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559章 被制裁的大善人
    办公室里的气氛很尴尬。
    郎艳浩呵呵笑了两声:“主公、主母,这是什么意思?白小姐,你们这是在排练什么节目吧?比如赈灾义演?”
    宁涛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却不等他开口说一句话,白婧赶紧就跑了过去,伸手从他的肩头上拿下了小药箱,一边讨好地道:“夫君,我来帮你拿药箱。”
    宁涛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紧张,觉得好笑:“你从来不帮我拿药箱,今天是怎么了?”
    白婧陪着笑脸:“我这不是……”
    郎艳浩插嘴说道:“这是什么节目,我也想客串一下。”
    白婧没好气地道:“我说你就别添乱了,要是我夫君误会,我们夫妻俩吵架,我可饶不了你。”
    郎艳浩顿时愣在了当场。
    刚才他还心怀一丝希望,一厢情愿地希望这是在排练什么赈灾义演,可是白婧当着他的面叫宁涛夫君,还说了这样的话,他的心里哪里还有什么希望?
    白婧忽然凑唇,吧嗒一下亲在了宁涛的脸颊上,然后看着郎艳浩说道:“这下你明白了吗?我已经是名花有主的人了,他不是我什么表弟,是我男人,以后别来烦我了。”
    这是往伤口上撒盐啊!
    郎艳浩的嘴唇颤了一下,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宁涛有些尴尬:“你们两个去门外等我,我和这位郎先生说两句话。”
    白婧应了一声,提着宁涛的小药箱往外走。
    青追说道:“夫君,这些资料要带过去吗?”
    又是一下暴击。
    这一刹那间郎艳浩的脑门好像被寺庙里撞钟的木槌狠狠地撞了一下,天旋地转,眼冒金星。心仪的女神嫁人了,这已经够让他心碎的了,白婧往他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也忍了,刚才他还在悄悄寻思怎么转移目标去追求青追,却没想到青追也是这小子的女人!
    苍天无眼啊!
    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这小子何德何能竟然能让白婧和青追这样的极品大美女同时委身嫁给他?
    就这么一点点时间里,饱受刺激的郎艳浩甚至有打电话报警的冲动,他要举报这小子重婚罪!
    “这些资料就不用拿了,我都看过了。”宁涛说。
    青追说道:“那我和姐姐在门外等你。”
    她也离开了,由始至终连瞧都没有瞧郎艳浩一眼。
    宁涛干咳了一声:“那个,郎先生,刚才不好意思,跟你开了个玩笑,两个内人有点调皮,是我疏于管教了。”
    郎艳浩的嘴唇动了动,这才说出话来:“你……她们……都是你老婆?”
    宁涛微笑着点了一下头。
    郎艳浩的手忍不住伸向了裤兜,刚才那个打电话报警举报重婚罪的冲动是越来越强烈了。
    宁涛淡淡地道:“所以,你就别胡思乱想了,她们不适合你。前一段时间有个小子缠着阿婧,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断腿了。”
    郎艳浩微微愣了一下,想掏手机的手也缩了回来。
    宁涛向门口走去,路过郎艳浩的身边时,他的手拍在了郎艳浩的肩膀上:“郎先生,我这边还有点事就不陪你了,你是自己出去,还是我让人送你出去?”
    这轻描淡写的一拍,郎艳浩感觉身上就像是压着几百斤的重物一样,整个身体都动弹不得,心中气血翻涌,难受得很。他忽然明白了过来,能让白婧和青追同时下嫁的男人,那能是一般的男人吗?
    宁涛的手从郎艳浩的肩膀上拿了下来,又说了一句话:“你走吧。”
    郎艳浩哪里还敢待下去,迈腿就向办公室门口走去。
    这时江好从办公室门口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大包东西:“老公,我买了一点吃的回来,你是吃鸡腿薯条,还是皮蛋瘦肉粥?”
    郎艳浩的双腿顿时又僵了一下,他忍不住多看了江好一眼,这尼玛又是一个极品大美女,而且还当着他的面叫这小子老公!
    苍天的眼是不是玻璃球做的假眼珠子?
    宁涛说道:“我不饿,你们吃吧。”
    江好说道:“怎么会不饿,之前在孟波的家里我们都没吃什么东西,你多少吃点,要不我给你喂一只鸡腿?”
    这波狗粮撒得!
