一境的空间壁垒裂开一丝裂痕,四象封神剑第一式终成,一剑聚四象,剑涛掠过,四象大劫,破!

    原始之地外,明月看到天际四象神明消散,神色一喜,旋即有些害怕地下意识往紫晶身后躲了躲,她是偷跑出来的,坏人会不会骂她啊?

    紫晶看出明月眸中的害怕之色,心中无奈,或许,这个天下,也只有知命侯,才能让陛下心生惧意。

    片刻后,原始之地外,红光会聚,宁辰现身,看了一眼静等的白云练,轻轻点头打了一个招呼。

    原来,他之前一直感觉熟悉的那双眼睛,便是在葬生涧时,从白蛟那里看到。

    白云练、白蛟,他竟一直没有认出来,当真愚不可及。

    “白蛟,你现在可能杀不了我了”

    宁辰微笑道,当初在葬生涧把白蛟气的不轻,定下的半年之约,本想尽量拖延时间,没想到这一拖便是四年。

    “你要去哪里”白云练没有回应,转换话题问道。

    “回家,东域神州”宁辰轻声道。

    “我跟你一起去”白云练直接说道,没有任何不好意思,妖有妖性,简单直接,虽然也曾进入人间,但始终无法学得人类的处世之法。

    “为何?”宁辰眸子眯起,问道。

    白云练看了一眼被彻底毁去的原始之地,神色闪过一抹微不可查的伤感,淡淡道,“人间,我只认识你”

    宁辰没有再多说,迈步朝着另一边走去。

    “走吧”

    白云练闻言,收敛情绪,跟了上去。

    不远处,明月看到知命走来,小脑袋低的都快藏到了紫晶背后。

    “侯爷”紫晶恭敬一礼,道。

    “下次,不许再由着她胡闹”宁辰平静道。

    “是”紫晶点头应道。

    “明月,过来”

    宁辰看着紫晶身后的女子,开口道。

    明月听到,磨磨蹭蹭地走了出来,低着头,小声道,“我下次不敢了”

    “长大了”

    宁辰伸手揉了揉小丫头的头,并没有再多说教,该说的话,他从前都已教下,现在的时代,是她和炽儿的,他不会再多干涉。

    “坏人,你没生我的气吧?”明月偷偷抬起脑袋,小声问道。

    宁辰笑了笑,道,“走了,我送你回家”

    明月闻言,眉眼一弯,使劲地点了点头。

    “女儿?”白云练神色有着不解道。

    “差不多”

    宁辰回了一句,没有多解释。

    或许,是时间过了太快了,他总感觉,当初那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还没有长大。

    “坏人,你不知道,那个夏炽,总想要抢我的地盘……”

    一路上,明月抱着前者的手臂,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将这些年生的事,大事,小事都说了一遍,期间,自然也不忘告夏炽几状。

    宁辰始终安静地听着,大事,小事,一件一件听在耳中,脸上没有丝毫不耐烦之色。

    说着说着,明月眼睛一红,泪水不自觉掉了下来,伸手抹了抹眼泪,只在身边年轻人露出的柔弱一面,却又不想让其看到。

    宁辰抬起手,轻轻擦去小丫头脸上的泪水,小心而又轻柔。

    生而为帝王,并非是一件幸事,尤其还要一直小心隐瞒自己女子的身份,其中艰辛,或许也只有其自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