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夏王侯 > 第499章 幽兰花落
    人间至尊复苏,乌云滚滚,雷霆电闪不断划过,照亮在场每一个人的脸。笔趣Δ阁Ww』W.ΩBiQuGe.CN

    虚空中凌立的倩影,青丝狂舞,一身气息恐怖的让人心颤,远当初的青白尊,天相从临,雷霆一道道降下,极致的压迫力,天地同悲。

    “轰”

    九天之上,一道丈余粗细的雷光从天而降,天道有感,降下净世天雷,欲要毁灭这人为创造的禁忌存在。

    白炽的雷光,耀眼异常,携带毁灭之力落下,雷霆下,女子不动如山,一只纤细地手抬起,轰然挡下净世天雷。

    禁忌难除,雷云再次翻滚,数以千百道的雷霆同时落下,威势越恐怖。

    “滚”

    女子带血的眸子看向天际,一声怒喝,言出法随,顷刻间,雷霆一滞,漫天乌云迅散尽,雷霆崩碎。

    强大到极点的人间至尊,天不能收,悲鸣颤动。

    “快走”

    眼见至尊现世,情势已无可逆转,赵幽兰强忍一身重创,喝道。

    宁辰回过神,带过重伤的幽兰,极退去。

    “我说过,你们全都要死”

    虚空中,女子一步踏出,脚下空间距离扭曲,一瞬之后,竟是出现在了两人身前,掌元压下,千丈虚空应声塌陷。

    极端的恐怖存在,难以抗衡,宁辰左手之中,阎王再现,双剑凝炼至阳双招,神阳现人间,挡向至尊掌力。

    赵幽兰亦凝聚所剩不多的真元,阴月满弓,月光大盛,破空而出。

    日月并行,汇聚遇神杀神,遇佛诛佛的一招,共抗禁忌存在。

    轰然惊爆,至尊掌落,日月瞬间崩碎,两人飞出,血洒漫天。

    中州,东域两位站在最顶峰的天骄,联手竟是挡不下一招,恐怖的存在,惊世骇俗。

    “九阳,断空”

    看到身边幽兰已重创难支,宁辰忍下伤势,双剑分运剑式、天书之招,九阳盘旋,横断百丈虚空。

    然而,合招方至,女子抬手,虚空扭转,刹那吞噬并流之招。

    下一刻,人间至尊掌力再出,可怕的威势,宛如九天倾落,骇人异常。

    宁辰一步上前,阎王再凝凤元,赤练剑中凶煞之气狂卷而出,双剑力挡天落之招。

    嘭然一声响,鲜血溅狂沙,宁辰飞出,连带身后的幽兰,也被震出十数丈远,踉跄呕红。

    “走”

    宁辰凌空一踏,借势再退,带过身边幽兰,急离去。

    “你快走吧,带上我,谁都走不了,我已无医了,走与不走,没有区别”

    话声间,赵幽兰翻掌震开前者,旋即顺势一掌,将其送出战局。

    最后的一件事做完,幽兰回身,阴阳开至极限,但见,血涌连天的血雾中,天弓映月,一支赤红的箭芒缓缓凝聚,凝炼月华阴气,无尽升腾。

    回一生的执着,赵家幽兰再无遗憾,最后的一箭,越自身界限,急剧攀升,直达至高无上的圆满之境。

    “告诉我,你的名字”

    血雾中,幽兰花开,一道清丽的声音传出。

    “宁辰”

    战局之外,宁辰不忍地别过头,传音道。

    “呵,原来是你,我记住了,再见,大夏知命侯”

    一箭出,幽兰花极尽盛开后,悄然凋零,天际上,一道血色光华划破虚空,直达人间至尊身前。

    至尊抬手挡箭,无穷无尽地箭锋锐气急剧旋转,突破至尊真元,贯入其体内。

    “啪”

    一滴鲜血自女子嘴角滑落,滴在身下大地上,大战以来,第一次见红。

    大地上,渐渐凋零的幽兰花,已然到了油尽灯枯时,一双美丽的眸子疲惫地看着远方,这一生,值得了。

    “将她带回阴魂囚,其他人继续追”女子开口,冷声道。

    “是”

    战局外,一位位赵家强者压下心中震撼,恭敬领命。

    夜空下,一道又一道流光过去,疾朝着西南方向追去。

    北御城,僻静的府邸中,白云练静立,看着东方渐亮的天空,眉头不禁皱起。

    还没有回来,真的出事了吗?

