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560章 地狱无门你自来
    康君子愣了半响才冒出一句话来:“宁医生,我很感谢你们给予我的帮助,可是……这样的事情就不要开玩笑了,我得走了,我时间不多,我定了明天凌晨去伊斯坦布尔的机票。”
    宁涛说道:“你坐飞机去伊斯坦布尔,你连机场都走不出去,CIA的人会在机场抓你。你现在这种身体情况,随时都有可能脑梗。如果他们打你,你根本承受不起,有可能一拳就能要了你的命,那个时候你甚至连你的妻子和女儿的面都见不上就先去见了阎王,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我……我顾不了那么多了!”康君子的情绪有些失控了。
    宁涛接着说道:“康先生,你需要我的帮助,也只有我能帮助你。”
    “你拿什么帮我?你怎么帮我?”康君子用泪眼看着宁涛,他显然不相信宁涛能帮助他。
    也倒是的,这样的麻烦,一边是帝国的暴力机构CIA,一边却只是一个医生,怎么帮得了这样的忙?
    宁涛打开了小药箱,从里面取出了一张画有血锁的普通处方签,然后说道:“康先生,如果我在一分钟的时间内带到美国,然后再把你带回来,你愿意相信我吗?”
    “宁医生,我没时间听你瞎扯,我真得走了。”康君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还真是往门口走去。
    宁涛拿着医馆钥匙插进了血锁之中,轻轻一拧,一个漆黑如墨的窟窿顿时打开,挡在了康君子的身前。
    康君子惊得目瞪口呆,不敢相信他的眼睛。
    宁涛不再解释,拉着康君子的手就走进了方便之门中。
    天道医馆里青烟袅袅,宁涛拉着康君子走进来的时候,善恶鼎上的人脸顿时露出了笑容。
    “这里是……”康君子又惊呆了。
    宁涛说道:“这是我的医馆,我们现在已经在美国曼哈顿的唐人街。”
    康君子却好像在梦里,神思恍惚。他不相信,可他又无法理解刚刚发生的事情,明明是在神州慈善公司的会客室里,一转眼却就到了这个神神秘秘的医馆之中。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带你出去看看。”宁涛拉着康君子的手就往门口走去,到了门口开了门,然后又拉着康君子往过道的尽头走去。
    北都这个时候还是夜里,这里却是清晨。明媚的阳光从头顶洒落下来,给人带来暖洋洋的感觉。清晨的唐人街行人稀少,看上去冷冷清清的。
    宁涛说道:“康先生,你要是还不相信,觉得这是魔术什么的话,你可以去找这里的人问一问,他们会告诉你这是什么地方。”
    康君子摇了摇头,因为紧张和激动,他的声音轻轻颤抖:“不……不用了……我和我的妻子来过这里……我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们怎么会到这里来了?”
    宁涛没有解释,他的视线落在了三个往这边走来的行人身上。
    那是两个白人和一个黑人。
    这时一个白人看见了宁涛,他停下了脚步,还特意将手里拿着的一张照片往宁涛的方向比了一下。
    “就是那个家伙!”拿着照片的白人吼了一声。
    三个人突然向宁涛扑了过来,速度很快,奔跑间三个人都有将手伸向腰间的动作。
    这三个人的身上有枪,可他们不是警察,他们应该是唐纳德的人。
    昨天晚上,天道医馆搬到这里来,宁涛出去确认环境,却没想到遇上了罗戈里德尔和鲍勃威尔那两个白恶人,因为一点口角将他从大街上带走,想教训他并抢走他身上的财物。那两个白恶人现在已经在非洲刚德喂了鬣狗,他固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可是当时街上却是有很多人看见了他,路边商店里的监控也能拍到他,稍微一调查就能查到他的头上来。
    三个枪手转眼就逼近了。
    宁涛拉着康君子便倒转进了狭窄的过道,一边疾走,一边说道:“快走,别回头!”
    康君子紧张得要死:“他们……是CIA吗?”
    宁涛没有解释,他松开了康君子的手,行走间拉起了天宝法衣的兜帽,并用身体挡住了枪手可以射击到康君子的角度。
    三个枪手追进了狭窄的过道,这里不再担心被监控拍到,也不担心被人看见,他们都将枪拔了出来。
    “嘿!站住!”黑人枪手呵斥道。
    宁涛连头都没有回一下,就在黑人枪手说话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了天道医馆的门前,伸手准备开门了。
    看见宁涛不走了,三个枪手举枪冲了上去。
    宁涛推开门,他自己没进去,却一把将康君子推了进去,然后慢吞吞地往门里走去,进门的时候还特意用手撑着门,不让它关上。
    黑人抢走最先追到门口,用枪抵着宁涛的胸膛,恶狠狠地道:“妈的,让你跑!”
