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夏王侯 >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水云氏
    神界南疆,朱雀古城,堪比人间王朝一般宏伟的城池,亘古长存。
        古城夜色,美丽异常,万家灯火点缀夜空,让夜晚行路之人流连忘返。
        内城河边,一座客栈二楼,云曼睩打开窗户,目光看着前方万家灯火,神色越发复杂。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她能留下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修炼之人直觉最是准确,接下来,定会有事情要发生。
        相邻的房间,推门声响起,打断了云曼睩的沉思。
        回来了吗?
        云曼睩目光移过,看向隔壁的房间,心中轻轻一叹。
        他的实力,提升的如此之快,甚至已超出她的想象,她从未听说过一个皇道之下的凡人能如此强大。
        隔壁房间,宁辰感受到前者的目光,面露微笑,一语未发。
        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朱雀神殿,巨大的神魔雕像上,十位神魔级别的高手现身,其中一尊神魔开口道,平静道,“凶手出现了。”
        “清理了即可。”
        十尊神魔强者之首,一道虚幻的身影淡淡道。
        “殿主有所不知。”
        先前开口的神魔强者道,“除了凶手外,还有一位贵客来了。”
        “哦?”
        十尊神魔强者之首,朱雀神主面露异色,道,“何人?”
        “水云女帝座下,九大天女之一,云曼睩。”
        “水云氏?”
        朱雀神主眸子眯起,道,“她们怎么会来此?”
        “尚且不知。”
        神魔强者摇头道,“不过,水云天女现身朱雀城,定然有着重要之事。”
        “派人继续跟着,有事立刻回报。”朱雀神主开口道。
        “明白。”
        神魔强者点头,道,“杀害离剑的凶手如何处置?”
        “清除了即可。”
        朱雀神主没有在意道。
        “是!”
        神魔强者领命,身影散去,消失不见。
        下一刻,神魔之像的手掌上,以朱雀神主为首,九位神魔高手同时消失,从神殿离去。
        内城河前,夜色下,一位身着长袍的男子迈步走来,背负双戟,神色冰冷。
        瞬息后,客栈二楼,长袍男子出现,推开房门。
        月光照入房间,杀机冰冷彻骨。
        “这么快便来了。”
        茶桌前,宁辰站起身,看着前方长袍男子,开口道。
        “任务在身,抱歉了。”
        长袍男子走出,客气地关闭了房门。
        “只有你自己?”宁辰问道。
        “在你杀掉我之前,应该只有我自己。”长袍男子回答道。
        “我想知道你们怎么找到的这里?”宁辰不解道。
        “从你进入朱雀神城,你的行踪便已暴露,莫要高看自己,也要小看朱雀神殿。”长袍男子平静道。
        “我并未高看自己,也不敢小看朱雀神殿。”
        宁辰微笑道,“仅仅只是好奇而已,不过,有一件事我可以确定,你,杀不了我。”
        “杀不杀得了,打过才知道。”
        长袍男子从背后拔出双戟,道,“看阁下也非寻常之人,便不多说了,文斗,还是武斗?”
        “文斗吧。”
        宁辰也从桌上拿起人剑,微笑道,“这里武者虽多,普通人也不少,打打杀杀,终究不好,招式分胜负即可,如何?”
        “可以!”
        长袍男子点头,话声方落,一步踏出,先发制人。
        “铿!”
        双戟撼神剑,两人尽敛气息,兵器、拳脚交错,招式比拼,同样极尽精彩。
        拳拳到肉的轰击,触及肉体的瞬间,爆发力尽开,近身搏杀,险象环生。
        一剑斩落,快如闪电,长袍男子身体后倾,避开剑光,同时单手拄地,腿如钩镰,踢向前者咽喉。
        宁辰抬手抓住前者小腿,借力纵身,一拳轰落。
        “轰!”
        长袍男子横戟挡招,另一柄短戟反握,直插前者胸膛。
        杀机近身,宁辰挥剑迎上,怦然一声,挡下逼命短戟。
        精彩无比的杀招相搏,两人谁都没有留手,却又默契地遵照约定,无人动用修为。
        英雄有英雄的尊严,杀手亦有杀手的骄傲,长袍男子便是世间所剩不多的真正杀手,维持着最后的骄傲。
        短短数息工夫,已是十数招的交锋,长袍男子很强,战斗经验无比丰富,出招刁钻狠辣,招招式式逼命无情。
        然而,经历了无数血战的宁辰同样丝毫不逊色,一剑在手,无惧神魔。
        “呲啦!”
        短戟划破素衣,带出一瀑灿烂的血花,长袍男子一招得手,短戟顺势斩下,再次逼命而至。
        近身之争,寸短寸险,短戟与长剑的争锋,杀招中尽显寒意。
        “江山易手!”
        宁辰手中,人剑脱手,剑旋如飞燕,斩向前者双手。
        “嗯?”