    等了半刻钟,天际已亮,该回来的人,依旧未回,白云练不再等,转身走入房间中。

    他未回,依照承诺,她也该送音儿回去了。

    半日后,铸剑山庄,虚空卷动,一抹蓝白衣裙的倩影走出,没有再掩饰气息,一身强大的威压,从天而降,让山庄内所有人胸口都沉闷起来。

    “人间至尊”

    一间摆满古籍的书房内,铸剑主神色一惊,轮椅一转,迅掠了出去。

    山庄之内,众人戒备,前方,一位美丽异常的女子静立,身边,一位乖巧的小女孩俏生生地站在那里,让每一位看到的人,都是一惊。

    “音儿”

    一位美丽的妇人激动地跑上前,紧紧地抱住小女孩,痛哭起来。

    音儿小脸上也流下泪水,一声声抽噎起来。

    终究只是七八岁的小女孩,经历这生死的离别,怎能再保持平静。

    “多谢尊者救得音儿回来”铸剑主上前,正色道。

    “并非我救的她,你不用谢我,另外,音儿的根基,已被凤血重新洗过,当日的那一剑,他还清了”

    说完,白云练转身离去,瞬息之后,消失不见。

    铸剑主神色一怔,苍老的双目看向妇人怀里的小女孩,这一刻,神色复杂异常。

    一日间,中州风云变,赵家以强绝的姿态,再度君临天下,一位凌立人间最巅峰的恐怖至尊出世,横扫一切反抗的势力,强势统合了赵家所有力量。

    又一日后,赵家诛魔令出,天下莫敢不从,几乎所有的大教都派出了先天之上的强者,共商诛魔之事。

    一反常态的是,一向积极奔走诛魔之事的铸剑山庄这一次却选择了沉默,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不过,即便这样,天下诛魔的大势已不可逆转,天机城内,一位位天机子的弟子联手以演天之术锁定魔者踪影,以秘法传到各教,协助天下大教共诛魔祸。

    无尽荒野,红衣染血,剑开生路,杀之不尽的一波又一波追兵,仿佛总是能知晓其踪迹,无法避开,就连变换了容貌都再也无济于事。

    逼至绝路,忍无可忍,知命手中,阎王再开黄泉路,半日间,杀光了三千大教的追兵。

    一石激起千层浪,愤怒之极的众教,终于爆出最强的怒火,联手派出了数以千百计的先天,九位半尊一同走出,诛杀魔者。

    夕阳西下,荒野染红,赤练剑上,已不知染上了多少人的鲜血,滔天的杀业,直冲九天,相隔万里,都看得清晰。

    本就有伤在身的知命,再遇连番围杀,功体日渐消耗。

    青鸟问踪,焦急的蝴蝶,不断询问着其下落,然而,始终无人回应。

    天下诸教,唯有书院没有得到天机城的指引,这是赵家的人间至尊亲自交代,天机城莫敢不从。

    寒月下,闯过一重又一重追杀的知命,闭目静坐在枯木上,听着肩上青鸟的声音,从始至终,没有回答半句。

    她若安好,便足够了。

    “不逃了吗?”

    虚空搅动,一道又一道身影出现,四位半尊再次追至,身后,一位位先天掠来,五劫境,三灾境,数之不尽,兵如天浪涌,无穷无尽的气息连成一片,集天下之力,不再给魔者任何脱身机会。

    枯木上,短暂调息压下伤势的知命起身,双眸平静地看着追来的诸教联军,一头黑,不知何时竟染上了丝丝霜白。

    恐怖的杀业澎湃激荡,随着剑下的鲜血,再也难以压制,道身百载,魔身千年,随着杀戮不断强大的魔,竟是再次有了压制凤身的趋势。

    无间路远,一旦踏入,终究再也难以回头。

    赵家,阴魂囚,牢狱中,一抹凄凄倩影被缚墙壁上,本已油尽灯枯的赵家幽兰花,抗不过连日来阴魂囚中阴寒之气的侵蚀,终究到了生命的尽头。

    “咳咳”

    森寂的牢狱,一声又一声咳嗽声响起,滴滴鲜血从幽兰嘴角溢出,落在早已被血水染成褐色的大地上。

    曾经美丽的眼睛,如今已渐渐没有往日的光彩,然而,却多了一丝从前没有的平静。

    就在这时,牢房之门打开,一位紫衣少女走了进来,熟悉的面容,却是截然不同的冰冷。

    幽兰抬头,看着前方的少女,疲惫之极地笑了笑,无力道,“流苏,是来送我最后一程吗?”

    “我是来看你最后的下场,是何等的凄凉”少女冷漠道。

    “很重要吗?”

    幽兰再度咳出一口鲜血,一滴滴落在身前大地上,轻声道。

    “重要,另外,黄泉路上不用走的太急,那个男人,应该很快就会去陪你”赵流苏冷声道。

    “流苏,你杀不了他的”

    时限已至,幽兰意识一阵恍惚,虚弱地回了一句,旋即又一次咳嗽起来。

    阴魂囚外,朝阳渐渐升起,晨曦透过牢狱窗上的缝隙照在囚牢中,这一刻,竟是如此的温暖。

    “天亮了”

    幽兰抬起头,疲惫地笑了笑,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

    “愿今后的你,平安喜乐”

    阴魂囚中,幽兰花落,最后一眼,看向前方少女,无恨亦无怨。

    初开天眼观红尘,可怜身是局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