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夏王侯 > 第419章 还不休息吗
    明月照空,山下木屋中,宁辰坐在桌前,借助灯火之光,擦拭着阎王神剑,封剑近十年,除了前些日子拿出来吓唬了一下玄武,便再也没有用过。ΔΩ笔  趣阁WwΩW. BiQuGe.CN

    与人之争,刀剑无情,伤人,杀人,只是一念之间,他杀的人已太多,不想再让手中的剑染血。

    但愿,在这百朝竞锋中,此剑也不需再出鞘,就此尘封便好。

    此次来南陵,是为了寻找救醒鬼女的办法,他这一生,欠下的情太多,不论用什么办法,他都要将鬼女救醒。

    “公子,还不休息吗”

    木门吱呀一声作响,若惜走入其中,轻声问道。

    “正准备休息,对了,再过两****和红竹他们就要先行动身,你也一起去吧”宁辰开口道。

    “这次是正事,若惜就不去了,会拖累公子的”若惜温柔地笑了笑,应道。

    “没事,就这样决定了”宁辰知道若惜的担忧,不再多说,直接替其决定道。

    南陵不同神州,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若惜只有他一个依靠,不能将她一个人留下,而且,这丫头不在他身边,他一路上都不会安心。

    若惜眸中不留痕迹地闪过一抹喜色,虽然她不想给公子添麻烦,但是从心中还是想跟着公子一起去的。

    “当当”

    就在这时,房门就敲响,一道动听的声音传来,道,“师兄,休息了吗?”

    “是红竹”若惜轻声道。

    宁辰眉头轻皱,这个时候,这时候她下山来做什么?

    “进来吧”宁辰开口道。

    惋红竹推开房门,看到若惜也在屋中,微微送了一口气,走上前,恭敬道,“红竹此来是特意为了感谢师兄的赠剑之情,今日一战,多亏了这口剑,红竹才能侥幸取胜”

    “你该谢的不是我,而是你师尊和玉衡宗主,我与他们的交易,便是助玉衡夺得此次百朝竞锋的前三席,你的实力越强,这次交易,就越有可能成功”宁辰平静道。

    “公子,不要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若惜看不去了,不留痕迹地轻捶了自家公子一下,低声道,“人家红竹这么晚还不忘过来说一声谢,您别跟应付客人一般,怎说这也是您的师妹”

    自从长孙去世后,公子的性子就变得更加冷漠,她不如那位娘娘,只能在一旁试着劝说。

    “坐吧”听到若惜的提醒,宁辰心中一叹,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道。

    惋红竹感激地看了一眼若惜,在木桌前坐了下来,她每次和师兄说话,都感到十分紧张,生怕说错一句话,相识这么久,虽然师兄对她的问题都会一一解答,但是不论她来几次,师兄的态度就和第一次相见没有任何区别,平静的就像是在面对一个普通的陌生人。

    “师兄,您给这口剑取一个名字吧”惋红竹将归于鞘中的奇锋拿出,轻声道。

    宁辰看着身前的剑,沉默下来,许久之后,开口道,“不零之芳”

    听到这个名字,惋红竹先是一怔,旋即眸中闪过一抹耀眼的异色,永不凋零的芳华,是这个意思吗?

    名字简单易懂,带着最衷心的祝福,宁辰很用心地起了名字,相识一场,虽然只是名义上的师兄妹,但他还是诚心祝福惋红竹如同鞘中之剑,倾世芳华,永不凋零。

    “这个名字红竹很喜欢,多谢师兄”惋红竹柔声道。

    说完,惋红竹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心开口道,“师兄今日在较武台上说的那句话,红竹懂了一些,却又想不通其中有什么更深的意思,还望师兄能够指点”

    师兄说,剑是杀人之兵,但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太难懂的话,她也想不出,这与他们之间为何有如此大的差距存在什么关系。

    “如果我要杀你,你觉得自己有几成希望能活下来?”宁辰将擦好的阎王神剑放在桌上,问道。

    “一成都没有”惋红竹想了想,实话实说道。

    她虽然修为比师兄高,但是真正实力相差太多,今日较武台上的比试,那种一招一式都被封死的感觉,着实让他们感到深深的无力。

    她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他们苦练多年,引以为傲的招式,在师兄眼中会都是破绽,莫非是他们练的还不够吗?

