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386章 真凶
    走了那么远的路,耳朵也收了那么多的垃圾,宁涛要的只是一个答案——谁杀了刘十八和清风道长。
    海东方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再我开口之前,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跟着曾寻龙进神仙墓?”
    宁涛的思维微微停顿了一下才开口说道:“你为什么问我这个?”
    海东方说道:“你想知道是谁杀了刘十八和青松道长,我想知道你在神仙墓之中的经过,你告诉我我想知道的,我告诉你你想知道的,这不很公平吗?”
    宁涛笑了笑,说道:“告诉你也没什么。我去西省圣山,本来是去寻找寻祖丹的丹方的线索的,却没想到在营地里遇到了曾寻龙一伙人。我的狗伤了他的狗,闹了矛盾,他想杀我。我发现他身上有枪,心中起疑,然后就跟踪他进了神仙墓。不得不说他是一个很优秀的摸金校尉,那么难打开的古墓都被他打开了。”
    “你杀了他和他的人?”
    宁涛摇了一下头:“那神仙墓里有法阵机关,一关死一人,曾寻龙带去的人都死在了一路上的机关上。那墓其实还有最后一座机关,是给曾寻龙留着的,雇佣他盗墓的人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他活命。所以,我不曾出手杀他和他的人,但他和他的人都死在了神仙墓之中。”
    海东方直盯盯地看着宁涛,眼神之中藏着猜疑的神光:“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宁涛说道:“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至于你信不信,那就是你的事情了。”
    “你好像忘记了最重要的一部分。”
    “什么?”
    “开馆。”海东方说道:“神仙墓之中有神仙棺,那曾寻龙死在了最好一道法阵机关之中,那就是说神仙棺开棺了。开馆之后你看到了什么,发生了什么?”
    宁涛说道:“原来你是想知道《六道轮回图》的下落,这个我也可以告诉你。开棺之后有一具女尸,她当场就风化了,一丝头发都没有剩下。棺中飞出一图,想必你也知道那就是《六道轮回图》,它飞走了,那神仙墓也塌了。所以,如果你想从我这里知道《六道轮回图》的下落,那么我会很遗憾地告诉你,我也不知道。”
    海东方仍旧直盯盯地看着宁涛,似乎在判断宁涛说的话是真是假。
    宁涛说道:“我已经告诉了你你想知道的,现在该是你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事情了,是谁杀了刘十八和青松道长?”
    海东方沉默了一下才说道:“那《六道轮回图》是十大凶恶法器榜上排行第七位。它能让人看到前世,也能找到前世之人转世何处。不过它的器灵是万千阴灵所化,无比阴邪狡猾,很难驱使。”
    宁涛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海东方向一只囚笼走去,那只囚笼正是他将那个妃子勒死并吊起来的囚笼,他一边走一边说道:“我知道怎么收服《六道轮回图》的器灵,让它为我所用。只要我将《六道轮回图》拿到手,我就有可能知道我那可怜的孩子转世去了哪里,现在又是什么模样。还有我的扎伊娜姑,我也有可能找到她的转世。这样的话,我们一家就有可能团聚,再也不会分开了。”
    宁涛忽然意识了什么,但没有说出来。
    海东方打开了那只囚笼,走了进去。他站在那具挂在梁上的骸骨前,凝视了几秒钟之后,他伸手去解套在骸骨脖子上的绳子。可是那骸骨实在是太脆弱了,他这一碰,还没等他将将绳子解开,那骸骨突然散了架,稀里哗啦地坠落在了地上。一些骨头摔断了,骷髅头也滚到了一边。
    “不——”海东方的情绪突然失控,嘶声怒吼了一声。
    宁涛这才出声说道:“是你杀了刘十八和青松道长,是吗?”
    海东方却仿佛没有听见他的声音,他抱着那颗骷髅头,哭着说道:“娜故,你摔疼了吗?不要怕,我抱着你,我们很快就会团聚了,你等着我,你一定要等着我……”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你在哭什么?你的感情或许是真的,你也的的确确痛苦了几百年,可是你有没有为那个妃子想过,你将绳子套在她脖子上,你杀死她的时候,她的心里在想什么?”
    海东方突然冲宁涛怒吼道:“你闭嘴!”
    “你说你放弃了,可你根本就放不下。有些罪恶,一旦犯了,它就会像蛆虫一样啃食你的灵魂,除非以死赎罪,否则不得解脱。”宁涛说,在这方面他代表的是权威。
    海东方小心翼翼地将骷髅头放在了地上,然后他站了起来,抓住了那根绳子,猛地一拉。
    轰!
    一个沉闷的响声里,一块起码几百吨的巨石从入口处坠落下来,瞬间将唯一的出口封住了。
    嗖嗖嗖!
