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334章 垂死的老人
    “我们的王起码两百多斤,怎么可能半个小时减肥?”
    “那个华国小子会不会是间谍?”
    “不会吧,我们是中立国家,谁会派间谍来我们这里?”
    “我们的王怎么会轻易相信这种荒诞的事情?”
    “大概是晚餐喝多了……”
    皇家收藏室门口,一片嘤嘤嗡嗡的议论声。
    就在贵族们的议论声里,一队武装到牙齿的特种兵来到了皇家收藏室的门口。领头的一个少校手里还拿着一只破门器,它要破开皇家收藏室的门只需要一下就能搞定。
    “是谁让你们过来的?”莎琳塔尔曼顿时紧张了起来。
    约瑟塔尔曼说道:“是我。”
    莎琳塔尔曼生气地道:“你究竟想干什么?一旦他们进去,宁医生会中断父亲的治疗,也不会再治疗亚德教授。我虽然只认识了他两天的时间,可我知道他的规矩不能破坏,如果激怒了他,后果很严重!”
    约瑟塔尔曼说道:“父亲已经答应了他,可他只有半个小时,我现在不会采取行动,可半个小时之后他要是没有兑现他的承诺,我是不会对他客气的。”
    莎琳塔尔曼微微松了一口气。
    那毕竟是卡古塔尔曼答应的治疗,他的话就是王命,即便是约瑟塔尔曼也不敢轻易违背。君主立宪制和一些保留皇室的国家是两回事,前者是真正的王,后者不过是一个象征的意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皇家收藏室门口始终闹哄哄的,收藏室里却始终没有半点声音传出来。
    二十九分钟过去的时候,约瑟塔尔曼看了一下抬起手腕看了一下腕表,然后将手指向了皇家收藏室的门。
    贵族们躲开了。
    特种兵少校提着破门器来到了门前,他带来的特种兵分成两队,一队站在门口左侧,一队站在门口右侧。所有的武器都已经打开了保险,随时可以击毙目标。
    第三十分钟转眼就到了。
    莎琳塔尔曼焦急地道:“哥哥,再给他一点时间吧。”
    约瑟塔尔曼却冷哼了一声,沉声说道:“行动!”
    特种兵少校将破门器往后摆,然后撞向了皇家收藏室的房门。
    却就在破门器眼见就要撞在门上的时候,那门突然打开了。击空的破门器狠狠的撞在了一个人的小腹上,发出了一个闷响的声音。
    这个人是宁涛。
    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了宁涛的身上,等待着他与破门器亲密接触的应有反应。
    可是,被破门器狠狠撞了一下之后,宁涛非但没有惨叫倒地,他甚至连晃都没有晃一下。
    那个特种兵少校顿时呆了一下,他感觉他撞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充气娃娃。
    哗啦!
    十几支突击步枪的枪口对准了宁涛。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了卡古塔尔曼的笑声:“哈哈哈……我瘦了!上帝啊……我瘦啦!”
    一大群人迫不及待的冲进了皇家收藏室,他们很快就看见了他们的王。他们的王正站一张简陋的桌子上,赤着上身,屁股上缠着一层白色的医用纱布。可让他们惊讶的却不是他们的王的屁股,而是他的身材。
    半个小时之前,看过塔尔曼还是一个肥胖的老人,可是现在他的体重减少了差不多一百斤,脸颊瘦了,超大的肚腩也消失了,肥胖的双腿居然也有了点大长腿的感觉。这样的身材,他就算是不喝酒不吃肉,天天坚持锻炼,没个三五年的时间也不可能得到,可是他只是躺在这张简陋的桌子上睡了半个小时,一觉醒来,找到了青春的感觉!
    所有人都傻眼了,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他们的面前,可他们的王却以起码二十年前的姿态站在他们的面前,分分秒秒都在提醒他们这是真的。
    宁涛走了过来,那十几个特种兵仍用枪指着他。
    “你们干什么?拔枪给我放下,出去!”卡古塔尔曼呵斥道。
    那十几个特种兵不敢有半点犹豫,转身就退出了 皇家收藏室。
    宁涛这才出声说道:“卡古国王,下来吧,你脚下的桌子现在是我的。”
    这话有对王不敬的嫌疑,可现在却没人计较这个了。
    卡古塔尔曼在两个贵族的搀扶下偶从桌上下来,他看到了桌子旁边一大堆白花花的东西,还有乌黑的汁液,惊讶地道:“这些……都是从我身体之中取出来的?”