    “错了”

    宁辰看着眼前女子,解释道,“其实想要杀一位三灾强者,十分困难,人在绝境时的求生本能,乎想象,你之所以会这么认为,只是因为你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绝境”

    当初为了对付度厄寺住持,祸王,武君和四极境主等人,何其艰难,即便他一再布置后手,可是真正到战斗时,还是屡次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变数。

    他们是这样,他自己也一样,在绝境的时候,为了活下去,人的意志和潜力都会变得无比的可怕,甚至让战局出现逆转,也并非绝对不可能。

    当然,若对手的实力到达冥王那个等级,一切又要另当别论,毕竟人类和神明之间的差距,已不是意志所能改变。

    “你的剑,会在你最危险的时候,本能地成为你最后的依靠,到了那个时候,剑的本质,便十分清晰,杀掉对手,然后活下来”宁辰平静道。

    没有人会在身处绝境的时候还想着仁义道德这些废话,他做不到,那些传说中的古之圣贤也做不到。

    惋红竹听得似懂非懂,眸子闪过迷茫之色,道,“红竹还是不太明白,这与我和师兄之间的实力差距,有什么关系”

    宁辰也没有着急,耐心道,“我刚才问你的问题,你再回答一遍”

    “一成希望都没有”惋红竹不明所以,却还是按照师兄的话,再次回答了一遍。

    “事实上,以我的角度,你并非一成可能都没有,但是,以你的角度,却只会是这个答案,这便是我们现在之间的差距”

    说到这里,宁辰话语微顿,想了想,更通俗的解释道,“你之所以认为你一成希望都没有,是因为你只看到了自己现在的实力,而没有看到自己的潜力,但是,这份潜力,只会在你遇到真正的生死威胁时,才有可能显露出来”

    “你之前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时刻,所以,你现在的实力,仅仅你自己所能看到的”

    “但是当你有朝一日,真正遇到生死危机,若是有幸能够渡过,便将自己的那时一切感受都记下来,或许是招式,或许是感悟,又或许每一剑的痕迹,认真记在心里,学会,将这危机时刻爆的潜力,彻底变为自己实力的一部分”

    “现在明白了吗?”宁辰问道。

    武道之途,天赋的确十分重要,这一点,惋红竹和那位落星辰相差并不多,但是两人决定性的不同便在于,落星辰在叛出赵家之时,经历过太多生死大战,实力也因为突飞猛进,到了最后,甚至能和赵家几位第三灾境界的巨头相抗衡。

    惋红竹点头,心中不由感叹,这些话听起来就不容易,做起来恐怕便更是艰难万分,也不知道师兄从前都经历了什么,才会厉害的跟怪物一样。

    跳动的灯火,已经有些黯淡,若惜上前挑了一下灯芯,让火光更亮一些,公子说过,此次百朝竞锋之前,红竹的实力能提升到何等地步,将会对最终结果至关重要。

    她对于武学懂得不多,但是她也知道,公子现在仅有半身,很难凭借一己之力,镇压来自百朝的所有对手,红竹姑娘能不能帮上忙暂且不强求,至少要在公子无暇分神相助时,有着自保之力。

    历届百朝竞锋之争,对年龄都有着严格的限制,这也是她对公子并无太多担心的原因,只要对手不是那些活了无数岁月的怪物,再惊艳的天才,公子都不会输。

    心中的疑惑得到解答,惋红竹这时才注意到桌上华丽尊贵,不似凡间之兵的紫色神剑,脸上露出一抹讶异,道“师兄,这便是你的剑吗?”

    “算是吧”

    宁辰轻声应道,这是阎王的剑,也是鬼女的剑,在她醒来之前,暂时由他代为保管。

    “我能看看吗?”红竹请求道。

    “恩”

    宁辰颔轻应,没有拒绝。

    惋红竹拿过剑,纤手还未触及剑身,便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排斥力传来,至神至圣,不允许任何外人触碰。

    阎王双兵,一者神圣,一者邪异,象征着地府之主赏善罚恶的分明。

    天下间,除了阎王,任何人都无法使用这一对刀剑,宁辰也只能靠着凤源相似的圣洁之力,勉强得到神剑的认同,却也难以挥出此剑在阎王手中之时,那毁灭天地的力量。

    或许,有朝一日,鬼女醒来,此剑便能再次展现出昔日惊艳天下的风采。

    “师兄的剑好像很久没有用过了”惋红竹将剑还回,说道。

    “十年了,希望这一次也不会用到”宁辰眸中闪过一抹沉色,道。

    “红竹姑娘,时间已不早,公子也要休息了”就在这时,一直安静不语的若惜,轻声说道。

    惋红竹一怔,旋即明白过来,起身告辞道,“多谢师兄今日的解疑,夜深上山之路难行,红竹先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