    两个白人枪手进了门。
    善恶鼎上的人脸却还保持着一定程度的笑容,这个情况让宁涛激动欣喜。要知道这三个枪手少说也有一两千点的恶念罪孽,可康君子身上的善念功德却还能让鼎上的人脸保持笑容,这说明康君子身上的善念功德起码几千点!
    康君子哪里知道宁涛此刻正在想什么,他怕得要死,不等那三个枪手呵斥他,他就主动举起了双手,哭着说道:“求求你们别抓我,我要去救我的妻子和女儿……求求你们……”
    “混蛋!你在嘀嘀咕咕什么?”一个白人枪手突然挥起手中的枪柄向康君子的脑袋砸了过去。
    宁涛突然动了,身形一晃就挡在了康君子的身前,一手抓住了那个白人枪手的握枪的手腕,另一只手却握着拳头狠狠地抽向了白人枪手的肋腔。
    咔嚓!
    一个骨骼断裂的声音里,白人枪手一声惨叫,整个人都被抽离了地面,然后重重地摔倒了地上,蜷缩成一只虾米的形状,口鼻来血,动弹不了了。
    “法克!”黑人枪手将握枪的手臂挥向了宁涛。
    可是他的速度远没有宁涛快,他都还没有来得及将握枪的手腕完全抬起,他的视线里突然有一样东西向他飞过来。那东西的速度太快,等他看清楚的时候,那东西已经踹在了他的面门上。
    那是宁涛的脚。
    嘭!
    黑人枪手那起码两百斤的身体也立地而起,牙齿、鼻血乱飞之中轰然倒在了地上,再也没起来。
    两个同伴瞬间被撂倒,剩下的白人枪手却得到了开枪的机会。
    砰!
    一声枪响。
    手枪炸膛。
    “啊——”第三个白人枪手握着白炸开花的手掌嚎叫。
    宁涛看了一眼善恶鼎,埋怨了一句:“你的反应也太慢了吧?”
    其实不是天道医馆的镇压来得太慢,而是这三个枪手太弱,弱到了没法激起医馆的镇压机制的程度,直到第三个枪手开枪才激发。就在宁涛说这句埋怨的话的时候,那个被炸烂了手中的白人枪手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身上好像压着一块千斤重的石头,连动都不能动一下,口鼻之中不断冒血。
    另外两个也好不到哪里去,一镇压全部镇压。
    宁涛却连看都懒得看他们一眼,他走到了被吓傻了的康君子的身边:“康先生,不用紧张,有我在你的身边,没人能伤害得了你,现在你相信我能救你的妻子和女儿了吗?”
    康君子这才回过神来,却还是有点在梦里一般的感觉:“相……信。”
    宁涛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在我治好你之前,你要保密,不能跟人说起我的医馆,还有我们的计划,这关系着我能不能救你的命,还有你的妻子和女儿,你能做到吗?”
    “我能做到!”康君子又重重地点了一下头,直到这个时候他才从梦一般的感觉里走出来。
    “我现在给你简单治疗一下,你会睡一觉,然后我会带你去埃及,我们从埃及去伊斯坦布尔,你看行吗?”宁涛说,打铁趁热,他也不想耽误时间了。
    康君子说道:“我行,没问题。”
    宁涛打开小药箱,取出一根天针,准备将康君子弄晕,顺便给他注入一点灵力,帮他提升一点生机,增强他的抵抗力。
    就在这个过程里,康君子看着躺在地上的三个枪手,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宁医生,他们……他们怎么办?”
    宁涛说道:“你不用管他们,我的医馆有规矩,你这样的好人来了会有好报。他们这样的坏人来了,那就是恶报了。”
    他也只能解释这么多了。
    如果不是康君子不相信他能帮上忙,他也不会打开方便之门将康君子带到天道医馆来。不过他并不担心康君子会泄露天道医馆的秘密,因为康君子将他的妻子和女儿看得比他的生命更重要,在救出他的妻子和女儿之前,他肯定不会泄露天道医馆的秘密。至于以后那就更不用担心了,一旦他接受最终的治疗,他就会忘记与天道医馆有关的一切记忆。
    “康先生,你准备好了吗?”宁涛问。
    康君子点了一下头:“我准备好了。”
    宁涛一针扎在了康君子的脑袋上,一丝灵力震荡,康君子顿时倒在了他的怀里。他将康君子放在了地上,然后向那三个枪手走去。行走间,他从小药箱之中取出了账本竹简……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