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214章 天地不容之物
    拔枪,枪口对准白圣,整个过程宁涛只用了一秒钟的时间。
    可是他的手指却扣不下扳机。
    太多的女孩子已经冲上了祭坛,她们一个个燃烧、倒下,犹如扑火的飞蛾,明知道自己会死,可还是要扑上去。
    那个刚才还想咬宁涛一口的聋哑女孩被地上的血滑倒了,膝盖破了,可她仿佛不知道疼,挣扎着爬起来之后又冲向了祭坛。她挥舞着手臂,张大的嘴巴里发出“呀呀”的声音。
    看着她的背影,一种从未有过的无力和悲伤的感觉涌上了宁涛的心头。他是天生的善恶中间人,惩恶扬善是刻在他骨头和血液里的信条,可是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无辜可怜的孩子坠入地狱。他不能开枪,以精炼驳壳枪的威力,一枪过去炸不炸不得死白圣不知道,但肯定会炸死那些无辜的女孩子。
    她们死在白圣的手里和死在他的手里,那绝对是两回事。
    做善人永远比做恶人难,事也如此。天外诊所恶念罪孽容易赚,善念功德难赚便是这个因,这个果。
    祭坛上,青幽幽的鬼火突然静止。那些冲上祭坛的女孩幸免于难,没有被烧死。可她们却像是断电了的机器人一样,突然就静止了下来,一动不动。那些武装侍卫也静止下来,有的还在平地上,有的已经爬到了祭坛的半腰。
    宁涛仍然举着枪,可一个个子很高的女孩却挡住了他的射击角度,他要想一枪轰飞白圣,首先就得将那个女孩炸成一堆碎肉。
    白圣从那个女孩的身后微微露出了一点头来,用一只眼睛看着宁涛,戏谑地道:“你想杀我?为什么不开枪?哦,我明白了,你不想打死这些女孩,你是一个好人。哈哈,多么伟大啊!”
    青追、白婧和殷墨蓝回到了宁涛的身边,一起面对着祭坛上的白圣。
    “她们都是我忠实的信徒,我是她们的神,我让她们死,她们就会为我献出生命。”白圣冷笑着说道:“还记得我说过的由钱入道吗?我让人给她们买最贵的手机,好看的衣服,甚至是最名牌的包包。她们想要什么我都给她们,无论她们有什么样的欲望,我也都会满足她们。她们最后就只剩下一个欲望,那就是把她们自己献祭给我,她们的先天无缺阴身,她们的生命力都是我的。”
    先天无缺阴身,那就是处子之身。
    难怪白圣所谓的信徒都是十几岁的女孩子,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子正处在叛逆期,父母老师说的话她们根本就不愿意听。一些爱慕虚荣的女孩子更容易受到引诱,她们喜欢水果手机,喜欢漂亮的衣服,喜欢一些看上去很时髦却又毫无用处的东西,而白圣的爪牙不断的满足她们的欲望,给她们洗脑,最后将她们带到这里来。她们并不知道,这世上根本就没有白吃的午餐,她们会为她们的欲望和贪婪付出她们的代价,那就是她们的命!
    宁涛什么都明白了,那五个聋哑女孩子并不是被绑架的,她们是自己离开学校,也难怪没有任何犯罪的痕迹。
    “而这,这就是我的由钱入道,这世间灵气匮乏,而我不再需要灵气来俢练,我有钱就够了!哈哈哈!”白圣放声大笑,“而这才刚刚开始,将来我会拥有成千上万个这样的信徒!”
    宁涛的心里怒火燃烧,他的恶面正在苏醒。
    殷墨蓝压低了声音,“那个祭坛之中有一个法器,那条毒蛇所说的由钱入道,可能是通过它来完成的。你救不了那些女孩子,她们已经没有灵魂了,开枪啊!”
    宁涛的右手食指动了一下,可是最终还是没能扣下扳机。
    那些女孩子或许都是爱慕虚荣,叛逆和贪婪的女孩子,可是她们毕竟才十多岁啊,她们根本不懂事,她们不过是拿了一些满足虚荣心的东西,难道她们就该死吗?
    “你杀不了我,倒是你今天得死在这里,你看这是什么?”白圣抬起了他的右手,他的拇指和食指指尖捏着一根天蓝色的银针,正是十日前宁涛扎在他胸膛上的那一根天针。
    宁涛冷冷地道:“当日没杀了你,这次必杀你!”
    白圣从那个女孩的身后现身,忽然伸手扒开了白色长袍的胸襟,他的胸膛顿时裸露了出来。他的胸膛肤白如雪,并没有被天针恶疾扎过之后留下的腐烂疤痕。
    “那一针应该是你最强的手段,那一次你还真是威胁到我了,可你知道吗,你那一针没能扎死我,却害死了二十个女孩。她们本来还不用死,你那一针让我受了重伤,我就只有吃掉她们,用她们的血肉和生命力来疗伤。”白圣阴恻恻地道,嘴角也露出了一丝邪笑。
    青追破口骂道:“你放屁!”