    宁涛说道:“准确的说是拔除,我不仅拔除了你身体之中多余的脂肪,还拔除了你体内的沉积了多年的毒素和病毒。我敢保证,你现在的身体比你三十岁的时候都要健康。经过我这一次治疗,你长寿十年不是问题。”
    卡古塔尔曼向宁涛走了过来,也不管宁涛愿意不愿意,直接给了宁涛一个拥抱,然后笑着说道:“半个小时之前你说这样的话,我一点都不相信,可是现在我完全相信你。”
    莎琳塔尔曼给卡古塔尔曼拿来了衣服,并提醒道:“父亲,亚德教授还在等宁医生。”
    相比约瑟塔尔曼和那些贵族,对于发生在卡古塔尔曼身上的奇迹,她倒没有多么惊讶,因为她亲身经历过类似的奇迹。
    卡古塔尔曼这才松开宁涛,从莎琳塔尔曼的手中接过了他的衣服,可是那些衣服显然是没法穿的了,他将外套围在了腰间,哈哈笑道:“看来我的裁缝得忙碌一段时间了。”
    约瑟塔尔曼来到了宁涛的身边,神色有些尴尬:“宁医生,你是……你是怎么做到的?”
    宁涛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我看病治病有我的规矩,其中一条规矩就是病人和病人家属不得问我治疗的过程。”
    约瑟塔尔曼顿时被噎了一下,给他的感觉,宁涛所谓的规矩其实就是他的那张嘴,他想怎么说都可以。
    宁涛说道:“莎琳公主,请让人将这种桌子送到我的房间去,我回去的时候回带走它,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除了这张桌子,这收藏室里的东西,你还可以任意拿一件。”卡古塔尔曼心情高兴。
    “父亲……”约瑟塔尔曼欲言又止。
    宁涛却笑了一下:“尊敬的卡古国王,感谢你的慷慨,可我这个人说一不二,我说过只要你一张桌子,别的东西我一样不要。现在,带我去见亚德教授吧。”
    说完,他转身往门口走去。
    他身后是一群发呆的人。
    要知道这个收藏室里的古董文物,珠宝瓷器那都是价值连城的东西,可是这个华国青年这个青年却不要!
    他跟钱有仇还是是金钱如粪土?
    都不是。
    宁涛不要,那是因为他修的是天道。
    谁见过上天反复无常,该是白天的时候来个黑夜,该是黑夜的时候出个太阳?
    修天道,就得惩恶扬善,说一不二,该是白就是白,该是黑就是黑。
    冰杉灵木桌子被送到了宁涛的房间里。
    宁涛也见到了亚德教授。
    亚德教授躺在一个房间里的一张床上,化疗让他枯瘦如柴,一张脸就只剩下了一张皮,灰暗的肤色,看上去就像是一具干尸。他戴着氧气罩,打着营养点滴。就这状态,命若游丝,即便是突然死去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宁涛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从他接手天外诊所至今,这还是第一次接手这样的病人。面对这样的绝症患者,他的心里还真是没有把握。
    不过他并不后悔答应莎琳塔尔曼来瑞天给这个老人治病,抛开那张冰杉灵木桌的收获不谈,这样的绝症患者早晚也得面对,逃避是逃避不了的。而他,他也从来不是那种遇到困难会退缩的人。
    “宁医生,请你治好亚德教授。”约瑟塔尔曼对观察病人的宁涛微微低头,语气之中带着敬意和歉意,“另外……我为我之前的行为向你道歉。”
    宁涛淡淡地道:“道歉就不必了,你们都出去吧,我现在就给他诊断和治疗。”
    这一次不用宁涛再重复他的规矩,所有人都离开了房间,约瑟塔尔曼还亲自关上了门。
    虽然并不是很担心有人会闯进来,可是宁涛加上回到门口将门反锁,随后又走到窗前将窗户关上,拉上了窗帘。最后他回到床边,取出账本竹简放在了亚德教授的手上,同时往亚德教授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点灵力。
    灵力入体,心脉趋稳,奄奄一息的亚德教授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他看着宁涛,用虚弱的声音说了一句话。
    可惜,是瑞天语。
    宁涛用英语说道:“亚德教授,你能用英语交流吗?我是你的医生。”
    “我不……需要……医生……”亚德教授用英语说道:“我需要……牧师……”
    宁涛说道:“那我就是你的牧师。”
    亚德教授的嘴巴张了一下,却没有说出什么话来。他显然不能理解宁涛的意思。
    宁涛拿起了账本竹简,打开。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了内容:亚德,1951年7月3日生人,天收之人,不可处方。
    宁涛顿时愣住了,这样的诊断他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诊断等于是天外诊所不收的病人。所以,账本竹简连善恶值都懒得计算了。
    一个难题摆在了宁涛的面前。
    这样的病人,天收之人,不是怎么治的问题,而是该不该治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