    郎艳浩一秒钟都不想再停留了,深深看了宁涛一眼,转身走了。
    恐怕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宁涛的脸,还有神州慈善公司这个地方,他也是一辈子都不会再来了。
    一家四口来到了一个会客室里。
    会议室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长相和气质都很斯文。宁涛一家四口从门口进来的时候,他慌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却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也没有招呼谁。
    这个男子就是这次善人计划的主角,康君子。
    宁涛看过他的资料,他经营着一家制药公司,娶了一个中东的妻子,还生了一个可爱的混血女儿。有钱、事业有成,他的人生应该很幸福才对,可是半年前的一次体检查出他的脑袋里有一个脑瘤,而且那个脑瘤与神经和血管混在一起,就他的情况,全世界没有任何一家医院敢给他动手术。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三家顶级医院给他宣判了“死刑”,说他最多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他的资料显示,一旦他的大脑里的那个脑瘤压迫到一根非常重要的血管,那就会形成栓塞,他也会因为脑梗和大脑缺氧而死。他现在看上去还像是一个健康的人,可实际却是脑袋里装了一颗定时.炸弹的病人。
    白婧说道:“康先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治好孟波的宁涛宁神医,他能治好你的病。”
    宁涛向康君子伸出了手:“康先生你好,不用担心,我会治好你的。”
    康君子与宁涛握了一下手,犹豫了一下才说道:“真是对不起,我……我决定了……我不治疗了。”
    这就是宁涛一家四口在孟波家里做客,白婧接了一个电话一家四口便急匆匆地赶回来的原因。
    已经启动的善人计划,病人却要放弃,前期的资金投入什么的倒没什么,宁涛也不在乎,可时间却是他损失不起的。这个月天道医馆的租金是25000点善恶诊金,他至少要赚到12500点善念功德,平均每天都需要差不多400点善念功德,时间对他来说就是命,他怎么损失得起!
    白婧皱眉说道:“康先生,我们签了合同,我们为了治好你已经花费了大量的资金和人力资源,你怎么能说不治疗就不治疗了?”
    康君子一脸愧疚的表情,他说道:“我知道我这样做不对,可是我也是没有办法啊,我会尽量赔偿你们的损失。”
    白婧说道:“我们不要钱,只要你执行我们的计划。”
    “我……唉!”康君子叹了一口气,这一声叹息好像耗尽了他一身的力气,他咚一下瘫坐在了沙发上,眼睛里莫名其妙就浮出了一片水雾,随时都有可能哭出来的样子。
    白婧本来还想说什么,可看到康君子这悲伤绝望的样子,心里不忍,要说的话也吞了回去。
    宁涛也不着急询问和了解情况,他悄然唤醒了眼睛的望术状态。在他的视线里,康君子的先天气场非常虚弱,尤其是对应大脑的部位完却是生机黯淡。可也就是这一看,他却也吃了一惊,因为这个康君子的先天气场原本就有大量的善气,就算不执行善人计划,那也有相当可观的善念功德!
    纯野生的大善人却得了这样的绝症,上天这是要将他召回去做菩萨吗?
    一眼诊断之后,宁涛说道:“你们都出去等我吧,我和康先生聊一聊。”
    三个女人离开会客室。
    宁涛坐到了康君子的对面,开口说道:“康先生,我想你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吧,不然你也不会放弃这唯一的希望。你说出来,我想我能帮助你解决问题。”
    康君子这才抬头看着宁涛,泪眼朦胧地道:“宁医生,我知道你们是一片好心,可是……我遇到的麻烦……你们根本就帮不了我。”
    宁涛淡然一笑:“康先生,你我不认识,这是第一次见面。坦白告诉你,我这个人不只是会医术,干别的事情也很在行。你既然连死都敢面对,还怕说出来吗?你先别管我帮不帮得了你,你先说说吧,然后我再告诉你我能不能帮你。”
    康君子沉默了一下才开口说道:“我的妻子扎伊娜,她是叙亚人,老家在达马斯革城。你知道的,那里发生了七年的战乱,现在本来已经快结束了,可是……”
    宁涛没有催促他,只是静静地听着。
    康君子一声叹息,声音也有点哽咽了:“我的妻子扎伊娜以为安全了,带着我女儿回国去看望她母亲,我因为公司有事,还有在你们这里的治疗计划走不开就留了下来,却没想到……我的妻子和女儿刚到土其国就被CIA的人扣留了……我的公司也被美国列入了制裁名单,我个人也成了被制裁的对象……”
    宁涛不解地道:“CIA的人怎么会抓你的妻子和女儿,还有你怎么会被列入制裁的对象?”
    康君子再也控制不住他的情绪,眼泪夺眶而出:“我开了一家制药厂,生产一些基本的药物,因为扎伊娜是叙亚人,她的亲人和同胞正承受着战争的苦难,我这个做丈夫的怎么能不帮她?所以,这几年来我通过各种渠道捐助钱款,甚至是将药物送到叙亚国……我帮助的都是普通的百姓,却没想到他们说我资助恐怖分子,不仅制裁我的公司和我本人,还抓了我的妻子和女儿……我要去土其,我要去救我的妻子和女儿,所以我不能留下来接受治疗……我感谢你们为我做的一切,可是你们根本就帮不了我。”
    这就是他不接受治疗要终止善人计划的原因。
    宁涛站了起来,面带微笑:“你所面对的困难,恰好我能帮你,我带你去土耳其。”
    康君子顿时愣在了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