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007章 毒妇之心
    房门打开了,一个穿着居家服的年轻女子出现在了房门后。
    “是你?”
    同样的话几乎同一时间从宁涛和短发女子的嘴里冒出来。
    还真是一个巧合,宁涛怎么也没有想到江好就是他在大街上帮助过的那个差点晕倒的女子。也难怪看照片的时候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如果照片中的江好也是现在这般一头短发的话,他在看照片的时候就会认出来。
    “你们……认识?”葛明也很惊讶。
    “在街上碰见过。”宁涛微笑着打了一个招呼,“你好,江小姐。”
    江好突然伸手抓住了宁涛的衣领,厉声说道:“你究竟是谁?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显然,之前大街上的偶遇,还有现在的突然出现,宁涛已经触动了她作为警察的神经。
    “这事我们路上再说,现在我给你把个脉,看个病。”宁涛忽然伸手抓住了江好的手腕。
    江好使劲一挣,可居然没能挣脱宁涛的手!
    其实,把脉什么的只是一个掩人耳目的幌子。
    宁涛学着从无名医书上学到的方法,将意念凝聚与眉心深处,一股刺痛的感觉之后,他的眼睛里的江好浑身都冒着五颜六色的气,他的鼻子里也涌进了江好的所有的气味。
    几乎没有半点时间上的停顿,宁涛开口说道:“江小姐,根据我的诊断你不止是血糖低,你新近还受了枪伤,伤口在你的背上,如果再偏两厘米你就会丢命。”
    江好顿时惊愣当场,她的确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了枪伤,可这个秘密就连她母亲都不知道,他怎么会知道?
    可更刺激的却在后头。
    宁涛接着说道:你今晚吃的是黑椒牛排,还有西蓝花和香草冰激凌,可惜因为你饮食不规律,你有胃炎,你最近是不是经常胃疼?”
    “你……”江好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宁涛松开了江好的手腕,“江小姐,我做事喜欢直接,我直说了吧,我是一个很特别的医生,我来找你是想让你带我去见你的父亲,并给我一个给他治病的机会。作为回报,我会让他跪在你母亲面前认错,所有被他伤害过的人也会得到补偿。”
    江好没有说话,直盯盯地看着宁涛,那眼神似乎要洞穿宁涛的内心。其实,不用宁涛说他自己是“特别的医生”,在她的眼里他就没正常过。
    宁涛说道:“江小姐,如果我做不到,我任由你处置。可如果你不给我这个机会的话,你父亲现在的妻子邹裕美是巴不得你父亲死,然后继承他的遗产,你和你母亲心中的心结就再没有解开的时候。”
    江好说道:“那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宁涛微微松了一口气,“事成之后给我的朋友升职加薪就可以了。”
    砰!
    江好一把关上了房门。
    葛明叹了一口气,“我就知道是这种结果,人家都不认识我们,还有你是怎么知道她……”
    门后忽然传来了江好的声音,“等我一下,我换件衣服。”
    宁涛笑着说道:“墩子,我就不给你加那一百块钱油了,你就等着升职加薪吧。”
    葛明,“……”
    一个小时后,山城医大附属医院。
    宁涛与一个青年站在一个单独病房外等着。
    这个青年名叫邹裕麟,是邹裕美的弟弟,同时也是江一龙公司的市场总监。来的时候,葛明看见邹裕麟便离开了,宁涛也是从葛明的口中得知的邹裕麟的身份。
    江好进入病房没两分钟便与邹裕美争吵了起来。
    “你是他女儿,我知道你是他女儿,可这些年你回家看过他吗?他生病的时候你照顾过他吗?都没有吧,是我一直在照顾他,是我!”邹裕美的声音。
    “如果不是你破坏了我们的家庭,我们父女至于这样吗?你还有脸跟我说我没回来看他!这是我和他的事情,与你无关!你没有资格在我面前说教!”江好的声音。
    “江好,你是回来跟我吵架的吗?”邹裕美忽然一声悲嚎,“一龙啊,你都还没有断气,你的好女儿就来欺负我了,你真要走了,我这日子可怎么过啊……嘤嘤嘤……”
    “你够了!我爸还没死,你哭什么丧!”江好的愤怒的声音。
    “一龙你听见了吗?这就是你养的好女儿,你都还没死,你女儿就说我在哭丧!”邹裕美的声音。
    宁涛的心里唏嘘地道:“江一龙啊江一龙,你还真是报应来了啊,亲生女儿不认你,你现在的妻子却巴不得你马上断气然后继承你的遗产,你说你做那么多坏事,赚那么多钱有什么用?”
