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一零六章 三关入门
        男人有时候是一个很奇怪的动物,当他和一个女人相处的时候,偶尔触景生情,会想起另外一个女人,可是当他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又往往会想起现在的女人。
        迎亲的队伍不算短,锣鼓喧天,沿街两边都是观望的人群。
        齐宁骑马在人群之中,后面便是八抬大轿,队伍从头到尾一片火红,喜庆非常。
        齐宁此时却是想到远在西川的依芙,脑中甚至又想起赤丹媚。
        当初他在西川与依芙同生共死,更时许下了承诺,定要迎娶依芙为妻,至若赤丹媚,虽然在宫中赤丹媚摆了齐宁一道,让他心中的恼怒兀自没有消散,但若就此断了对赤丹媚的念想,凭心而论,齐宁很难做到。
        虽然和赤丹媚那日准备假成亲渡过难关,但最终却弄假成真,夺了赤丹媚的红丸,他是赤丹媚第一个男人,又岂能说忘记她便忘记。
        一路上自然是畅通无阻,很快便到了通往闲乐居的那条巷子,队伍太长,若是全都涌入进去,整条巷子都要被堵死,是以三老太爷事先早有安排,除了段沧海等几名亲信随同齐宁入巷子,便只有八抬大轿抬进去,另外是从府里带出来的几名婆子,至若锣鼓等其他队伍,则是在街道上等候。
        好在锣鼓队众多,即使不进入巷子,那锣鼓声也是传遍数里之外。
        齐宁骑马当先,进入巷内,巷子尽头便是闲乐居,还没到闲乐居,却发现前面横着一个人,仔细一瞧,却正是神侯府北斗七星之中的贪狼校尉曲小苍。
        曲小苍神候每隔一小段路,便有一人挡住,而闲乐居门头,也早挂起了喜字。
        齐宁迎娶西门战樱,平日里是国公之尊,但常言道得好,新婚三日不论大小,所以今日倒不能摆出国公的威势,翻身下马,含笑迎上前去拱手道:“二师兄!”
        他这是随着西门战樱称呼,神侯府北斗七星都是西门战樱师兄,众人将西门战樱当做妹妹看待,而西门战樱也一直将众人视为兄长。
        西门战樱自小就是在神侯府长大,终日也是与这些人接触,那感情自然是十分深厚。
        曲小苍笑道:“国公,今日曲某要失礼了。小师妹今日大喜,我们自然是欢喜得很,不过小师妹打小是我们这些人看着长大,今日出阁,还真是有些舍不得。”
        齐宁含笑道:“二师兄放心,战樱过门之后,依然会在神侯府当差,以后还要诸位师兄多照应。”
        “以后是国公夫人,可不敢再拿她取笑了。”曲小苍眯着小眼睛,笑眯眯道:“咱们都是一群粗人,只会舞刀弄枪,今天是大喜的日子,自然不好拿着刀枪拦阻。国公,昨晚咱们师兄弟商量了一番,不管小师妹讨不讨人喜欢,若是咱们这些做师兄的任由她这样轻易被娶走,回头说不定那小丫头会找我们为难,说我们盼着将她送出门去。”
        齐宁哈哈大笑,曲小苍才继续道:“今天就给侯爷国公出三道题,国公过了这三关,便可以将她娶走。”
        段沧海和赵无伤等人都是跟在齐宁身边,闻言立刻问道:“曲校尉,这题目难不难?要是太难,到时候国公答不上来,可莫误了时辰。”
        曲小苍摆手笑道:“不难不难。”压低声音道:“咱们也就是做做样子,神候先前还说,尽早将小师妹嫁出去,留在家里管的事太多,忒不自在。”
        齐宁几人闻言,为之莞尔。
        “曲校尉,你要出什么题面?”段沧海倒是饶有兴趣。
        曲小苍笑道:“独木造高楼,没瓦没砖头。人在水下走,水在人上流!”嘿嘿一笑,道:“国公只要将这件东西拿过来,我这一关便算过去了。”
        段沧海和赵无伤等人面面相觑,想了一下,才道:“曲校尉,你这....这题目是不是太难了?什么人在水下人在水上的,老赵,你能猜出来不?”
        赵无伤若有所思,却没有回答。
        曲小苍看着齐宁,问道:“国公可带了这件物事?”
        齐宁笑道:“二师兄果然仗义,并没有为难我。”转过身,向齐峰招招手,齐峰凑近过来,齐宁附耳两句,齐峰顿时眉开眼笑,转身便走。
        段沧海错愕道:“国公爷,您.....知道是什么?”
        齐宁含笑道:“我也不知道猜得对不对,东西拿来,还要二师兄确定。”
        段沧海一脸茫然,随即见到赵无伤眉头舒展开来,脸上露出难得的微笑,段沧海立马看出赵无伤似乎猜到,问道:“老赵,是什么物事?”
