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夏王侯 > 第356章 刻心
    西佛故土,皎月高照,一波又一波的追杀,已持续数日,一位位佛门强者,枭族,炎族,赵家,甚至还有戎族先天再次围上,联手共抗来自异境的强者。』笔趣』阁WwΩW.ΔBiQuGe.CN

    “交出无之卷,饶你不死”佛门众强者前,一位带的红衣佛者走出,冷眸寒颜,看着中间的青衣华服身影,冷声道。

    “还跟他废话什么,先杀了再说”枭族之中,一位神色阴冷的年轻人走出,道。

    燕亲王没有理会,看了一眼身后的小姑娘,平静问道,“阿蛮,怕吗?”

    “不怕”阿蛮摇了摇头道。

    说完,阿蛮看着前方的红衣佛者,有些不高兴地学某人小声说了一句,“秃驴”

    “呵”

    燕亲王轻笑一声,手一挥,剑架飞到身前,双手握住青红双剑,铿然拔出,回道,“不要跟那小子学坏了”

    在场之人最低也都是先天第四劫以上的强者,怎会听不到这骂声,红衣佛者眸中闪过杀机,戒刀斩出,绕过燕亲王,直接向阿蛮掠去。

    “铿”

    一道刀剑碰撞之声响起,青剑挡下斩罪戒刀,剑势一转,震开红衣佛者。

    “谁若再敢动她,本王剑下,不再留命”燕亲王神色冷下,开口道。

    “猖狂”

    枭族的年轻人冷哼一声,身影如鹰,疾掠而过,三指化爪,抓向阿蛮。

    燕亲王眸中终现杀机,双剑气息陡转,黑崩碎冠,猎猎舞动,前所未有的可怕压迫感,四散开来。

    从未现世的一面,大夏传奇现杀体,平和不再,杀机溢转,剑出一瞬,指飞,血溅,一剑封喉。

    五劫巅峰的强者,一招授,震惊在场众人。

    “杀”

    红衣佛者神色一沉,挥刀斩落,三灾独有的强大气息升腾,划开黑夜。

    枭族,炎族,戎族,三位顶上强者同时运招配合,掌开九天,戟落黄泉,其余众强者亦联手而上,势要将眼前两人诛杀于此。

    佛门,三族,四位三灾,连同数十位先天,强大至极的阵容,气息连成一片,直让这一方天地都封闭起来。

    青红挥斩,一瀑灿烂杀光,四位三灾强者,立感强大压迫,挡不住的剑光,在月下如同死神勾镰,唯有杀,残兵断魂,血溅四方。

    大夏传奇展现最可怕的一面,剑出不留情,黄泉开路,地府迎人。

    剑上的飞溅的鲜血,一瀑又一瀑绽放,现了杀心的大夏传奇,黑飞舞,剑势肃杀,照眼一刹,又是一道身影,亡命剑下。

    就在这一刻,燕亲王背后,赵家阵营中,一口黑色的古弓弯开,恐怖气息流转,暗青色的光华汇聚,形成一支可怕之极的箭,破空而来。

    箭出一瞬,空间颤动,青红有感,剑息荡开,大夏传奇侧过,箭光擦肩而过,一丝丝黑落下,掉落地上。

    “你们已经死了”

    燕亲王眸子一冷,手一挥,沙剑,止戈飞出,青红双剑随之离手,化为冲天流星,直冲天际。

    “四剑动世,天地同坠”

    现尘世的招式,四剑撼四方,轰然坠下,天地随之崩塌,崩碎的虚空带起一道道漆黑的沟壑,鲜血,残肢,飞散漫天。

    恐怖的一招之后,离得最近的十余位先天强者全都被震飞出去,赵家阵营中,血骨横飞,拿弓的一人,周身血如雨喷,无力倒落,嘴中血水不断涌出。

    骇人的一幕,让人震惊,三族领落地,呕出一口鲜血,勉强稳住身形,看着眼前惨状,面露骇色,难以相信。

    “赵家,会……会……”

    拿弓的紫袍男子双眸渐渐失神,最后的话,已来不及说出,纵横四州的赵家,今日终于尝到了最彻骨的痛。

    “退”

    红衣佛者见势不利,脚下一动,带着身后的佛门之人退出战局。

    戎族,枭族,炎族同样不敢再恋战,迅撤离。

    “铿”

    青、红、沙、止戈,四剑归鞘,落于剑架之中,燕亲王周身杀机敛去,看了一眼身旁的小姑娘,平静道,“走吧,是时候将无之卷送过去了”

    “恩”

