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万古神帝 > 第2061章 风波未平
    感受到张若尘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杀机,宙宇和墨聖不禁对视了一眼,随即一咬牙,异口同声道:“好,我和你赌。”

    对于自身的实力,宙宇和墨聖均是极为自信,绝不会怕了张若尘。

    闻言,张若尘不禁将杀机收敛,脸上浮现出一抹淡笑,道:“很好,很明智的选择,为了确保你们能够遵守约定,我希望你们能够以神灵的名义,立下誓言,放心,我也同样会立下誓言。”

    涉及到真理奥义,谁也不敢保证,宙宇和墨聖是否会耍花样,所以还是事先想得周全一些为好。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宙宇和墨聖总有万般不愿,此时也只能按张若尘所说的去做。

    不过真要说起来,他们也并不算吃亏,赢了可以脱身,输了则自愿送出真理奥义,公平合理。

    “张若尘,你确定要和他们赌斗?万一你输了,可就得放他们离开,月神那边怎么办?”小黑暗中传音道。

    既然是赌斗,就肯定会存在一定的风险,得事先想好最坏的结果。

    张若尘传音道:“我虽然说了,如果他们能赢,便放了他们,却并未明确说什么时候放。”

    “原来如此,亏你能想到这招,看来无论结果如何,天堂界派系都必然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小黑恍然,差点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时间不长,张若尘便是与宙宇和墨聖,一同立下神灵誓约,将赌战的规则,也囊括在了其中。

    此次的赌战,他们只比拼肉身,不能动用圣道规则、圣器,也不能施展圣术,就看谁的肉身淬炼得更加强横。

    事实上,这场赌斗对张若尘极为不利,毕竟他的修为要比宙宇和墨聖低两个小境界,且这两个小境界都涉及到肉身的淬炼。

    接天、临道均是引天地之力入体,淬炼肉身,乃至于可以让部分躯体不朽化。

    宙宇和墨聖都不是寻常的临道境强者,定然想着铸造最强的不朽圣躯,故而他们如今必然已经将肉身淬炼得极为强横。

    在同等境界,应该没多少人的肉身,能够比他们更强。

    可张若尘还是坚持与他们比拼肉身,这算是对自身的一种挑战,通过宙宇和墨聖来磨砺己身,为跨入接天境做准备。

    “你们两个谁先来?”张若尘淡淡问道。

    墨聖眼中浮现一道厉芒,道:“我先来。”

    张若尘一翻手,一颗空间玲珑球,出现在他的手中,直接將墨聖给收了进去。

    紧接着,张若尘本身亦是进入到空间玲珑球之中。

    “张若尘,受死。”

    墨聖暴喝一声,如一头人形暴龙,向张若尘扑了过来。

    其双臂清晰的散发出不朽的气息,俨然已经不朽化,哪怕是顶级的万纹圣器,都未必能够对抗。

    张若尘表情平静,并未进行闪避,径直迎了上去。

    “找死。”

    眼见张若尘不闪不避,墨聖眼中不禁浮现出一抹冷笑。

    “砰。”

    双掌相碰,空间不禁泛起剧烈的涟漪。

    二人均是不曾动用圣气和圣道规则,所用的乃是纯粹的肉身力量。

    若是在外界,这样的碰撞,说不得能够直接將一颗星辰打得爆碎开来。

    “嗯?他竟然能够与我不朽化的双臂硬拼。”墨聖心中微微震动。

    在他的预计中,这般硬拼,张若尘应该会骨断筋折才对,没理由会安然无恙。

    张若尘心中一动,不由暗暗想道:“不朽化的手臂果然很强,若非我的双臂中融入了不朽层次的龙魂和象魂,加之经过生死铜炉的淬炼,说不得还真无法对抗。”

    思考之余,张若尘主动发起了攻击,招招狠辣,不留任何余地。

    他就是要通过战斗,来找出自身存在的缺陷,之后才好进行弥补。

    “轰。”

    张若尘身躯一震,体内磅礴的血气剧烈涌动起来,发出江河奔腾之声,令得身周的空间震颤。

    丝丝缕缕的混沌之气萦绕在张若尘的身周,更有五色光晕从他的体内迸发出来,似要开辟一座新世界。

    修炼至今,张若尘的五行混沌体,无疑是已经达到极致,身躯宛如一座浩瀚的星空宇宙,蕴含着无比浩瀚的力量。

    墨聖目露凶光,在其身后隐隐浮现出一头巨大的贪狼虚影,凶威滔天,似要从虚空中挣脱出来,由虚化实。

    “杀。”

    墨聖厉啸,真身似化作了一头凶戾贪狼。

    “砰。“

    二人展开剧烈的碰撞,展开疯狂的厮杀。

    不得不说,墨聖很强,魔道修士本就注重肉身的修炼,墨聖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身躯比顶级万纹圣器还要坚韧。

