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一零三章 机不可失
        楚宫御书房内,隆泰虽然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但眉宇之间却还是显出掩饰不住的兴奋。
        “北堂风竟然不顾北汉的利益,要暗中与我们结盟?”隆泰凝视齐宁:“你觉得是否可信?”
        齐宁道:“皇上,是否可信,我们不去管他,无论北堂风是真是假,我们都要出兵北伐。”压低声音道:“咱们北上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拿下东齐,北堂风希望我们将重兵用在攻击徐州两郡,而且还会给我们提供徐州两郡的详细布防,这也正是我们所需要的。”
        隆泰点头道:“不错,澹台老侯爷的战略之中,就是要拿下徐州两郡,继而派奇兵直扑东齐......!”他此时倒是显得十分冷静:“朕知道钟离傲定然会在徐州布防重兵,如果北堂风当真将那两郡的布防情况告知我们,我们知己知彼,定然可以克敌制胜。”
        “皇上所言极是。”齐宁道:“柴伯忠声称,我大楚一旦出兵,北堂风立刻入潼关,直扑洛阳。北堂昭到时候要应付北堂风的西北军,根本无力在顾忌秦淮一线,钟离傲的后勤供给也一定会出问题,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们拿下了徐州,立刻联同东海水师,水陆两军同时攻击东齐,东齐主力在外,而且北汉也无力插手,拿下东齐的计划便能实现。”
        隆泰微笑道:“不错。”一根手指轻敲桌面,沉思片刻,才道:“你觉得北堂风是否真的会准时出兵?”
        “皇上,如果我们真的要战,所有的一切就只能寄望于我们自己的军队,不必真的对北堂风有任何指望。”齐宁正色道:“他若出兵,自然是再好不过,若是不出兵,咱们也不会因为他的失约导致战略受挫。”顿了一顿,才道:“不过依我的想法,北堂风是绝对会出兵,而且他出兵的迫切比我们要强烈得多。”
        隆泰颔首道:“北汉的西北军有三四万之众,他既然准备入关,这一段时间定然还在西北扩军,以朕的估算,北堂风手里的兵力应该不下五万人。屈元古虽然并非能征善战之将,但西北人却是十分悍勇,那支西北军的战斗力还是有的,北堂风就是仗着手里有这支兵马,才敢争夺皇位。”
        “眼下北堂昭和北堂昊都是精疲力尽,北堂风自然是想着立刻杀进关内,一举拿下洛阳,只是忌惮于钟离傲,不敢轻举妄动。”齐宁冷笑道:“他派出柴伯忠千里迢迢来到建邺京,亦可见确实是想以我们大楚的力量拖住钟离傲,只要我们真的拖住钟离傲,北堂风就有时间拿下洛阳,到时候在洛阳登基,钟离傲也是无可奈何了。”
        隆泰也是冷笑道:“这北堂风倒是打的好主意,竟然想到利用咱们大楚为他谋利。”
        “皇上,恕我直言,如果真是北堂风登上皇位,对咱们大楚倒不是什么坏事。”齐宁笑道:“如今北汉争夺皇位的那三名皇子,北堂昭和北堂昊都算是有才干在身,唯独那北堂风并无什么才干,其他两人若是得了皇位,反倒不容易对付,而北堂风毫无理国之才,与皇上相比,天地之别,那北堂风折腾几年,北汉必然会被他弄得国力衰弱.....!”
        隆泰哈哈一笑,道:“你倒是会找时机说话。”目光微微闪动,压低声音道:“朕现在并不是在想徐州那两郡,齐宁,北堂风要利用咱们大楚为他谋利,人家都派了心腹前来奉送厚礼,咱们成人之美也无不可。”
        “只是臣以为这礼物实在有些轻了。”齐宁压低声音道:“皇上难道不觉得这其中藏着一个天大的机会。”
        隆泰似乎明白什么,问道:“你说的是.....西北?”
        齐宁笑道:“正是。皇上,北堂风要去取洛阳,西北军的主力定然是尽出,即使留下守军,但数量定然不会太大,而且.....战斗力也一定很弱。”
        隆泰点头道:“西北苦寒之地,北堂风自然是瞧不上眼,他眼睛直盯着洛阳,既然要打进关内,当然是一定要拿下洛阳,西北可战之兵,能多带一个,他绝不会少带。”
        齐宁道:“澹台老侯爷临终前,曾对臣说,北汉非速取之国,若想北伐成功,不可操之过急,徐而图之。先拿下东齐,若有机会,甚至拿下西北,如此一来,我大楚就会对北汉形成围困之势,步步蚕食,终能成就大业。”
        “西北.....!”隆泰若有所思,沉吟片刻,眼睛亮起来,拍手道:“正是,齐宁,北堂风的人找上门来,这是上天赐给我大楚的机会。”
        “我大楚可以兵分两路,一路渡过淮河,攻略徐州,而另一路则是在西川秘密准备,调动西川的兵马,趁西北空虚,突然袭击,夺取咸阳,控制潼关,只要这两路兵马顺利达成目的,我大楚一统天下,便指日可待。”齐宁眉宇间略显兴奋之色。
        隆泰显然也觉得这是天大的机会,但他更加明白,机会与凶险往往是相伴,此等计划,一旦成功,必将改变天下局势。
        许久之后,隆泰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心,斩钉截铁道:“齐宁,奇袭咸阳的计划,绝不可让太多人知道,就是我朝中的重臣,也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向齐宁招招手,齐宁凑近过去,隆泰才低声道:“你以为奇袭咸阳的计划,谁能够担此重任?”
