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水浒任侠 > 757章 五台山中?田虎的去向
    当牛皋兴冲冲的将田彪以及俘虏来近六百多名匪寇押去向萧唐交令之后,不止是关胜、花荣、石秀等人,便是一向以出身西军将门而引以为傲的姚平仲都不由对这个先前名为萧唐府邸中的家将,又生得五大三粗的黑糙汉子刮目相看。

    因为征讨田虎所进行的大小许多战争至今,虽然因诸部骁将奋进而取得了许多场大胜,可是至今第一场己方零伤亡的完美战果,竟然是由牛皋立下的。

    虽然当时田彪麾下尽是士气低迷的残兵败将,可是以三百兵马伏击一千敌军,并且统领的部曲大多竟然还是从来未曾经过战阵厮杀的新兵蛋子。姚仲平暗付以往西军中的猛将在与夏国发生小规模冲突时,取得零伤亡的战果也并非从未发生过,可是若论军卒的作战素质、诸都各队之间的默契协同......再听这黑汉子说如何擒拿住田彪这厮的经过,深山隐匿、潜行跟随、解决哨探、猝然奇袭的布置得端的妥当,若是让我统领这些新兵设伏突袭,又能否使得麾下儿郎不会损折一人?

    姚平仲再望向牛皋的时候,心中不止多了分敬重,他又想到萧唐非但得呼延灼、关胜这些本事了得的良将尽心竭力辅助,王焕、韩存保、徐京等军中地位甚高的宿将也与他关系紧密,就连他府邸中这些家将,那萧嘉穗指挥若定,善于审时度势;王进练兵有道,也备受新军将士推崇;留守铜鞮县的那个唤作许贯忠的言语不俗,看来也是个满腹经纶的;花荣箭法奢遮,也绝不输于西军中几个以控弦之术闻名的猛将;石秀果敢刚毅,作战雷厉风行,便是我麾下那秦指挥使也对他赞不绝口...那两个汉子(庞万春、史进都用的是化名)也非等闲之辈,就连这个看似粗鄙莽撞的牛皋,竟然能也是个懂得带兵的将才......

    这些能人若是放到寻常军州内的府衙军司,要争个封妻荫子、加官进爵也不是甚么难事,可是除了那花荣挂职为京西南路帅司兵马提辖,其他人无禄无职,大多也都不过是萧节帅府邸家将出身。就算萧节帅在江湖中号为任侠,直教绿林盗中人闻名色变,可是他就这有恁般大的能耐,竟然可以使得这些奢遮人物心甘情愿的为他卖命?

    姚平仲兀自心中思付之时,太原府府衙中石秀正对牛皋说道:“好你个牛黑子!没想到你竟然能立下这般功劳,也不枉哥哥有意栽培,接连请托周老前辈、王教头这等名师点拨你的本事。”

    首次因自己指挥得当而立下大功的牛皋意气风发,他听石秀说罢,反倒拍着胸脯朗声道:“倒是三郎小觑俺了!只捉住个田彪又算甚么本事?下次便将田虎那厮给擒来,也为哥哥颜面上增光!”

    “此次你指挥得当擒下河东寇首之一的田彪固然能当记一大功,可是也须戒骄戒躁,可切莫因一时胜利而冲昏了头脑。无急胜而忘败,无见其利而不顾其害...皆乃兵家大忌也。”

    眼见牛皋一副得意志满的模样,王进又一如既往的向他出言告诫,只不过此时王进的脸上似乎也挂着欣慰的笑意;而牛皋听王进引用荀子说兵中“为将者五权论”中的言语提点于他,一时间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得伸出大手来挠了挠头,又笑呵呵的应过了。

    就在这时,萧唐忽然开口说道:“是啊...便是杀了田豹,擒下田彪,罪魁祸首田虎却尚未伏法......此贼不除,河东匪患便算不得已经平息了。”

    可是田虎现在到底人在何处?

    待萧唐将田彪押到厅堂问话之后,眼见这个田虎的手足胞弟虽然仍旧满眼怨毒的凝视着自己,可是他也不似以往那般张狂嚣张,无论萧唐与麾下官将如何出言恫吓逼问,田彪从头到尾就像个哑巴一般缄默不语,他时而面露冷笑,时而又瞪视在场的禁军将官,可就是不肯吐露半字。

    期间石秀瞧得心头火起,正要向萧唐请命让他使些手段、动些私刑逼迫田彪招供之际,萧唐又唤人押上几个被俘的贼人小头目前来问话,其余强人头目招得倒快,他们众口一词都说当天定襄县城遭遇萧唐率军奇袭之时,在混战厮杀中田虎便已不知踪影,就算当时随着田彪攻打县城的诸地贼众也都不知道田虎到底逃到了哪里。

    萧唐倒并不担心田虎会就此隐姓埋名,从而躲避官府的追捕。他如果真的舍弃下麾下河东各路的强人兵马只要独自苟且偷生,引得所有江湖同道唾骂鄙夷,那么田虎在绿林中再无立锥之地。何况似田虎这等铤而走险要干造反这种勾当的人物,萧唐也不信他会甘心在大宋诸州官府军司,甚至绿林中人的搜捕下担惊受怕,就像只过街老鼠那般被人喊打喊杀的躲藏一辈子。

    而在太原府西北面王焕、韩存保率部正与党项诸部对持,他如果打算率众跋山涉水,还要躲避沿途军州下辖指挥司、巡检司的关卡盘查去与党项人汇合,这便是要一头撞进萧唐早就布好的包围网里去。几次大败之后仍然肯追随他的绿林兵马如今已经折损了大半。到时被打成个光杆司令的田虎,对于夏国而言还能有甚么利用价值?

    就算河东各地府衙军司中大多官军战力低下,可是征剿河东贼众的战争现在已经打到了这个份上,谁都想亲手擒下田虎这个匪患祸首向朝廷邀功。田虎若想保命,身边必然还要保存足够的兵力与官军厮杀,可是他手下流寇越多,有个风吹草动时就越容易被官府发现他的行踪,想到这些萧唐便也静下心来,他一边命令麾下部曲将擒获俘虏的贼人尽数押至太原府中收监,一边又在忻州有条不紊巡山搜索,密切留意各处州府军司传来的消息。

    又过了五六日后,由代州府衙那边传来加急文书,上说田虎收拢溃败的贼众,并整合四处作乱的几伙流寇合计三千人上下沿途打破了三座庄镇,此时已经潜入代州与忻州的五台山中,似乎是要占山据险与官军顽抗到底。

    看过书信之后萧唐心思一动,他暗付道:五台山?智深兄长落发出家时曾经大闹过的文殊院,不是正在那个被称作中华佛教四大名山的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