    阿蛮乖巧地点了点头,上前背起剑架,跟着前者一同离去。

    知命侯府,月下素衣,静静看着天际的月,思念不自觉的自心中涌起,人世冷暖,尝尽了方知深刻。

    突然,心口一震剧痛,如千刀刻心,一刀一刀,映入心中。

    西佛故土,阿蛮看着身前无之卷上的文字,真元化刀,一笔一划的刻入心中,刻心之术,时隔千年,第一次有人能用出。

    相隔两境,消息完全封闭,任何办法都难以奏效,唯有通过血脉完全相通的两人,刻心传书,方能将无之卷上的内容传到神州大地。

    阿蛮前方,燕亲王背对而立,静默不言,刻心之痛,非是常人能够忍受,这两个后辈的执着,让人心疼。

    满篇文字,刻入心中,相隔两境的两人,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不过,也唯有此时,彼此之间方能感受到对方的存在。

    点点鲜血,自嘴角滑下,染红两人身前的衣衫,这一场蛮宫突来的缘分,自那一刻起,就将两人紧紧绑在一起,曾经不懂世事的少女,曾经羽翼孱弱的少年,初见时,稍显幼稚的话语,确是世间最美好的回忆。

    月西行,一篇血染的天书,自西佛故土传到了神州大地,最后的一笔落下,阿蛮嘴角划过一抹微笑,旋即昏了过去。

    知命侯府,素衣眸光暗下,走入书房,关闭了房门。

    满阳国,雪樱花飘零的富盘山前,黑暗气息降临,看了一眼白雪覆盖的山口,化为一抹流光走了上去。

    原来在这里,他早该想到的。

    富盘山,满阳神山,八岐是满阳国信仰的神明,躲藏在这里,倒是不足为奇。

    青红身影随之出现,迅跟了上去。

    富盘山中,弁江走入,一步步朝着山下走去,火山停息后的死山,成为八岐居住的领地,到处都是阴冷彻骨的气息。

    不知走了多久,弁江停下,看着前方的山石,翻掌拍下,轰隆一声,天摇地动。

    漫天碎石中,一颗黑色的奇异光团飞出,还未来得及逃走,便被弁江收入手中,抹去灵识。

    后方,离洛眉头轻皱,并未看出飞入弁江手中的光团是何物。

    三位殿主的任务不同,掌握的情报也不尽相同,他即便身为永夜教主,也不能轻易干预其他两位殿主的任务。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知命侯府,青红身影走出书房,容颜改变,同一面孔,同时出现在两地,下一刻,迈步朝着侯府外走去。

    早已潜伏在侯府的之外的永夜神教暗桩看到走出侯府的身影,立刻跟上,只是,刚出皇城不到十里,便失去了前者踪迹。

    书院,青红身影现行,容颜转化,正是被传重伤垂死的知命侯。

    “夫子,无之卷找到了”木屋中,宁辰神色郑重道。

    闻言,正在整理古籍的夫子手上一顿,抬起头,缓缓道,“去找道魁吧,他会指导你修行”

    “晚辈还有一事放心不下,还望夫子指点”宁辰开口道。

    “何事?”夫子道。

    “子衣的一魂,还在中灵域,不知可有什么办法能够取回?”宁辰请教道。

    夫子沉默片刻,道,“永夜神教那位教主若是能取回他的兵器,力量勉强能达到第三灾的程度,在中灵域或许可以与力量受限的七绝天对上几招,你若想救出夏子衣的那一魂,这是唯一的办法”

    宁辰眸子眯起,这一件事的难度同样不小,离洛虽然知道烟云神戈的位置,但也必须要通过冥王的镇守才行,面对一位接近三灾大圆满的强者,他实在没什么信心。

    中灵域是两界的交界处,冥王无法到达神州,他们也无法到达冥王所在的世界,而中灵域是由烟云神戈撑持,承受能力有限,冥王也不敢降临太多力量。

    但是,即便这样,接近三灾大圆满级别的敌人,也不是说通过,就通过的。

    “生之卷禁招修成,短时间内功体和根基会迅提升,这也是你短时间提升实力最快的办法,不过,此招可修不可用,切记”夫子正色提醒道。

    “恩,多谢夫子指教”

    宁辰点头,旋即恭敬一礼,退了出去。

    半日后,青红身影回归侯府,夜深人静时,院落中,离洛现身,凭空出现。

    一明一暗的两人,在书院中面对而坐,将情报相互交换。

    “教主,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的这具身体本来面目就是如此吗?”宁辰开口问道。

    “当然”离洛喝了一口茶,道,“否则,怎么可能瞒得过弁江”

    “一人双体,当真匪夷所思”宁辰轻叹道。

    “呵,上一次五域被清洗后流传下来的残本而已,早已不全,知命侯若想学,我可以教你”离洛淡淡一笑,道。

    “那就多谢前辈的慷慨”宁辰面露敬意道。

    “诶,不要叫我前辈,我们没有那么熟,而且,我也不能白教,你也是要付出报酬的”离洛笑道。

    宁辰嘴角微弯,道,“侯府有什么东西,教主看得上,随便拿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