    转眼之间,张若尘已是与墨聖激战数百回合,二人战得旗鼓相当,恐怖的力量一次次迸发,险些将空间玲珑球震碎。

    连番大战,二人身上均是有着许多的伤痕,鲜血早已将他们的衣衫浸透。

    “噗。”

    墨聖的贪狼利爪在张若尘的胸口,留下数道狰狞的爪痕,鲜血汩汩而涌。

    既是比拼肉身,自然便不会再身穿铠甲。

    张若尘恍若未觉,右手化作龙爪,直接穿透了墨聖的胸膛。

    “你……噗。”墨聖大口吐血,眼中满是不甘之色。

    张若尘并未将右手收回,冷漠道:“墨聖,你输了,交出真理奥义。”

    闻言,墨聖不禁再度喷出一口鲜血来,眼中充满了不甘之色。

    虽不愿承认,可他的确是败了,心脏正被张若尘拽在手中。

    所谓愿赌服输,且有着神灵誓约的约束,墨聖总有万般不愿,也只能遵守约定。

    张若尘心中一动,感觉到有一股奇异的东西,传递到了他的身体之中。

    “万分之九的真理奥义,不愧是黑魔界的领袖。”张若尘露出满意的笑容。

    如此一来,他所拥有的真理奥义,便达到了万分之二十九。

    想要获取真理奥义,其难度可谓是极大,大圣境之下,鲜少有人能够靠自身在真理之海得到超过万分之十的真理奥义,哪怕是真理神殿的十大真传弟子也不例外。

    墨聖能够得到万分之九的真理奥义,比商子烆还要多出万分之一,也已经是极为难得。

    当然,墨聖的修为要比商子烆高得多,如果商子烆还活着,继续去渡真理之海,应该还能得到更多的真理奥义,有望超过万分之十。

    顺利得到真理奥义,张若尘这才将右手从墨聖胸膛内收回,继而一手提起墨聖,飞出空间玲珑球,重新将其镇压在血神祭台之上。

    《九天明帝经》运转,神光气海中的神阳快速转动起来,释放出汩汩精气,融入张若尘的四肢百骸。

    在开始新一轮的赌战前,张若尘自然是要先将自身状态调整至最佳。

    …………

    天庭界,月神山之上。

    月神立于广寒神宫之外,目光平静的看着悬浮于月神山外的几道神影。

    “月神,立刻让张若尘放了宙宇和墨聖,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一道神影无比强势道。

    “不仅要放了宙宇和墨聖,还要将张若尘严惩,那血神教也不应该再继续存在下去。”另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同样是霸道无比。

    “张若尘屡犯天条,行事肆无忌惮,杀害诸多世界的领袖人物,按律当诛。”又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

    月神的目光淡淡扫过悬于天穹上的六道神影,声音清冷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你们心中应该比谁都清楚,何必在本座面前这般大呼小叫,不付出一些代价,就想救回宙宇和墨聖,你们是觉得本座可欺吗?”

    “月神,你想怎样?”黑心魔主沉声问道。

    墨聖乃是他的亲传弟子,天赋卓绝,很有希望在将来修炼成神,对黑魔界有着巨大的意义,绝不容出现差错。

    月神的语气仍旧淡漠,道:“五种属性的顶级五行神物,十万枚神石,另外,本座要占据更好的天域。”

    顶级的五行神物,她是为张若尘要的。

    十万枚神石,是她为自己要的。

    广寒界需要更好的修炼环境,自然也就要在天庭,占据更高等的天域。

    “月神,你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这种条件,我们不可能答应。”身后有着八对雪白羽翼的神影冷声道。

    其乃是光明神殿的巨擘,是宙宇的师尊,此次自然是为宙宇而来。

    五行神物虽然罕见,对于圣王,甚至大圣而言,都会拼命争夺。但是,对神而言,倒也不算什么。

    可是,十万枚神石,这就真的是一笔庞大的资源。

    要知道,神石只有那种极为古老的大世界,才有可能孕育出来,哪怕是神灵,往往也都不会收藏太多。

    更何况,广寒界还想迁到更高等的天域,这是天堂界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事。毕竟曾经他们花费十万年,才将广寒界打压到沙陀天域这片最为贫瘠的地方。

    月神的眼神,徒然变得凌厉起来,道:“既然谈不好,那便让宙宇和墨聖一直留在血神教中。反正只是两个圣王,似乎值不到这个价格。对吧?”

    “月神,你是想再度挑起神战吗?”

