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夏王侯 > 第333章 异识
    天空中,白蛾展翅,一道道沉重的气浪荡开,邪恶而又杂乱,让人直感一股强烈的厌恶。笔趣 阁Ww W.』BiQuGe.CN

    白蛾离体,玄知周身黑气涌动,嘴边血水泊泊淌落,重创之身,一时间难以撑持。

    宁辰脚下一跺,拔剑而出,疾升至空中,青雀凝霜,一剑倾雪。

    白蛾嘶鸣,充满恐惧和愤怒,刺耳之声,尖锐异常,犹如刀刃刮在生铁上一般,另人毛骨悚然。

    刺啦一声,青雀剑身切开白蛾本体,白色的血水洒落漫天,邪元狂乱,溢流而出。

    白蛾惊惧,再次嘶鸣,周身迅分解,一瀑瀑白雾虫潮涌出,四散而开。

    宁辰眸子一沉,周身生之卷运转,至极寒气涌出,欲要冰封散离的虫潮。

    然而,虫潮千千万万,数量庞大到惊人,加上顽强之极的生机,不断破除冰封束缚,四方逃去。

    “忘忧”宁辰转身喝道。

    忘忧领会,纤手抬起,立刻强行封锁周围天地,倾尽全力将漫天虫潮困在其中。

    对面,纵千秋冷声一哼,右手一翻,四道幽青色符咒飞出,化为怒雷坠下,要破除困锁虫潮的天地牢笼。

    “纵千秋,你依旧还是这么惹人厌”

    宁辰挥刀震散降临的雷霆,旋即身影一闪,欺身而上,一剑凛杀。

    “呵,知命侯,彼此彼此”

    纵千秋翻掌挡剑,真元澎湃,光华灿动,身形在剑锋中游走,避开逼命的杀机。

    另一边,凯旋侯独对永夜教主之战,已经将近一刻钟的时间,大夏军神虽勇战不凡,但面对修为绝对的不利,也渐渐露出不支之态。

    “凯旋侯,你究竟在怕些什么”

    永夜教主平静地道了一句,手上战戟挥过,狂岚呼啸,铿然一声,震退眼前之人。

    凯旋侯退出三步,嘴角一抹鲜血滑落,却不肯任何屈服,手中军刀斩落,雄威震撼,勇武不屈。

    然而,面对实力的差距,再不屈的战魂都要黯淡,永夜教主左手并指夹住耀世军刀,语气渐冷道,“是你身后的大夏让你不敢尝试踏出这最后一步吗,还是你本身就怕死?”

    是质问,还是嘲讽,这一刻已说不清,大夏武侯一生杀业缠身,迈入先天已是千难万难,九死一生,更不要说凌立巅峰的三灾境,每一代武侯不敢尝试,因为肩上的责任不允许他们尝试。

    大夏立朝千年,武侯一代又一代传承,每一代武侯唯有在功成身退,卸下武侯重担时,才会去继续追逐自己初时踏入武道的梦想,不过,多年征战的杀业缠身加上晚年时血气衰败,最终能成功者,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看着眼前骁勇的凯旋侯,永夜教主眸中闪过一抹遗憾,本来他可以更强的。

    “最后这一步,你一日不迈出,便没有挑战我的资格,退下吧”

    话声落,永夜教主左手真元荡开,雄浑气息狂涌而出,受创的大夏军神顿时被震退十丈,口中溢红。

    “凯旋侯前辈”

    宁辰心中一沉,刀剑并行,刚要上前相助,突然灵识一阵剧烈疼痛,身形猛地一个踉跄。

    “哦?”

    纵千秋面露诧异,却也没有放过这难得的机会,一掌拍出,印在前者胸口。

    砰然一声,素衣染血飞出,直接从空中坠下,砸落大地之上。

    “宁辰”

    突来变数,让梦璇玑、忘忧和凯旋侯三人都是大为震惊,纷纷望来。

    刹那间的分神,纵千秋脚下一动,瞬至忘忧身后,翻掌印下。

    忘忧回过神,迎招抵挡,然而,匆忙间凝气不及,连退数步。

    一招受创,困锁虫潮的天地牢笼顿时出现破绽,纵千秋抓住时机,异术催动,顷刻间敛去半数虫潮。

    “退”

    瞬息的变化,引来战局全面失衡,凯旋侯看了一眼倒落尘埃中陷入昏迷的身影,当机立断,下令撤退。

    梦璇玑和忘忧点头,带起昏迷的宁辰,迅退去。

    凯旋侯自觉断后,耀世扬军威,一刀斩落,百丈大地轰然崩塌,随之,身影闪动,一同远去。

    永夜教主上前一步,挥戟挡下刀光,看着离去的四人,眉头微皱,却并没有去追。

    “教主”纵千秋沉声道。

    “走吧,回去了”

