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夏王侯 > 第200章 乱之卷
    宁辰离开时,时间已经不早,来不及再回大夏大营,和血衣侯告别后,直接回了地府。Ω笔Δ趣阁WwΔW.BiQuGe.CN

    血衣侯将羽化谷即将出世的消息送回了皇宫,这是不得了的大事,羽化谷若出世,局势恐怕会更加复杂。

    另一件事,就是凡聆月的武力,今夜真正的让他们震惊了,这个世上,与凡聆月交手次数最的人就是宁辰,交手两次,全部惨败,所以,一直摸不到凡聆月的武力上限在哪里。

    今夜,连两位先天都败了,一死一逃,何其可怕的战绩。

    今夜的事过后,一件事基本已确定,想要刺杀凡聆月,根本就不可能。

    只要攻不破那莹莹白光,守不住净业太初,这个天下,就没有人能杀的了她。

    实难想象,若是凡聆月突破先天会可怕到一个怎样的地步。

    好在这是一个不可能的假设,否则,大夏就真的完了。

    后天,战力再强,都有气空力尽之时,都还属于人的范畴,一旦迈入先天,人之前就要加一个天字,身为天人,就不是人力能够堆死的。

    宁辰回到地府之后,一直在思考着羽化谷的事情,他和血衣侯听到的不全,却也听到了关键的几点。

    那位红衣妇人提到了境主一词,又提到了帮北蒙打下大夏,从对话来看,羽化谷有事请凡聆月帮忙,代价就是帮北蒙灭大夏,却被凡聆月拒绝了。

    凡聆月说北蒙和神州大地由不得羽化谷做主,这其中的意思让人深思,显然,凡聆月知道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

    今夜之前,他从未听过羽化谷有什么境主,听着红衣妇人的语气,似乎对这位境主极为尊敬,能受先天尊敬的人,毫无疑问至少也是一位三灾强者。

    境主,一境之主,最表面的意思便是如此,更深入的事情他甚至不敢去想。

    他宁愿相信,这只是一个称呼,而不是他不敢去想的事情。

    这个天下已经够乱了,再也无法经历另外一个境界的侵略。

    宁辰使劲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不再胡思乱想,羽化谷既然找凡聆月帮忙,就说明现在羽化谷还无法出世,短时间内,不会成为主要的问题。

    目前,大夏最大的敌人,还是凡聆月。

    无论如何,这场战争都要尽快打完,越早结束,大夏就能越早一日休养生息,应付未来可能出现的麻烦。

    北蒙大营,帅帐之中,刚经过一场大战后的凡聆月脸色有些苍白,不过,还是强拖着病体,一步步思考着战事。

    北蒙都已经打到了这里,很快就能击溃大夏最后的抵抗,她要尽力撑下去。

    至于羽化谷,她并不担心,神州大地强者无数,不论未来的主人是大夏还是北蒙,都无惧这狼子野心的境界。

    “军师”萧皖化走入帐中,面露忧色道。

    “萧侯,有什么事吗?”凡聆月抬起头,平静问道。

    “国师那里已经准备好,很快就可以将人送来,真的不等了吗?”萧皖化请示道。

    “不等了”

    凡聆月摇了摇头道,本来,这是她给大夏准备的惊喜,不过,宁辰既然说战场上见,那么这一次便战场上决胜负吧。

    就算不用奇兵,论起排兵布阵她亦无惧任何人。

    “继续派兵进攻,不要给大夏禁军喘息的机会”凡聆月开口道。

    “是”萧皖化恭敬领命,旋即退了出去。

    幽冥地府之内,宁辰想起昨夜血衣侯和静武公商议的对策,以神风营拖住北蒙重骑,这个办法并没有什么错误,以精锐对精锐,通常来说都是最好的降低损失的办法。

    但是,他有些担心的是,一旦将神风营和重骑单独拉出去,剩余的禁军能不能挡下洪水一般的北蒙铁骑。

    北蒙还有七万精锐铁骑,加上六万步兵辅助,大夏能不能挡住的确很难说。

    少陵古镇外,两军交锋,激烈异常,神风营出动,以强大的战力抵挡住北蒙重骑的冲击,从两翼包抄的铁骑同样遇到禁军的阻截,战斗一直从正午打到日落,两军方才收兵。

    凡聆月一直站在阵前观战,看着大夏的派兵布阵,眸子中光芒不断跳动。

    以正对奇,确是不错的办法,静武公和血衣侯,的确比大夏之前的那些草包将领强太多了。

    “收兵吧”眼看天色已经不早,凡聆月下令道。

    片刻之后,鸣金声起,北蒙大军如潮般退回,有条不紊,没有一丝慌乱。

    另一边,大夏禁军也收兵回营,同样的纪律严明,不焦不躁。

    毫无疑问,少陵古镇外的这些大夏禁军和北蒙骑兵,都是天下间最精锐的兵力。

    相比较而言,大夏禁军的单兵作战能力要强一些,而北蒙骑兵的群体冲击力则是天下无双。

    两军各有优势,又各有王牌,总的来讲,北蒙兵力更多,稍占上风,却也不是太明显。

    “今晚让将士们好好休息,明日南下”之时,凡聆月对萧皖化说了一句,旋即便回了帅帐。

    萧皖化心领神会,立刻下去安排。

    夜色将要降临时,凡聆月来到一个营帐之前,开口道,“剑二先生,还请你帮一个忙”

