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六百四十二章 吞噬身体
    左风的变化甚至连他自己都无法控制,只能够被动的进行着这种变异的过程。笔趣Ω』『Δ 阁Ww』W.』BiQuGe.CN

    此时的他心中不自禁的暗叹了一口气,忍不住在心中想到,‘自己当初所获得的机缘,好似有一大部分,都是被动得来。虽然这其中有一部分却也是我冒着极大风险,辛苦努力得到的,但其他大部分却并非是自己一心向着那个方向努力而来。

    当初面对大长老左烈的偷袭,自己本以为就此含恨而死,甚至都搞不清楚是谁在背后扎了自己那一剑。可是却机缘巧合之下,吸收到了藏在瀑布中的兽魂能量。好似一切的机缘,也都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我到底应该是算幸运之人,还是不幸之人呢?’

    也不怪不得他有此一问,村子的平静实际上都跟自己的兽魂有关,藤肖云更是因为这兽魂被追杀害死。村子遭到了灭顶之灾,虽然最后也保全了一大部分人离开,但终究还是要背井离乡的去往雁城落脚。

    原本平静的生活,也渐渐走向了一个不可预知的轨道。左风决意从叶林离开,来到这玄武帝国,可是这一路行来步步艰辛,更是几次险死还生。

    如果左风能够选择的话,他可能会更愿意平平淡淡的在那天屏山脉的山村中度过一生,可是天不随人愿,自己偏偏就走上了这样一条危机重重的道路。

    可是左风却忽略了一个重点,就是他如果得不到那兽魂,早在三四年前就已经死在了那瀑布之中,哪里还有什么平淡的生活给自己。

    另外自己村子的危机,就算没有那些灰衣人阴团参与,终究也难逃袭击的厄运。雁城统领章玉和金岩山的山贼已经不是筹谋三两日,那些灰衣人银团的出现,只是这些事情爆的催化剂而已。

    这些感慨当然也只是一闪念而已,毕竟谁面对这些变化,都难以平静对待。更何况左风现在的变化哪里是一点点,他自己现在的身体从之前的改变开始,就已经开始脱离人类的范畴,此时再次变化,左风甚至不敢想象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此时的改变还在身体中而已,他更担心的是这些变化出现在身体外部。他可不想讲自己变成不人不兽,半人半兽的模样出现在外面不立刻被人抓起来研究才是怪事。

    可就算不是变成半人半兽,哪怕是变成傀襄那种模样,他也是难以接受的。

    但不论他如何难以接受,毕竟这些只能够是他想想罢了,因为一切的变化已经是他无法控制的。

    兽魂,妖兽精血,狂暴灵气和大地之气,在不断的结合中不停的改造他的身体。左风在慢慢的出现细小的颗粒,他倒是也能够看得出来这细小颗粒中蕴含着不俗的能量,如果单单如此倒还算是一件好事。

    可是接下来生的事情,就无法让左风冷静了。因为那些细小的颗粒似乎在进行着吞噬,而他所吞噬的是左风整个身体。这种吞噬也同样是左风无法控制的,只能够通过自身的意识领域清楚查看到。

    这一刻,左风感到自己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这不仅仅只是一种变异那么简单,而是自己的身体再被彻底置换。如果说当初天屏山脉的那狂暴灵气,带有一种破坏一切的能量,这灵药山脉的大地之气中,竟然蕴含着吞噬一切的能量。

    这些并不是左风胡乱猜测的结果,虽然不太了解妖兽精血,可是毕竟这妖兽精血和狂暴灵气都是自己接触过,同时也在身体中隐藏了很久的力量,究竟是何属性自己还是清楚几分的。

    兽魂的能量虽然很神秘,但是左风除了在兽晶上面见到过吞噬之力外,还从未感受到兽魂中会有如此力量。

    同时左风能够感受到虽然种种能量结合到一起后,产生了新的能量,但是这些吞噬自己的能量,依旧是以数量占据优势的大地之气为主。

    也许大地之气本身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那样的话,在这里修炼的人岂不是早就出现变故,又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来此修炼,甚至各大家族还将优秀弟子送来。

    这种变化多半是与兽魂和狂暴灵气等能量结合,引其自身的某种变异有关,但这究竟是什么变异左风自然不知道。原因搞不清楚,可是这结果却清清楚楚的摆在眼前,就是自己的身体在以一种固定度被吞噬着。

