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夏王侯 > 第412章 人虽在,剑已封
    辛家,家主书房,烛火跳动,映照两道影,杯茶对坐,平静而又宁谧。笔 趣『阁Ww W.『BiQuGe.CN

    辛家家主,宁辰,本不该有交集的两人,因为辛家二公子的存在,今日对视而坐,礼貌,客气,像极了普通的长辈与晚辈。

    茶水很热,水雾腾起,让本就不清晰的视线变得更加模糊,书房的安静,渐渐有些不平常,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听良辰说,今日是贤侄出手救了他,良辰能认为你位朋友,真是莫大的荣幸”辛家家主脸上露出温和之色,说道。

    “家主过誉,不过,晚辈有一事不明,良辰兄为人开朗大度,不是那种易于结仇之人,究竟是谁想置其于死地呢?”宁辰拿起桌上茶水,轻声道。

    “行商之人,难免有生意上的对手,一时冲动下,买凶杀人,不足为奇”辛家家主轻轻一叹,道。

    “有道理,如此说来,家主和大公子也要小心,这样的人,疯狂起来,什么都做得出来”宁辰好心提醒道。

    辛家家主眸子眯起,道,“多谢贤侄提醒,我会多派人手加强辛府的安全保护,不让仇家有机可乘”

    “如此自是最好不过,先前,良辰兄和赵郡主有些小误会,这个时候良辰兄出了什么事,多多少少会让外面有些风言风语,这对辛家和城主一方的打好关系可不是什么好事,毕竟,辛家要做生意,还是不能得罪官家”

    说到这里,宁辰话锋一转,眸子闪过淡淡的笑意,道,“当然,若是良辰兄出事,我会很不高兴,虽然最近我不太喜欢杀生了,但是凡事总有例外不是,不管买凶之人,还是卖凶之人,又或者是推波助澜之人,我一个人足以杀的干干净净”

    听到此话,辛家家主眼皮一跳,心中不自觉升起一股难以言语的寒意,不过长年的修养,还是将这股彻骨的寒意压下,勉强露出笑容,道,“身为良辰的父亲能听到贤侄对他如此关心,当真高兴”

    “该为之事”

    宁辰淡淡一笑,旋即放下茶杯,起身客气一礼,道,“时间已不早,晚辈就不再打扰了,先行告辞”

    话声落,宁辰转身离开了书房,留下了辛家之主一人,对着桌上已经渐渐凉下的两杯茶沉默思考。

    “天意”

    辛家之主心中沉沉一叹,毫无疑问,这位年轻人已经看出了什么,如此心智,着实可怕。

    没有想到,在这最后的关头,出现了这样一个变数,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客厢,宁辰回来,若惜上前,轻声道,“公子,谈的怎么样”

    “甚是愉快,相谈甚欢”宁辰嘴角微弯,道。

    “公子莫要欺负若惜愚笨,若惜虽然看不出辛家之主的心思,但是公子您的心思,若惜跟着久了,还是能看出几分的”若惜语气中少有地流露出一丝不满,应道。

    “呵”

    宁辰轻笑,说道,“若惜是比从前聪明了,不过,今日交谈,确实还算平和,并没有撕破脸”

    说话间,宁辰走到桌前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清水,方才只顾得说话,连奉上的茶也没来得及喝一口。

    辛家的情况,其实已很清晰,两位公子,大公子属于那种守成有余,开拓不足的普通人,而身为庶子的二公子则从小就表现出非凡的经商天赋,辛家之主想要二公子成为大公子成长道路上的磨刀石,可惜最终结果事与愿违。

    如今辛良辰羽翼渐丰,给辛家带来的利益越来越大,尤其在这几次东域之行后,辛家在燕歌城的地位突飞猛进,辛家二公子更是成为整个辛家最能服众的继承人,磨刀之石未能将刀磨得更锋利,反而更可能将大公子这口刀磨断,辛家之主坐不住,已属正常。

    赵灵儿砸六羡楼的事情,简单暴力,却十分有效,一个冲撞郡主的罪名,就足以将打入辛良辰万劫不复的深渊,正如赵灵儿所言,在燕歌城她的话就是王法,只要无人敢作证,便是一家之言。

    像辛家这样的行商世家,怎么可能敢得罪官家,赵灵儿选择的时间和地方,也很耐人寻味,六羡楼是辛良辰的私人产业,与辛家没有太大关系,而赵灵儿出现的时候,更是恰逢他们方才进入六羡楼中。

