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077章 精品初级处方丹
    夜深人静,花园街连一盏灯都没有。
    天外诊所里,宁涛正经历着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从青追的房间里返回天外诊所,他便将最近发生的所有的事情都抛在脑后,准备炼制初级处方丹。事关身家性命,集齐了药材、材料,他没有任何理由再拖延。
    他将所有的药材和材料都取了出来,一一用丹火处理水分、杂质。这是他从无名医书的“丹道篇”学到的技术,这也是第一步。第二步是将所有的材料切碎,用石臼捣成粉末,最后将药粉再进行丹火和美香鼎进行浓缩处理。
    经过这两步处理,一大堆药材和材料就只剩下了一小堆晶莹剔透的粉末,就像是用水晶研磨出来的一样。做完这一步,第三步就是“丹坯”。宁涛割破他的手腕,将他的血滴到“丹粉”上,随后又将用血浸润过的丹粉按照初级处方丹的重量分成了二十一份,并将每一份都搓成药丸的形状。这一部分完成,那就是最好一步炼丹了,这也是最重要最难的一步。
    这就是无名医书“丹道篇”的“四步炼丹法”,去杂质、研磨、精炼浓缩、炼丹。看似简单,其实不然,这个世上除了陈平道就只有宁涛能炼制天外诊所的专用药,因为炼制初级处方丹需要用到天生的善恶中间人的鲜血和特种灵力,而这两个条件别人根本就没办法满足。
    二十一颗“丹坯”被装进了美香鼎,颗颗如血色的玛瑙一般,晶莹剔透,散发着神秘的香味。
    宁涛盘腿坐在美香鼎旁边,心中既激动又担忧,“陈平道留下的初级处方丹是青铜色的,我这丹坯是血色的,炼制出来不知道会不会是那种青铜色,要是失败了,或者炼制错了,那麻烦就大了……”
    平复了一下紧张的情绪,宁涛释放出丹火,将双掌贴在了美香鼎上开始生平第一次炼丹。
    嗡嗡嗡……
    美香鼎发出鼎鸣声,那声音神秘而神圣,仿佛是一种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古老的语言。
    轰!
    黑白丹火升腾起来,二十一颗丹坯被丹火吞噬,无法再看见了。
    一股奇异的药香味从美香鼎中流溢出来,那香味沁人心脾,能让人神魂安定。
    大约半个小时后,美香鼎颤了一下,丹火随即就熄灭了。
    炼制结束,宁涛紧张兮兮的将视线投到了美香鼎之中。
    美香鼎中静静的躺着二十一颗药丸,每一颗都珠圆玉润,晶莹剔透,就像是玉髓雕琢出来的珠子一样,可表面又有血丝。它们其实一点都不像是什么药丸,倒像是艺术大师完成的艺术品。事实上,要是把这二十一颗药丸串成珠子,戴在某个女人的脖子上的话,绝对有人会认为那是一串价值不菲的玛瑙项链。
    宁涛有些傻眼了,陈平道留下的初级处方丹是青铜色的,气味也远不及他炼制的香。可他炼制出来的却是玉髓一般的“珠子”,异香扑鼻,这还是不是初级处方丹啊?
    没人能告诉他这个答案,可他却有解决问题的渠道。
    宁涛将账本竹简取来,打开,将二十一颗初级处方丹倒在了账本竹简上。
    这就是“认丹”。
    天外诊所的主人炼制出处方丹之后要用账本竹简“认丹”,也就等于是医院的药房要将药品登记在册一样。什么药没了,什么药还可以用,医院里的医生通过医院的内部系统就可以看到,这样也是为了方便医生看病处方,药房出药。同样的道理,账本竹简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其实就是天外诊所的“内部系统”。所以,炼制出来的丹药要通过它来“认丹”。
    是不是初级处方丹,用账本竹简一认就知道了。
    几秒钟后,账本竹简上浮现出了字迹:精品初级处方丹。
    宁涛顿时愣在了当场,他第一次出手炼制出来的初级处方丹竟然被账本竹简冠上了“精品”这个头衔,而陈平道那么厉害的修真者炼制出来的初级处方丹却连一个头衔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账本竹简上又浮出了一段话来:可蜕皮,自带治愈严重烧伤病和皮肤病患者。
    看过这段内容宁涛突然就醒悟了过来,这不是他有多么高的炼丹天赋,而是他使用的白蛇蜕是蛇妖的白蛇蜕,而陈平道显然没有搞到这种珍贵的药材。不过就算能搞到陈平道恐怕也没兴趣那样去做,因为这样做于天外诊所的治病机制而言等于是“锦上添花”,根本就没有必要。天外诊所又不是烧伤病医院,要这种精品初级处方丹也没什么实际的用处。
    不过,这段内容却给了宁涛一个很大的启发,同样的配方,使用的药材的品质不一样,炼制出来的丹药也不会一样。他忍不住去想,如果全部使用从白婧的手里得到的白蛇蜕那种级别的药材的话,炼制出来的初级处方丹又会是什么级别呢?