    白圣嘴角的那一丝邪笑消失了,“你也该死!杀了他们!”
    几个持枪的武装侍卫突然间“睡醒”了一下,抬起枪就准备射击。
    却不等有人开一枪,宁涛手中的驳壳枪枪口一偏,右手的食指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砰!
    轰!
    枪声响起的一瞬间便是一个剧烈的爆炸声,几个枪手一秒钟之前还在,可一秒钟之后却成了一堆分不清楚谁是谁的碎肉!
    爆炸的能量冲击波撼动了洞窟,头顶掉了好几根石钟乳。
    白圣顿时色变,用惊讶的眼神看着宁涛手中的兀自冒着硝烟的驳壳枪。
    不只是硝烟,那支驳壳枪上还冒着如丝如缕的灵气,枪身之上的黑白花纹犹如活的一样,给人一种风中河流一般的感觉!
    衡量法器的标准是什么?
    宁涛不知道,但就他炼制的这支驳壳枪即便不是法器,距离真正的法器也差不了多少了。
    砰砰砰!
    还是有枪手开了枪。
    殷墨蓝舞动绣春刀,他的身前有人有一只高速旋转的盾牌,密不透风!
    叮叮叮!
    射向殷墨蓝的子弹全被挡了下来,掉在了地上。
    白婧和青追身形一晃,快若疾风,再次停顿下来的时候,地上已经多了两具枪手的尸体。
    这一战,不是白圣死,就是她们亡!
    干掉两个枪手之后,白婧和青追一路杀向了祭坛,那些没枪的仅持着血色棒子的武装侍卫挡者披靡!
    却不等她们冲上祭坛——
    嗡!
    祭坛突然传出了瓮鸣声,一个看不见的能量震荡波以石砌祭坛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青追和白婧首当其冲,一口血喷出来,身体断线风筝一般往后飞去。
    宁涛两步飞奔一跃而起,展开双臂,将白婧和青追接住。就在他的双臂揽住她们的腰肢的那一瞬间,他的双臂好像接住了两颗飞射的炮弹,那恐怖的力量差点让他的手臂脱臼!
    特种灵力启动,灵力气囊不仅包裹住了宁涛的身体,也包裹住了青追和白婧的身体。
    嘭!
    宁涛的后背重重的撞在了一面石壁上,坚硬的石壁赫然出现了龟裂纹。
    噗!
    宁涛也喷出一口血来,可他喷血通常不是受伤,而是释放身体内部的压力。这一口血喷出来,他整个人都轻松多了。青追和白婧在特种灵力的快速治疗下,刚才的震荡伤害也减轻了许多。
    如果不是宁涛这一飞身拦截,她们要是撞在石壁上的话,肯定会重伤!
    嗡!
    又是一声嗡鸣。
    石砌祭坛突然寸寸崩裂,一块块石料被震成石粉,稀里哗啦的往下掉。
    一团青幽幽的鬼火从快速崩塌的祭坛之中迸射出来,那些来不及冲上来战斗的武装侍卫,还有那些女孩子就像是放在火堆中的纸人一样,转眼就被吞噬了,化为灰烬!
    白圣在青幽幽的鬼火之中双手握拳,仰头,他的嘴里突然传出了一个诡异的尖叫声,“咿呀——”
    这声音比海豚的声音还尖锐。
    轰!
    石粉怒潮一般向四面八方冲击过去,每一粒石粉就像是弹弓发射出去的石弹!
    宁涛猛的趴在了白婧和青追的背上,将她们压在身下。
    嘭!
    殷墨蓝被掀飞到了石壁上,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落点就在宁涛的身边。他满脸是血,衣服也破烂不堪。他看宁涛的眼神带着一点幽怨。
    石砌祭坛消失了,一只大瓮显现了出来,通体惨绿,非金非瓷。这洞窟之中没有风,可它好像被风吹着,时刻都在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那感觉就像是瓮里装了成千上万个孤魂野鬼,他们哀嚎,他们诅咒一切!
    白圣站在大瓮边沿,青幽幽的鬼火在他的身后燃烧着,惨绿色的妖气围绕着大瓮舞动。
    “噬灵瓮!”殷墨蓝脱口叫了出来。
    白圣阴恻恻地道:“没想到你这乡下武妖还认得噬灵瓮。”
    殷墨蓝撑臂爬了起来,“噬灵瓮,十大凶恶法器排行第十,我不知道它的出处,可我知道它的器灵特性。它有滔天的怨念,能生九幽鬼火。它不但吃人,还吃魂,它吃的人和魂越多,它的器灵就越强。这东西天地都不容,你竟然用它来俢练!”
    “天地?”白圣突然怒吼道:“我与这天地势不两立!而你们,你们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