    这时病房里传出了江好的声音,“我懒得跟你吵,宁医生,请进来。”
    宁涛伸手去抓门把。
    邹裕麟忽然伸手挡住了宁涛,语气不善,“你想干什么?”
    宁涛说道:“我是江好小姐的朋友,我是一个医生,我受江好的拜托来看看江一龙先生的情况。”
    “医生?”邹裕麟的一张脸顿时阴沉到了极点,“这里是医院,有的是医生,我姐夫不需要你,一边待着去吧。”
    宁涛也没有跟他客气的必要了,“江先生需要不需要我不是说了算,也不是你姐姐说了算,得江小姐说了算。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拦着我?”
    邹裕麟顿时愣了一下,他显然没有想到一个“外人”竟然敢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
    却就在邹裕麟发愣的时候,宁涛一把推开邹裕麟的手走进了病房。
    病房里只有江好和邹裕美,没有特护的护士。按江一龙的情况,他现在是应该待在ICU病房的,可邹裕美却只给他安排了这间仅比普通病房好一点的单独病房,毒妇之心已经昭然若揭。
    宁涛第一次看见邹裕美,她很年轻,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有一张漂亮的脸蛋,身材也是前凸后翘很是性感。能将江一龙钓上的女人,姿色当然不会差。
    躺在病床上的江一龙体型很壮,一脸的横肉,一点都不像是江好的父亲。他闭着眼睛,不知道是昏迷不醒还是睡着了。
    这时邹裕麟忽然伸手抓住了宁涛的胳膊,他本来是想将宁涛拽出去,却没想到宁涛的力气大得出奇,一下子就挣脱了他的手,还差点将他拽到在地上。
    邹裕美惊怒地道:“你是谁?出去!”
    宁涛站到了江好的身边。
    江好说道:“他是我请来的医生,我想请宁医生给我父亲诊断一下,以便我确认一下病情。”
    “不行!”邹裕美一口拒绝,“这里是医院,这里有的是医生,你想找谁都可以确认你父亲的病情,我不允许一个来路不明的医生碰我的丈夫!”
    江好怒道:“他是我父亲!我有权请医生确认他的病情!你给我父亲这样的病房,你还拦着我请的医生,你想干什么?你想他尽快死,然后继承他的遗产吗?”
    “你……”邹裕美气得嘴唇发抖。
    “我什么我?”江好大声说道:“我是他女儿,我才是与他有血源关系的家人,我有这个权利!”
    邹裕麟板着脸说道:“江好,你怎么能这样跟我姐说话,她也算是你的母亲!”
    江好抬手指着病房的门,“你算什么东西?你给我滚出去!”
    邹裕麟也怒了,“江好,你太过分了!我是你舅!”
    宁涛忽然转身,一把抓着邹裕麟的肩头,一下就将邹裕麟这个“舅舅”推出了病房。
    邹裕美一个趔趄出门,刚好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两人的身体顿时失去平衡倒在了地上。
    居然是唐玲。
    “宁涛你——混蛋!”唐玲快被气疯了,多大仇啊,随便推个人都能撞倒人家!
    碰见唐玲,宁涛的头都疼了,他跟着说道:“病人需要安静,你们这样争吵会影响到病人,加重他的病情。江小姐,请你和邹女士出去一下,我需要一点空间才能做事。”
    江好心领神会,她伸手抓住邹裕美的手便往门外拖,“我们在这里会影响到宁医生做事,我们出去说。”
    “你给我放手!放开我!”邹裕美挣扎,可根本就不是江好的对手,不走也得走。
    唐玲忽然明白了什么,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尖叫道:“快!快叫院长带保安过来!有人冒充医生在我们医院行骗啦!”
    护士站的护士拿起了电话。
    宁涛很郁闷,他担心什么,什么就发生了。在他的计划里根本就没有唐玲的存在,可她偏偏就从这个病房门口路过,还被他推出去的邹裕麟撞倒在地。
    一大群人转眼就围了过来,大多是在这里住院的病人家属和病人。
    唐玲冷笑道:“宁涛,你什么时候成了医生了?你连实习考核都没有通过,也没有医师资格证,你甚至连医大的毕业证都没有,你冒充什么医生?你完蛋了,你不仅冒充医生行骗,你还打伤了周科长,你会被开除的!不,你这样的人应该去坐牢!”
    邹裕美的气势立马就起来了,“哎哟!搞了半天原来是一个假医生,江好,你带一个假医生来给你父亲看病,你安的是什么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