    不过这样的事情想想也就算了,抛开根本就不可能找到那么多极品药材不谈,就算能找到他也会考虑成本而不会去炼制。
    宁涛将二十一颗精品初级处方丹用一只小瓷瓶装了起来,然后放进了小药箱之中。这二十一颗初级处方丹落瓶为安,他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他现在总共有二十三颗初级处方丹,这够他用上一段时间了,而且也不用再可以去挑那种身有大功德或者大恶念罪孽的病人了。
    人一放松,过度消耗灵力的疲劳感袭来,宁涛倒在地上就睡了过去。
    几个小时后宁涛出现在了一家小食店里,点了一碗牛肉米粉,还有两个包子。吃了早饭,他又拿着他的游医油布幡走街串巷。现在的他已经不为赚钱而当游医,账户里三百多万足够他花销的了。他之所以还要拿着他的油布游医幡走街串巷,为的只是寻找有“诊金”的病人。
    这个月天外诊所的租金是300点善恶租金,可他的余额才几十点,根本就不够。如果说这个月他还有什么压力的话,那就是善恶租金,还有即将到来的与那个神秘修真者或者妖的见面了。
    走街串巷,一路上总有人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宁涛,甚至还有人嘀嘀咕咕的说他是骗子什么的,可他一点都不在乎。唯一让他郁闷的是,与上次街头行医的经历有些相似,半天的时间过去了都没有一个人主动招呼他请他看个病什么的。
    临近中午的时候,宁涛在街边的一座花台上坐下来休息。他看了一会儿手机,结果根本就没有发现有关于北都会所的报道。他琢磨了一下,对这样的情况也就不感到意外了。不管是宁家还是槐家都会封锁消息,而以两家的能量,尤其是槐家对娱乐圈的控制力,要封锁消息并不困难。
    这时一对中年男女坐来到了花台边坐了下来,两人看样子是从乡下来的夫妻,衣着简朴,也不怎么干净。尤其是那个男人的鞋子,那是一双绿色的老解放鞋,一只鞋子的鞋面上有一个破洞,从那个破洞里能看到他的没穿袜子的脚趾,要多寒碜有多寒碜。
    男人从一只脏兮兮的编织袋包里取出了一只面饼,然后将面饼递向了他身边的女人,“淑芬,你吃吧。”
    他的神色很疲惫,声音也显得很疲惫。
    女人将面饼推了回去,“孩子他爸,你吃吧,我不饿。”
    “我们昨天下午就出门了,到现在你就吃了一块柄,我不信你不饿。你拿着,我去给你要点水。”男人说着就要起身。
    女人有点生气了,“你这个人,我说不饿就不饿,让你吃你就吃,你要是饿坏了,谁还下地干活,娃还在城里读书,学费从哪里出?”
    男人也生气了,“你有病在身,怎么能饿肚子?你的身体需要营养,不吃怎么行?”
    宁涛听得心中酸酸的,随即他唤醒了眼睛和鼻子的望术与闻术的状态,看着那个女人,看她的先天气场,闻她的气味。
    女人的情绪有点失控了,“病、病、病,一天到晚就说我有病,我没病,那个医生是骗人的,要我住院动手术,要一万多医药费啊,我们哪里拿得出来?孩子才大一,每年要交好几千,还要生活费……”
    “唉!”男人一声安息,蹲在了地上,他捧着他的头,眼泪不争气的从眼角流了出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妻子病了,没钱治病,孩子又在读大学,没钱交学费,这两座大山将这个苦哈哈的汉子压得喘不过气来。
    “你给我站起来把饼吃了,不要哭了,人家小伙子要笑话我们的。”女人伸手去将蹲在地上的男人拉了起来。
    宁涛站了起来,来到了夫妻俩的身边,温声说道:“阿姨,大叔,我是一个人,刚才碰巧听到你们的谈话,知道了那么的难处。这样吧,阿姨,我免费给你治疗怎么样?”
    夫妻俩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两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不敢相信的表情。
    这年头还有人免费给人治病的医生?
    男人伸手擦了一下眼角的泪痕,警惕地道:“小伙子,我们两口子都是从老山里来的,带了几百块钱都在医院花了,我们就只剩下十多块钱了,你要是打什么着什么主意的话,我劝你还是去找别人吧,别在我们身上浪费心思和世间了。”
    女人伸手去拉男人的衣袖,似乎是在暗示她的男人不要再说这种话,可她的男人却还是固执的将这番话说了出来。
    宁涛却不以为意,面带笑容地道:“阿姨,你的肝脏坏了,医生说要花一万多那只是手术费用,后面还有一大堆的住院费和药费。我可以治好你,我不要你的钱,相反的我还要给你十万块。”
    夫妻俩顿时愣在了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