        齐宁道:“皇上,臣对朝中诸位将军的能力并不清楚,而且袭击咸阳不但要保密,更要计划周全,稍有走漏风或者计划出现疏忽,都不能达成目的,还请皇上斟酌人选。”
        隆泰微微点头,沉吟片刻,才道:“朕好好想一想,斟酌人选,你去告诉柴伯忠,北堂风既然要两国和睦,朕就赏他两国和睦,他要有本事夺得皇位,朕会第一个向他恭贺。”
        齐宁笑道:“皇上如此大度,北堂风定是感激涕零。”
        “不过空口无凭。”隆泰冷笑道:“你让那柴伯忠留下东西来,既然要将徐州两郡割让给朕,就留下字据来,免得到时候纠缠不清。”
        齐宁心里当然明白隆泰的意思。
        即使柴伯忠带来北堂风的亲笔誓书,那也只是废纸一张,是非在乎实力,能否得到徐州两郡,关键自然不是在于北堂风会不会送,而是楚国能不能取。
        如果楚国真的取了徐州两郡,北堂风坐稳皇位之后,发兵收复徐州两郡,那么所谓的誓书当然也不可能阻挡住北堂风的决断。
        但隆泰让对方留下誓书,自然是有深意在其中。
        齐宁出了宫,按照柴伯忠留下的地址,找到了这位军师长史。
        柴伯忠一直在等候着齐宁的回应,见到齐宁过来,急忙请入,等齐宁落座后,才小心翼翼问道:“侯爷,鄙人刚刚得知,原来侯爷已经晋封为护国公,昨日失言,还请国公勿怪。”
        “不知者不罪。”齐宁笑道:“让柴军师久等了。”
        “国公,不知君上的意思.....?”
        齐宁叹了口气,道:“柴军师,皇上得知三皇子派人前来,还真如我所料,并没有多高兴,反倒是心存狐疑,召见了朝中的几位重臣商议,他们都觉得这是三皇子的谋略,有意要引我楚国出兵。柴军师,你既然知道我晋封公爵,自然也知道我楚国刚刚发生了两件大事。”
        柴伯忠颔首道:“贵国司马岚造反,已经被贵国剿灭,而澹台老侯爷也因病过世,实在是令人唏嘘。”
        “你知道就好。”齐宁苦笑道:“几位大臣都说,司马岚刚刚被处死,朝局未稳,这时候贸然发兵,本就不妥,再加上我大楚德高望重的澹台老侯爷过世,这是我大楚军方的支柱,没有了他,大家心里对攻打徐州更是没有把握。而且我也不妨告诉你,之前筹划北伐,都是司马岚主持,如今司马岚既死,北伐就变得十分麻烦。”
        柴伯忠皱眉道:“难道贵国不准备出兵?”身体前倾,道:“国公,恕我直言,天与之而不取,以后再想找到机会可不容易。我说句实话,即使三皇子拿不下洛阳,依然可以在西北独霸一方,做不成皇帝,做个西北王也是不差。而北堂昭和北堂昊无论谁胜出,继承了皇位,接下来必然会全力应付楚国,那时候莫说徐州甚至东齐,就算贵国想得到淮河以北的一座城池,那也是难如登天。”
        齐宁道:“我也是这般对几位重臣说,但他们说三皇子绝不可能如此好心将徐州两郡送给我们,这其中一定是包藏了祸心。”
        柴伯忠冷笑道:“贵国那帮重臣的目光实在是短浅,若是令尊在世,又岂会放过如此机会?”脸色略有些难看:“那君上的意思是不准备出兵?”
        “皇上雄图大略,而且三皇子带来善意,希望两国和睦,皇上当然不想拂了三皇子的脸面。”齐宁道:“不过此等军国大事,皇上也不好乾坤独断,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皇上的意思,柴军师这边必须拿出一份誓书,保证我们拿下徐州两郡之后,贵国绝不可再发兵收回。”齐宁正色道:“此外等三皇子登基之后,你我两国不可再兵戎相见,定要和睦相处。”
        柴伯忠一怔,有些意外道:“若是留下誓书,那.....那贵国就肯出兵?”
        齐宁道:“有了誓书,我和皇上也就有理由说服其他重臣赞同出兵,不知柴军师是否带来了三皇子的誓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