        长袍男子神色一凝,避之不及,当机立断放弃一臂,同时将短戟插向前者心口。
        “呲!”
        利刃刺破血肉,摩擦骨头的声音响起,宁辰抬手挡下短戟,手掌洞穿,鲜血横流。
        同一时间,人剑划过,长袍男子左臂应声而断,血水喷涌,凄艳刺目。
        剧痛传来,两人却是一声不发,忍下伤势,再起大战。
        瞬间欺身而上的两人,戟交错,剑斩空,白发、黑发飘落,每一招都杀机尽显。
        最惨烈的文斗,两人身上朱红不断飞溅,杀意却是丝毫不减,生死路上,只争一席。
        就在朱雀神殿的杀手找上宁辰之时,隔壁房间,云曼睩有感,神色沉下,刚要前去相助,却被一抹倩影挡了下来。
        眼前,一袭绿色衣裙的女子静立,容颜绝美,气质超凡脱俗,让人一眼便移不开目光。
        “让开!”
        心系隔壁房间的战况,云曼睩面露冷色,沉喝道。
        “心急了?”
        绿衣女子微笑道,“不必担心,那只小凤凰没有那么容易出事。”
        “你是何人?朱雀神殿的杀手吗?”云曼睩沉声道。
        “朱雀神殿?”
        绿衣女子淡淡一笑,道,“他们还没有这个资格命令本姑娘。”
        云曼睩闻言,神色越发沉凝,道,“你究竟是何人?”
        “吾来自北境。”
        绿衣女子微笑道,“北境,只有一个氏族,姑娘应该不陌生吧。”
        云曼睩身子一颤,神色不断变化。
        “姑娘有何目的,吾不关心,吾来,只有一件事,便是要带走那只小凤凰。”
        绿衣女子目光看向隔壁的房间,道,“想必姑娘也不会阻止,是吗?”
        说至最后,绿衣女子周身,寒意弥漫,整个房间的虚空都仿佛要凝结起来。
        “水云氏。”
        云曼睩轻轻呢喃了一句,眸中闪过无奈之色,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得罪!”
        没有任何先兆,云曼睩身影掠出,直接动手。
        绿衣女子微笑,纤手轻抬,怦然挡下前者攻势。
        有一件事,她没有说清楚。
        女帝的命令,小凤凰的确要活着带回,至于他身边的这个女人,是生是死,便由她决定。
        一次带回两人,实在太麻烦。
        “咔!”
        房间中,虚空凝结,人与时空迅速冰封,只是一招,战斗便已结束。
        绿衣女子走出房门,轻轻关闭关门,转身朝着隔壁房间走去。
        “轰!”
        就在此方战斗已经结束之时,隔壁文斗,越发惨烈。
        交错的拳脚与神兵利器,招招落在对方身上,两人如同疯子一般,舍弃修为,直接以最原始的方式决定战斗结果。
        “这两个家伙,还真是疯了。”
        房间外,绿衣女子看着前方关闭的房门,轻声道。
        然而,绿衣女子并没有着急进入,而是安静地站在房间外,等待结果。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中的打斗终于结束,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一身是血的宁辰走出,手中拖着昏死过去的长袍男子。
        宁辰看到前方女子,神色一怔,讶异道,“姑娘怎么会在这里?”
        “碰巧。”
        绿衣女子笑道,“宁公子这是要做什么?”
        “处理点小麻烦。”
        宁辰应了一声,拖着长袍男子朝客栈外走去。
        内城河前,宁辰走来,将昏死过去的长袍男子丢入河中,旋即转身走回客栈。
        房间前,绿衣女子依旧还在等待,看到前者回来后,微笑道,“处理完了?”
        “嗯,处理完了。”
        宁辰点头道,“进去坐坐?”
        绿衣女子看着房间被乱七八糟的景象,笑道,“可以。”
        两人走入,宁辰一边清理房间,一边说道,“姑娘是有什么事吗?”
        一晚上碰到两次,若说巧合,恐怕傻子都不会相信。
        “倒也没有什么太重要的事。”
        绿衣女子帮忙整理起房间,道,“宁公子有没有兴趣去一趟北境?”
        “北境?”
        宁辰闻言,面露异色,道,“太远了,暂时没有这个打算。”
        “那真是太遗憾了。”
        绿衣女子轻叹道,“公子可以再考虑考虑。”
        “姑娘来自北境?”宁辰问道。
        “嗯。”绿衣女子点头道。
        “水云氏?”宁辰再次问道。
        “嗯。”
        绿衣女子再度点头道,这只小凤凰比她想象的要聪明。
        “其实,姑娘不是第一个劝我前往北境之人。”
        宁辰看向隔壁房间,眸中闪过感慨之色,轻声道,“姑娘,请问高姓大名。”
        “水云氏,云曼睩。”
        绿衣女子面露微笑,第一次说出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