    赵灵儿砸了六羡楼,又让人抓佳期姑娘,无疑就是想激怒辛良辰,不算巧妙的安排,却是步步紧逼,让人退无可退。

    这个世上,能对辛良辰的行踪,性格,甚至喜欢的人都如此了解的,只可能是一人,辛家之主。

    那一晚,他们回来时,辛家之主的表现,看似大度,没有责怪,还给了辛良辰母子奖赏,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才真正确定辛家之主与六羡楼之事脱不了干系。

    正常情况,不管六羡楼生的事是否是辛良辰的错,冲撞郡主,辛家都将会承受最可怕的打压,辛家之主表现的实在太过平静。

    换位去想,若是他做了这样的事情,不管谁对谁错,结果肯定是长孙把他骂个狗血喷头,这既是做给外人看,也是做给府中的自己人看。

    而且,辛家之主将那位三爷名下的东华阁指给辛良辰母子居住,明显是在为其树敌,若非故意,以辛家之主的心机,怎会做出如此蠢事。

    一件事或许是巧合,但是一件又一件事加在一起,就只会是必然。

    “公子,你说辛公子真的一点也看不出来吗?”若惜不解地问道。

    “辛良辰不是蠢人,多少还是能看出一些其父亲的心思,只不过,身为局中人不可避免地会受到感情的影响,父子亲情,总是让人宁愿将每一件事往好的一面想,好在如今的情况,还没到最不可收拾的地步,辛家之主既然还保持着慈父的面具,那便一辈子都不要摘下来了”

    话到最后,宁辰眸子闪过一抹冷意,今晚的交谈中,该说的话他都已说到,若是辛家之主还是执意要摘下面具,再次对辛良辰下手,那辛家也要做好承担这一切后果的准备。

    城主府,燕歌城主站在房间中,眉头紧锁,心思烦躁之极。

    蒤罗灭生门的杀手失败了,甚至连伤都未伤到那位年轻人,这着实出乎他的意料,如今看来,他真的要重新考虑和辛家合作的关系了。

    “城主,辛家送来的信”就在这时,一位亲卫走来,递上了一封信。

    燕歌城主眸子微眯,打开信看过后,神色立刻变了,这个年轻人竟然这么快就猜到他们身上,而且已出言警告。

    “不能再犹豫”

    燕歌城主心中沉下,辛家日后是谁做主,他不在乎,没有必要因此惹上这样可怕的强者,趁着还没有撕破脸前,挽回还为时不晚。

    这个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商人逐利,其他任何人也是一样。

    想到这里,燕歌城主走到桌案上,提笔快写下两封信,想了想,沉声道,“来人,唤郡主过来”

    “是”

    一位侍卫领命道。

    过了没多久,一身紫衣的赵灵儿走来,恭敬一礼,道,“父亲”

    “这是两封信,一封给辛家之主的,你派人送去,另一封是给那位宁辰,你自己亲自去送”燕歌城主正色道。

    赵灵儿接过信,柳眉轻皱,道,“父亲可是要拉拢此人?”

    “恩”

    燕歌城主应了一声,认真道,“此时不同往日,这样的人,能不惹尽量不惹,就算不能交好,也不能成为敌人”

    赵灵儿也没有反驳,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一弯明月照耀下的两座府,各有未能入眠之人,寂静的夜,冷风拂过,几多愁思。

    夜渐深,月西行,院中红衣周身灵气转动,融于天地间,越来越朦胧,仿佛随时都要破空而去一般。

    突然,一道银色刀光从天而降,迅如疾风,正面掠来。

    下一刻,一抹带着奇怪面具的残影显化,银衣若飞,刀过一瞬,风卷残云。

    宁辰眸子一眯,身影闪动,避开一道又一道刀光,旋即剑指凝元,铿然一声,硬接银色刀光。

    激荡的剑气刀意,四散而开,却在一瞬间又被周围涌来的天地灵气挡下,消弭无形。

    “北宫公子,这样打招呼,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宁辰松开指上银色长刀,平静道。

    “呵,这样都被你看出来了”

    来人拿下面目,月下映照出一张熟悉的面容,正是今日在文墨经纶见过的燕歌双骄之一,北宫宇。

    “燕歌城用刀之人不少,但是有如此造诣者,也只有北宫公子了”宁辰实话实说道。

    “真的不能一战吗?”北宫宇认真问道。

    “北宫公子应该看得出来,我已经很久没有与人真正交过手了,现在连剑都快忘了如何拿,抱歉”宁辰应道。

    “可惜”

    北宫宇轻声一叹,银刀一转,铿然归鞘。

    “既然宁兄不愿战,北宫也不再勉强,只是希望宁兄若有再次出锋之日,能和北宫认真打完今日这未完的一战”北宫宇正色道。

    “若真有这日,定当奉陪”宁辰平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