    永夜教主平淡道,四人皆非寻常之人,虽然知命侯不知为何突然昏迷,但是有凯旋侯和那两位女子在,即便他全力出手,想要将他们全部留下,也不是那么容易。

    不远处,夏子衣一言未,直接转身离去。

    纵千秋看一眼消失的四人,冷声一哼,挥手将半数白雾虫潮和重创垂死的玄知带起,迈步离去。

    ……

    半日后,大夏皇城,知命侯府,宁辰被带回,只是,自昏迷后,就一直未醒来,不断颤动的眉头表明昏迷的人正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

    燕亲王第一时间被宁曦请来,然而,这一次,燕亲王都未看出为何,找不到其昏迷的原因。

    “去书院,找夫子”燕亲王凝重交代道。

    宁曦急忙应下,没有任何耽搁,带着兄长朝着天苍书院赶去。

    两人离去不久后,皇城之中,一位背着断剑的白衣年轻人出现,直接朝着侯府的方向走来。

    老管家听到有人来拜访,出府查看,待见到来人不凡的气质后,立刻到意识到此人身份恐怕不简单。

    “荒城,剑一,传师尊命,让知命侯前往荒城一趟”剑一平淡道。

    听到眼前年轻人身份,老管家心中一惊,他虽然不习武,却也知晓荒城的大名,但是侯爷重伤昏迷刚被带走,如今并不在府中,而且曦公主已下令,此事要严格保密。

    “剑一先生请稍等,老朽进去禀报”老管家恭敬说了一句,旋即快步向后院走去。

    后院,老管家走来,看着院中的一位女子,道,“惜姑娘,府外有一位名叫剑一的年轻人拜访,自称是荒城弟子,说奉师尊命要侯爷前往荒城一趟”

    柳若惜闻言,美丽的容颜上闪过惊讶之色,荒城那位神话般的人物竟真的派了弟子前来。

    她听过侯爷提过一些关于暮白的事情,知道侯爷受过暮白之恩,如今荒城派弟子来访,定然不能怠慢。

    就在这时,房间中,一道温柔的声音传到若惜耳中,“这位剑一不简单,最好不要招惹”

    “恩”

    柳若惜点头,旋即迈步朝后院外走去。

    前堂,剑一被请入其中,柳若惜奉上最好的茶,贵礼相待。

    “剑一先生,侯爷有事不在府中,待侯爷回来,若惜定会将先生的话带到”柳若惜真诚道。

    剑一眉头轻皱,怎会如此不巧,还是知命侯有意避着不见。

    灵识散开,扫过整个侯府,果真没有什么现,但是,隐约间感觉还是有些不对。

    “既然如此,剑一先行告辞”

    剑一起身,迈步离去,丝毫不拖泥带水,临出府时,看了一眼后院方向,他的直觉告诉他,那里一定有问题。

    柳若惜看着前者离开,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转身朝后院走去。

    后院一间客房中,忘忧也看着剑一离开的方向,眸子微眯,好可怕的剑觉。

    与此同时,天苍书院,凌波池,一抹素白的身影沉浮其中,眉目间尽是痛楚之色。

    夫子站在池前,苍老的脸上有些凝重,情况不是太好。

    异识入侵,非外力可以相助,能不能醒来,或者醒来之后,还能不能保持原来的意识,谁都不知道。

    “夫子,您老一定要救救他”宁曦双眸含泪,哀求道。

    夫子轻声一叹,道,“过了今天,就带他回去吧,此回只能靠他自己,其他人谁都帮不了忙”

    宁曦眸中闪过悲伤之色,怎会这样,若连夫子都没有办法,那兄长何时才能醒来。

    凌波池不远处,一身雪白裙衫的暮成雪静静地看着池中始终昏迷不醒的身影,内心没来由地一阵压抑,沉重的让人难以呼吸。

    天亮后,宁曦再一次带着兄长离去,精致的小脸上尽是彷徨和悲伤,不知该如何是好。

    侯府之中,气氛如常,没有任何改变,侯爷重伤昏迷的消息,一直被压下了下来,只有老管家和后院的几个人知晓,后院内,气氛凝重之极,就连平日没心没肺的宁曦都再也笑不出来。

    梦璇玑来过一次,匆匆来,匆匆离去,忘忧倒是留在了侯府,调动天地灵气为昏迷的宁辰疗伤,却没有太大帮助,不见后者有任何醒来的迹象。

    一日又一日,匆匆大半个月过去,未央宫中的长孙终于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宁辰这一次并未向她告别说去那里,不可能半个多月都不露面。

    “太后娘娘驾到”

    就在宁曦不知道再怎么圆谎之时,最害怕听到的声音终于来到,长孙亲至,驾临知命侯府。

    宁曦,柳若惜震惊的同时,立刻出去相迎,她们很清楚,这一次,恐怕真的瞒不住了。

    “宁辰人呢”

    长孙脸色不是太好看,没有任何忌讳地直接向侯府的后院走来,沉声问道。

    青柠在一旁打眼色,让两人实话实说,示意已瞒不住了。

    她已尽力拖延,但,真的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