    无法停止,这是左风最大的无奈和憋屈。从进入修炼开始,他还觉得这可能是一次大机缘,现在看这哪里是什么大机缘,明明就是自己倒了大霉。

    什么也不能做,左风也只能够静静的观察着一切,那些细小的颗粒在身体中不停的吞噬着,没有任何目标可言。不论是血肉,骨骼,经脉,血管,几乎是无差别的全部吞噬,左风紧张的看着这一切的生。

    让左风感到有些意外的是,此时虽然身体再明显的被吞噬,但是至少他没有感到身体传来痛苦,只是浑身上下传来微微的麻痒之感。这麻痒之感倒也不是非常强烈,也是完全能够挺住的。

    可是这种吞噬的结果,左风已经渐渐感觉到了,而且是让左风几乎要疯的昏厥过去。因为他终于明白为何身体会有麻痒之感,这种麻痒实际上是身体各处,在渐渐的脱离与自己的联系。

    虽然左风此时无法自如的控身体,但是这具躯体毕竟是自己的,还是能够清楚的感到何处和自己间的联系。可是现在却现,身体各处的联系好像一根根细小到看不见的线,在一根根的,或者说是数十根上百根的在不停断裂。

    每一根这样的丝线就是他和身体各处的联系,每当一根这样的丝线断裂的时候,就是左风和这一处身体不在有关系的时候。这就好像自己明明能够看到手臂,也清楚的知道这是自己的手臂,可是一旦失去联系,那么就算这手臂被人砍断,自己也不会感觉到任何疼痛,当然这手臂也不会听从自己的指挥。

    这几乎比暴走后的后遗症还要来的恐怖,左风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展到如今这般田地。

    可是他无论尝试何种办法,但始终都没有办法去改变现在的状况,除了此时的灵气,还多少有一点点的控制能力,念力也还完全在自己的掌控中。

    这些变化虽然在全身展开,但是多少还有一部分灵气没有收到影响,这些灵气之前一直集中在纳海之中。而念力不收到影响也很正常,因为左风此时的意志还很清醒,所以念力还完全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心念一动,左风此时也知道自己到了关键时候,如果自己不能够顺利度过眼前难关,恐怕也就不用谈什么赛选药子和药驼子那里的解药了。

    下一刻,左风全部的念力都一下子调动起来,这些念力包裹着还在自己控制中的灵气,让他们在经脉中快游走。念力虽然能够驱动灵气,却对那些身体中的能量起不到任何作用,他只能够尝试尽量用念力包裹灵气把所有的能量推挤出身体。

    这种做法看似很傻,实际上也的确是很傻,但目下也再没有了其他更好的办法。左风也是彻底急眼,只能够不管不顾的这样去做,可是下一刻他就有些呆愣了下来,虽然他也知道现在可绝不是呆的好时候。

    因为在他动用灵气,疯狂的推挤那些能量的时候,似乎让那些正在吞噬身体的颗粒有了反应。此时这些颗粒硬随着不断的吞噬在不断增大,甚至有些要喧宾夺主的意味在其中。

    感受左风控制的灵力在进行干扰,那些颗粒不仅没有停下来,反而在不断的加吞噬起来。而左风的身体,忽然之间开始大量的吸纳大地之气,当然现在说是左风的的“身体”已经有些勉强了。

    这一次吸取大地之气的度比之前,左风和逆风合力抽取的时候还要恐怖,似乎因为此时那些颗粒中带有大地之气的能量,所以抽取的度反而在不断的加快。

    左风心中暗自叫糟,因为本来兽魂让两方面的能量尽量持平,可是自己的一番胡乱作为,反而开始让大地之气一方来了精神头。这样的不断抽取下去,大地之气开始渐渐占据上风,同时那些吞噬的度也在不断加快。

    左风如果还能够控制身体,恐怕会直接吐出一口鲜血。自己本来想要自救的一番举动,没想到竟然无意之中将自己推想了不可挽回的边缘。

    这个时候的左风郁闷的想要大叫,可是他现在连呼喊的声音都不出半点。以前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过,当这个时候逆风倒是会适时的站出来帮自己解围。现在他只能够抱希望在逆风身上,希望这小家伙还是能够一如既往的拉上自己一把。

    现在哪怕是让左风变成半个废人,也比整个身体被这诡异的能量夺走了要强。

    可是他哪里知道,此时的逆风,整个身体都包裹在了一个光茧之中,已经饿外界彻底的隔绝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