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870章 折戟
    宁涛并没有答应跟他比武,而吕布在见了貂蝉之后突然出手,直接就是方天画戟刺胸膛,一点后手都不留。
    这是要杀人啊!
    宁涛刚才的一句“是又怎么样”让他觉得没面子,再加上见了貂蝉的绝世美貌想要展一下英雄气概,博得没人青睐,这货哪里还在乎什么人命?
    如果是刘关张三兄弟被他这么一下偷袭,可能就得逞了。
    可他偷袭的人是宁涛。
    方天画戟即将刺重宁涛胸膛的时候,突然就停顿了,还剩下几寸的距离怎么也刺不下去了。
    那是宁涛的右手抓住了方天画戟的杆。
    “嗯?”吕布右腋一夹戟杆,借着身体的力量又往前捅去。
    方天画戟还是无法往前分毫。
    宁涛单手抓着方天画戟的戟杆,别说是吃力坚持了,脸上就连半点发力的表情都没有。
    “多然有点力气!”吕布说了一句,说话的时候突然一脚踹向了宁涛。
    宁涛没动。
    砰!
    吕布的脚踹在了宁涛的小腹上。
    众人大概都以为宁涛会被吕布这一脚踹得飞起来,再不济也会被踹得后退几步,松开那方天画戟。
    可是,宁涛却还保持着一样的姿势站在那里,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吕布也愣在了,一心想搏得美人欢心的他哪里想得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不打啦?那我来。”音落,宁涛忽然一脚踹向了吕布的小腹。
    吕布想躲,可哪里躲得掉猫爪拳的速度。
    嘭!
    一声闷响。
    吕布倒飞了出去,飞出好几步远才砸落地上,挣扎了好几秒钟才爬起来,嘴角流血,怒视着宁涛:“你敢打本候!”
    关羽说道:“既是比武,他当然打得。”
    张飞也说道:“只许你打人,不许人打你,这算哪门子的鸟比武?”
    吕布的眼神阴狠,也不知道心里再想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宁涛忽然挥拳砸向了方天画戟。
    当!
    火星四溅!
    方天画戟的井字形的边刃顿时被一拳砸落在的地上。
    众人会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宁涛又一拳砸在了戟头上。
    当!
    火星四溅!
    戳头连杆顿时弯了。
    众人侧目,一地下巴。
    当!当!当!
    拳如雨下。
    宁涛十几拳捶下,冷兵器世界里赫赫有名的方天画戟就变成了一坨废铁。
    是一坨,不是一杆。
    咚!
    宁涛将捶成饼状的方天画戟扔在了吕布的面前,正好砸到吕布的脚。
    吕布裂开了嘴,可是并没有叫出来。他看着砸在脚背上的方天画戟,心中再没有半点脾气。
    他本想耍个酷,装个逼,博得貂蝉的欢心,却没想到这个逼装到了逼王之王的面前。用现代人的话说,那就是在王老板的面前说自己的豪宅漂亮,在马老板的面前说自己的钱多,在刘老板的面前说自己的老婆漂亮,这不找虐吗?
    宁涛这才开口说道:“吕布,我其实可以把你像你的方天画戟一样捶成肉饼的,但我今天心情好,不与你计较。你走吧,不要再来这里,下次我真会把你捶成肉饼。”
    吕布的脸青一阵红一阵,三国时代第一猛将飞将军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换作是别人,他早就扑上去了,可是对面是将他的方天画戟捶成铁饼的宁涛,他怎么也迈不出步子。
    “呵呵呵。”王允出来圆场,“大家都是英雄人物,何必闹得这么不开心呢?来来来,大家一起喝茶。”
    宁涛说道:“诸位都请回吧,不要再来找我了,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不会出手帮谁打江山,我只想和我的妻子孩子在一起。”
    吕布冷哼了一声,连貂蝉都不顾了,转身出门,骑上赤兔马扬长而去。
    王允追了出去:“温候留步!温候……”
    吕布却连头都没有回,他现在只是一个心灵受到伤害的男人。
    刘关张三兄弟向宁涛作揖,道了个别便离开了。宁涛把话已经说道了这个份上,他们也不好意思再留下来了。
    院子里就只剩下了王允和貂蝉。
    貂蝉直盯盯地看着宁涛,那眼神有点放光的感觉。
    哪个女子不爱英雄?尤其是乱世之中的女子,如果宁涛此刻跟她约个时间,单独见个面什么的,她肯定不会拒绝。一回生二回熟,再有个什么去小树林,或者小旅馆开个房间什么的,想必她也不会拒绝。可这样的话,三国就不三国了。
    王允看了看貂蝉,又看了看宁涛,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公子真是盖世英豪啊,如此英雄人物,不知道什么样的绝世女子才能配得上公子。”
    尼玛。
    你这个坑也挖得太随便了吧?