    四壁突然暗箭弩矢爆射,密密麻麻,就算是鸟也别想躲开!
    封闭的空间,无处可逃,宁涛也没逃,就在海东方猛地拉动那根绳子的时候,他就将天宝法衣的兜帽拉了起来,罩在了头上。兜帽很大,遮住了他的眼睛和鼻子,稍微一低头,下巴也都藏在了领口里。
    噗噗噗……
    宁涛刚罩上兜帽,说不清的箭矢、弩矢便扎在了他的头上,胸膛、后背和腿上。那一刹那间,他的身体不下被射中了一百次!
    地牢里的灯笼也被射熄灭了,陷入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
    “哈哈哈!你知道是我杀了刘十八和青松道长的又如何?那只会让你死得更快而已!”囚笼里传出了海东方的冷笑声,“杀了你,割下你的人头,我就能去得到《六道轮回图》了!我的儿啊,娜姑啊,你们再等等我,我很快就能找到你们了,我们很快就能相聚了。”
    囚笼开启的声音,海东方冲囚笼里走了出来。他挥了一下手,一团青幽幽的妖火顿时从他的手中飞了出去。那几只熄灭的灯笼转眼又被电量,黑暗的空间又被昏黄的灯光照亮。
    宁涛躺在地上,身边散落了一地的箭矢和弩矢。那些箭矢和弩矢之上闪烁绿芒,显然是淬了毒液。
    海东方忽然停下了脚步,脸上的神色也骤然变化。
    宁涛的身上没有箭矢和弩矢,甚至没有流血。他躺在地上,两眼圆睁,可给人的感觉却不是死不瞑目的可怕的尸体,而是一个躺在地上睡不着数羊的人。
    忽然,宁涛眨了一下眼睛。
    海东方突然向宁涛扑来,人还在控制,一把尖刀突然从腰间转移到了他的手中。他一抖手,一刀就扎向了宁涛的心脏!
    宁涛一个滚身躲开,一根天针就在那一瞬间脱手飞了出去,扎向了海东方的胸膛。
    海东方手腕一翻,刀身一横,挡在了胸前。
    叮!
    天针撞在了刀身上,然后倒飞了回去,回到了宁涛的手中。
    “你……怎么会没死!”海东方惊怒交加地道。
    宁涛看了海东方手中的尖刀一眼:“你就是用这把刀杀了刘十八和青松道长的吧?青松道长的修为不低,如果不是他信任你,你恐怕杀不了他。”
    “是又怎么样?”海东方厉声说道:“无论是谁,只要挡在我和妻儿团聚的路上,我都要铲除!”
    宁涛说道:“我刚才听你说你只要杀了我,割下我的头颅,你就能得到《六道轮回图》,是有什么人要我的命吗?”
    海东方冷笑了一声:“你把头借给我,我就告诉你。”
    宁涛的神色顿时冰冷了下来,其实,在海东方避而不谈是谁杀了刘十八和青松道长却走进那只囚笼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不对劲了。他的恶面在那个时候就苏醒了,现在他的恶面之下还燃烧起了一团怒火。
    海东方勒死那个为他怀孕的妃子,利用刘十八与青松道长对他的信任下毒手杀了两人,就这两件恶事已经是不可饶恕的罪,现在他竟敢对他这个天外诊所的主人下毒手,还扬言要借头!
    宁涛怒极反笑:“你还真是大胆,要借我的头?你死到临头了还敢在我的面前猖狂!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告诉我是谁雇佣了曾寻龙一伙人去盗神仙墓,那样的话,我会将你和你的女人藏在一起,让你们在阴间团聚。”
    一句话,不管你说还是不说,我都得杀你!
    “哈哈哈!狂妄!你以为你身上有件法衣,你就能活着离开这里吗?我在这里几百年,这里又岂是你认为的这么简单?”海东方右手之中的尖刀忽然在左手的掌心之中划了一下,一股鲜血顿时从他的左手掌心之中涌了出来,牵着线的往地上滴落。他的嘴里也冒出了一串呢喃的法咒,语速奇快。
    宁涛哪里会让他从容念完法咒,一挥手,一根天针脱手飞出,化作一线寒光扎向了海东方的嘴巴。
    你念咒,我就扎你的嘴。
    海东方再次将极尖刀竖了起来,挡在了天针的飞行轨迹上。
    叮!
    天针又弹了回去。
    不过这一次它并没有飞回宁涛的手中,而是在空中拐了一个弯,嗖一下扎在了海东方的脖子上。
    海东方的脖子顿时僵了一下,他的嘴里也发出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他已经念完了法咒。
    宁涛一招手,那根扎在海东方的脖子上的天针又飞回到了他的手中。
    地面突然颤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