    来自天堂界的巨擘道。

    月神目光转动,看向天堂界巨擘的神影,冷声道:“神战?如果你们想打,本座愿意奉陪。

    说话间,月神身上散发出浩瀚如渊的磅礴神威,月神山周围的空间尽皆震荡起来,出现诸多巨大的黑色裂缝。

    感受到这股浩瀚神威,六道神影均是凛然,尤其是曾与月神交过手的焱神,此刻心中更是巨震。

    “短时间内,月神的神力竟然又恢复了许多。”

    月神乃是一位强横的古神,曾名震天庭界,十万年前昆仑界与地狱界的大战,月神身受重伤,险些殒落,耗费十万年时间将伤势养好,可神力却是近乎于枯竭。

    得到七星神苓的月叶,月神的神力得以恢复了一部分,那时便已是能够击败焱神和二甲血祖。

    如今神力恢复更多,谁也无法确定月神究竟有多强。

    正当六道神影沉思的时候,月神的手中浮现出一尊古鼎,鼎身上镌刻有诸多繁奥的文字,蕴含神妙莫测的力量。

    “嘶。”

    看到这尊古鼎,焱神顿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由自主的,焱神想到了上一次的神战,他便是被这尊古鼎的力量禁锢住,险些被炼化掉。

    其他五道神影,眼神亦是凝住,均是将古鼎给认了出来,知晓其有着何等可怕的威能。

    月神既然将这尊古鼎给祭出来,说明是真的无惧与他们再爆发一次神战。

    黑心魔主皱起眉头,道:“月神,你提的条件太过了,并不公平,既是谈判,条件便应该对等。”

    “不错,我们可以付出一些代价,但却绝不可能按照你说的办。”光明神殿巨擘道。

    月神看着手中旋转的古鼎,道:“那你们能够付出怎样的代价?”

    不由得,几道神影以精神力交流。

    毕竟涉及到十万枚神石,还有天域迁移这样的大事,即便神也得慎重。谁敢一口答应下来,谁就去给十万枚神石,即便是神,都得吐血。

    一番商议后,天堂界的巨擘道:“五种五行神物可以给你,但是神石的数量,只能给六万枚,我们各出一万枚。但是,广寒界想要迁移到修炼条件更好的天域,此事还得禀告天宫,由天宫来定夺。”

    “看来你们是真的不在乎宙宇和墨聖的死活,那也就没必须继续谈下去。”说话间,月神准备转身返回广寒神宫。

    见状,光明神殿巨擘立刻道:“月神,留步。”

    天堂界派系几尊神灵的脸色,均是不太好看,月神太过强势,根本就不愿松口太多。宙宇和墨聖有成神之资,他们又绝对不可能放弃。

    最重要的是脸面。

    若是堂堂天堂界,连两个有成神之资的天才都保不住,不知多少人会笑话,不知多少天堂界派系的年轻修士会感觉到心寒。今后,谁还愿意追随天堂界?

    最终,他们达成协议,付出五种顶级的五行神物,六万枚神石,并且答应让广寒界进驻“紫罗天域”。

    不过,他们也让月神答应了一件事情,就是要派遣巡天使者进入血神教,查探情况,这却是天宫那边发话的结果。

    天宫制定了天条,就必须要执行,月神也不好强行干预。

    血神教内,张若尘疗伤结束,先封禁宙宇和墨聖的五感,继而将神使木杖取出。

    月神的虚影浮现,道:“张若尘,不日会有广寒界的巡天使者,带着五种顶级的五行神物和二十枚神石,前往血神教,这是天堂界诸神给的赎金。”

    “墨聖和宙宇,才值二十枚神石?天堂界的神,这么小气?”张若尘有些无语。

    月神道:“只有这么多,谈不下来。不过,广寒界可以迁移到天庭界的紫罗天域,修炼环境变得更好,这倒是你的功劳。”

    “凭借区区两个圣王,能让天堂界让步到这个程度,倒是不容易。”张若尘虽然嘴上这么说,可心里还是很疑惑,天堂界的神真的二十枚神石都拿得出手?

    关键是,月神好意思开口,只要二十枚神石?

    毕竟别人是神,张若尘也不好质疑,能有二十枚神石,总比没有好。

    凑齐五行神物,张若尘在不远的将来,便能铸造出五行混沌不朽圣躯。

    月神道:“有一件事情,本座必须要提醒你,血灵仙的出现,已经引起天宫的注意,地狱界那边亦是以此为由,要天宫给出交代。所以,接下来会有六位使者降临血神教,分别代表天宫、广寒界、昆仑界、天堂界、黑魔界和地狱界。”

     “这一次的巡天使者,个个都是非凡的强者,广寒界来的是寂灭大帝,昆仑界派遣的是文帝。另外四方的巡天使者,也都是威震万界的人物。所以,你最好别乱来,不要以为能够像上一次那样将巡视使者的分身直接打出去,好好想想如何应付。”

    听到这番话,张若尘心中剧烈震动,事情果然没有这么简单,不但是天宫,就连地狱界,竟然也插手了进来。

    微微沉思,张若尘道:“多谢月神提醒,我知道该如何应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