    你来邺城本来是想给吕布推销貂蝉的,一转眼却在这里开始推销了。
    宁涛笑了笑:“雪儿,出来吧。”
    雪未央走了出来,身边还跟着王允,很紧张的样子。
    宁涛拉起了雪未央的手,笑着说道:“王大人刚才说这世间有什么的绝世女子能配得上我,我的妻子就是绝世美女,她不只是人美,心也美,她配我绰绰有余,是我捡到宝了。”
    雪未央的脸颊上一片羞红,喜不自禁的样子。
    王允本来还有话想说,可是听了这话就说不出口了。他向宁涛拱了拱手,带着貂蝉离开了。
    宁涛大声说道:“慢走不送啊,以后别来了。”
    王允一脸的不高兴。
    倒是貂蝉回头看了宁涛一眼。
    雪未央跟着挽住了宁涛的胳膊,一副宣示主权的姿态。
    貂蝉回过了头去,上马走了。
    “他们的礼物还在。”丁玲说,那眼神,她显然想拆开看看。
    宁涛这才想起礼物,他想叫住王允,可王允已经跑远了。
    “爹爹,里面会不会有糖葫芦的?”丁玲眼巴巴地看着箱子。
    宁涛笑了笑:“你就直说想吃东西吧,我打开看看,要是有我就给你吃。”
    “好啊,好啊!”丁玲拍手叫好,高兴得很。
    雪未央给了大量一个不言:“就知道吃。”
    丁玲冲雪未央扮了一个鬼脸,一点都不怕她娘。
    宁涛打开了一只礼箱,里面装的是绸缎,满满一箱。
    丁玲顿时翘起了小嘴。
    宁涛又打开了第二只礼箱,里面装的是还是绸缎,但绸缎上放了四锭银子。他随手拿了一锭出来,估摸着差不多有一斤的重量。
    现在正是战乱时期,绸缎和银子都是硬通货,不是铸造的那种小钱能比的。这些绸缎和银子,足够一个三口之家温饱生活十年有余了,算得上是一份厚礼。
    丁玲的小嘴翘得更高了。
    宁涛心中想笑,小家伙也不想想,王允那么大的官,心中做的还是家国天下的梦,不然也不会使用连离间计唆使吕布杀害董卓了。那样一个人物,携礼上门求英才,怎么可能往箱子里放糖葫芦?
    王允送的礼物却把雪未央给吓到了:“夫君,这样重的礼……我们不能收啊。”
    收了,她的男人就有可能离开这个家,去带兵打仗,甚至还有可能娶王允的女儿,所以她一下子就紧张了。
    宁涛笑了笑:“他是故意留下的,他要的就是我给他送回去,然后再来游说我,我才懒得去。”
    “可是……”雪未央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银子。
    宁涛说道:“收拾一下东西吧,我们得离开这里。”
    雪未央顿时愣了一下:“离开这里,去哪?”
    宁涛说道:“那吕布在我这里丢了面子,他是一个极端自负的人,晚上一定会带着兵马过来杀我。那王允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我要是不为他所用,他也会想办法杀我,不让我有机会给被人效力。”
    “那、那……那怎么是好?”雪未央更紧张了。
    宁涛笑了笑:“这不是有马还有钱吗?我们骑着马,去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然后安居下来,你们说好不好?”
    雪未央有些犹豫,别的地方再好,又怎么比得上自己的家好呢?
    宁涛说道:“我知道你要做这个决定很困难,没关系,我们可以再等等,今天晚上我们去山里住一晚,看有没有人来,有来人,我们就离开这里,没人来,我们就在这里住,你看好不好?”
    雪未央点了一下头,然后说道:“我们其实可以不等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是一家之主,你想搬去什么地方,我们娘俩就跟着你去。”
    丁玲也说道:“对,爹爹去哪,我和娘就跟着去哪。”
    宁涛摸了摸丁玲的小脑袋:“那就收拾一下吧,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
    雪未央已经开了口,他其实现在就可以带她们走。可是这里毕竟是她们的家,如果情况不确定就带她们走,她们走得也不会安心。对他而言,早一天走晚一天走都没有关系。他也不担心有谁能伤害到雪未央和丁玲,那又不让她们断了念想,走得心甘情愿?
    雪未央摸了摸金丝楠木桌子,脸上满是不舍的神色:“这些家具怎么办?可都是新的呀。”
    宁涛笑着说道:“等到了合适的地,我再做不就行了吗?又用不了多少时间。”
    他其实也舍不得那张金丝楠木床。
    一家人收拾好东西上了山,雪未央和宁涛一个牵马,一个挑担,到了坐马上,渐渐消失在了山林之中。
    PS:距离公众号开车的日子还要两天了,心里有点小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