        “不知道。”赵无伤十分干脆。
        段沧海一怔,没好气道:“不知道还笑得那么欢。”
        赵无伤瞥了段沧海一眼,道:“今天是国公爷大喜,不笑难道还要哭不成?”
        “你....!”段沧海为之气结,在黑鳞营内,赵无伤是他的副手,但今日到了这里,可就没有地位高低了。
        很快便见到齐峰跑回来,手里拿着一物,双手呈给齐宁,段沧海见到那竟然是一把雨伞,大是惊奇,齐宁将手中雨伞双手送到曲小苍面前,曲小苍结果雨伞,哈哈笑道:“国公果然是睿智非凡。这谜底正是此物,从前神候和我们这些师兄为小师妹遮风挡雨,便是她的雨伞,自今而后,还盼国公能成为小师妹的雨伞,莫让她遭受风雨侵袭。”说到此处,笑容收敛,深深一礼,双手将雨伞送还回来,十分郑重道:“拜托了!”
        齐宁接过雨伞,也是深深一礼。
        曲小苍侧过身,抬手做了一个请势,齐宁微微点头,众人往前走了几步,却见到文曲校尉韩天啸环抱双臂挡住了去路。
        齐宁拱手道:“三师兄!”
        韩天啸素来不苟言笑,整日里都是一张冷脸,就似乎满天下的人都欠了他银子一般。
        韩天啸拱了拱手,面无表情道:“小师妹让你将我逗笑,我若不笑,你过不去!”
        齐宁一怔,段沧海等人互相瞧了瞧,随即都盯着韩天啸那张脸,见到韩天啸一本正经模样,众人都是忍不住,段沧海第一个笑出声来,其他人也是憋不住,都大笑出声。
        韩天啸微显怒容,但显然也知道今日不宜动怒,目光犀利扫过众人。
        齐宁万想不到韩天啸会出这样的题目,而且还一本正经十分认真的说出来,也是憋住笑,咳嗽几声,众人也知道有些失礼,竭力控制住。
        “三师兄,这.....!”齐宁显出为难之色。
        韩天啸个子不高,但是横在路上,宛若一道难以逾越的屏障,一本正经道:“我不笑,你过不去,小师妹好不容易有求于我,我自然不让她失望。”
        齐宁心下好笑,暗想西门战樱真是调皮,竟然设下这样一道关卡,他自从认识韩天啸,就从不曾见韩天啸笑过,真要让此人露出笑容,还真是不容易,今晚将西门战樱娶了回去之后,还真要好好收拾一番。
        “韩校尉,你这道题比曲校尉的要难多了。”段沧海叹道:“你是一个大活人,想笑就笑,不想笑就不笑,咱们难道能逼得了你?”凑近过去,低声道:“这关就算了,你要是一个时辰不笑,难道大伙儿要在这里等上一个时辰?”
        赵无伤也难得上前低声道:“韩校尉,你就给段老大这个面子,要是无法准时将西门大小姐迎娶回去,老段回府那是交代不了。”
        韩天啸仰起头,面无表情看天,理也不理二人。
        “韩校尉,当真不给面子?”段沧海咳嗽一声。
        韩天啸淡淡道:“我和你没什么交情,自然也谈不上给你什么面子。”
        “要不是今日大喜,我可真想揍你一顿。”段沧海有些尴尬。
        韩天啸也不是个善类,眼睛一翻:“若不是担心神候和小师妹不开心,我也想揍你一顿。”
        “哟呵....!”段沧海竖起眉头,齐峰上前劝道:“算了,段老大,这一关是要让韩校尉笑出来,你这样弄,不是想让韩校尉哭出来吗?”
        曲小苍背负双手,站在一边,一言不发,脸上只是带着淡淡笑容。
        齐宁也是叹了口气,道:“三师兄,让你笑出来,我实在难以做到,只是我有一个问题想要向你请教。”
        “你说!”
        齐宁看了段沧海一眼,道:“假如有一天段沧海和另外一个人落进了猎人捕猎所挖的陷阱,另一人死了,那叫死人,那活着的人叫什么?”
        韩天啸一愣,显然是想不到齐宁会问这样古怪的问题,段沧海也忍不住问道:“国公爷,和我一起掉进陷阱的那人是谁?”
        “那不重要,阿猫阿狗都有可能,反正死了就只能叫死人。”齐宁道:“我现在只想问三师兄,活着那人叫什么?”
        韩天啸微皱眉头,这问题实在是太简单,他素来心思太多,只觉得这么容易的问题一定有诈,并没有立刻回答,齐峰等人恨不得帮他说出来,韩天啸沉吟片刻,终于道:“叫活人!”
        齐峰哈哈笑道:“韩校尉,活人是段老大,当然叫段沧海,这么容易的答案.....!”见韩天啸冷冷看了自己一眼,后面的话顿时憋在喉咙里没能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