    剑二走出,看着眼前的女子,轻笑道,“若是军师让我杀那位知命侯,就实在无能为力,我一个人,还做不到此事”

    “用不着杀他,剑二先生只要将他拦下即可,明日之战,至关重要,我不希望今夜他还能出现在大夏营中”凡聆月说道。

    “这倒是不难,不过,上一次的围杀后,他每次出现都在不同的方位,你能推算出他从哪里出现吗?”剑二好奇道。

    “当然”凡聆月点了点头,道,“剑二先生,请跟我来”

    话声落,两人朝着营帐远方的空地走去,夜色下,面向西方驻足。

    凡聆月周身白光身体,手印翻转,一页金色的古卷飞出,刹那间,金色光华照耀天地,耀眼之极。

    “乱之卷”

    剑二眸中闪过一抹光芒,嘴角的笑容收敛,原来乱之卷真的在凡聆月手中。

    乱之卷现世的刹那,永夜神教的虚无之海中,永夜神典缓缓翻开,黑色的光芒大盛,不断吞噬着周围的一切。

    第一神殿中,回殿养伤的武君感知到神典的变动,双眸眯起,消失不见。

    片刻之后,武君出现在虚无之海中,看着自己翻动的永夜神典,一眼便明白怎么回事。

    天下间,能干涉明之卷的,也唯有凡聆月手中的乱之卷。

    “你想知道什么?”武君冷声道。

    远在万里之外的凡聆月像是能够听到,以乱之卷引导虚无之海的气息,凝聚出宁辰两个字,这是一个转眼,便散离虚空之中。

    “本君帮你这一次,不过,下不为例”

    武君翻掌,催动永夜神典,快翻动,一道道黑色光芒散出,巡查天地之事。

    “雾林西北方向”

    永夜神典很快查知到了宁辰的行踪,万里之外的凡聆月以乱之卷窥得天机,立刻收手。

    “他走的是雾林西北方向的路线,很有可能会路过昌黎城,剑二先生可以去那里拦下他”凡聆月开口,语气中带着一丝疲惫道。

    剑二点头,什么也没说,脚下一动,化为一抹剑光远去。

    虚无之海中,武君挥手合住永夜神典,一道道先天真气封住神典周围,彻底阻断乱之卷再干涉的可能。

    现在的永夜神典不仅仅是明之卷,还是掌管着永夜神教太多的隐秘,绝对不能再让凡聆月有侵入的机会。

    北蒙大营远处,夜色之下,凡聆月咳出一口鲜血,神色极尽寒冷。

    她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东西。

    永夜神教的目的果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样简单,她以前便有几分怀疑,今日终于得到验证。

    荧惑守心,尘世暗夜一百年!

    原来,此祸乱的源头真的在永夜神教。

    大夏气运变弱是从荧惑守心前两日开始,荧惑守心出现之时,北蒙皇宫上空和蛮王宫,佛国弥界山等地的气运亦有不同程度的减弱,就是没有大夏那么明显而已。

    这一百年,是指战乱的一百年,还是指其他的祸乱,她尚未完全猜出,不过,毫无疑问,永夜神教会是最大的灾难根源。

    永夜神教,拥有两位三灾强者,却也出来了一位武君,还有一位,始终没有任何动静,不得不令人怀疑。

    而且,她还知道,永夜神教绝不是仅有一殿,昔日,大夏还未崛起时,永夜神教极度鼎盛,第一神殿只是负责开疆扩土的前锋,在其之后还有一殿,负责统领神殿内部事务,并替第一神殿解决一切后顾之忧。

    若是她没猜错,这祸乱的推动者,正是这一直沉寂不出的第二神殿。

    “不得了的后辈,可惜”

    书院,乱之卷干涉天机的刹那,夫子混沌的眸子短暂清明,望向少陵古镇,心中感慨,后世中,竟然还有这样厉害的女子,可惜的是,太遭天妒。

    天道有缺,人亦有缺,完美的人不该出现。

    “实在可惜”

    夫子轻声一叹,转身回了木屋,此女注定活不长久,否则,大夏就算被打下来,也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