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零零八章 隐主
        江漫天再次拎起茶壶给自己倒了茶,悠然道:“将军对澹台煌的性情应该很了解,他南征北战,杀伐果断,骨子里的血液都是带毒的,以你对他的了解,如果他确定澹台炙麟的死与你有关,会如何做?”
        “他做事雷厉风行,该杀的人,从没有放过。”
        江漫天颔首道:“将军所言极是,如果他有证据证明将军事涉澹台炙麟的死,将军只怕也无法和我在这里说话了。”
        沈凉秋眼角微微跳动,江漫天已经继续道:“他没有动手,也就说明只是怀疑而无法确定。你是水师副将,行事谨慎,只要没有证据落在他的手上,他也不会轻易动弹你,否则没有罪名擅杀大将,岂不是让他的声名受损?这样的人,越老对自己的名声看得越重。”
        “那你的意思是?”
        “稳住辛赐,盯住齐宁。”江漫天神情变得严肃起来:“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时间,京城那边已经传来消息,兵部已经秘密筹备北上作战的计划,楚国不会错过这次机会。”
        沈凉秋双眉微展:“朝廷确定要北上?我还当那小皇帝没有如此胆量。”
        “司马岚如今是辅政大臣,一旦北伐,朝中诸事繁多,他辅理朝政,自然更有机会把控朝局。”江漫天道:“司马岚老奸巨猾,绝不可能错过这样的机会。”淡淡一笑,继续道:“至于那个小皇帝,初登大宝,众心未服,如果能够北伐成功,那自不必说,即使打不下北汉,只要攻城略地,打下北汉一片地方,也足以让这位小皇帝皇威远播,好稳坐他的皇位,所以这两人都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沈凉秋冷笑道:“我只怕他们不敢出兵。”
        “北汉的情势如今混乱不堪。”江漫天道:“但兵权如今也都掌控在北堂一族手中,无非是北堂一族争夺皇位而已。北汉的内乱,假以时日,终究能够分出胜负,一旦等到北汉内乱平息,机会也就错过,所以楚国绝不会坐视机会白白溜走,三两个月之内,很可能就会有动作。”
        沈凉秋微点头道:“北汉人也知道楚国虎视眈眈,所以也会希望尽快结束战事。”
        “只要楚军过了淮河,出了拳头,想要收回来就不容易了。”江漫天唇角泛起一丝诡异笑容:“到了那个时候,也就是我们的机会,所以我们现在只要耐心等待楚国出兵。”
        “你的意思是说,在楚国出兵之前,我们先稳住辛赐,盯死齐宁,只要这两人闹不出动静来,就可以顺利度过这段时日。”
        江漫天叹道:“三个月说长不长,可是说短也不短,在此期间,什么事情都会发生。”微皱眉头:“我一直在想,姓田的女人,到底是被谁带走?”
        沈凉秋道:“齐宁出城,定是与那个女人失踪有关系,我只以为这是你们做的手脚。”
        “眼下的时局,没有必要招惹齐宁,我倒想像菩萨一样将他供起来,然后将他平平安安送出东海。”江漫天将桌上那副字掀开,放在一旁,整理了一张新纸,动作优雅:“姓田的女人此前在东海并无太多的交往,朋友不多,敌人更是谈不上,所以我很难想出究竟是谁绑架了她。”
        沈凉秋道:“只怕对方的目的并不是在那女人身上。”
        “哦?”
        “姓田的女人在东海没有敌人,但锦衣齐家却说不准。”沈凉秋道:“死在锦衣齐家手里的人不计其数,天底下只怕处处都有仇敌,若是东海有锦衣齐家的对手,绑架那女人,用以要挟齐宁,也未可知。”
        江漫天若有所思,沉吟片刻,才道:“你是说有人挟持那女人,是为了将齐宁引入陷阱?”
        “江先生之前也说过,齐宁出城,只带了秦月歌一人而已,他是侯爵,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如果我没有猜错,他出城是为了营救那女人,而对方提出的条件,或许要求他不要带人。”沈凉秋挺直身板:“也许他是自投罗网。”
        江漫天唇边泛起一丝浅笑道:“如果当真如此,对我们倒是件好事。”
        “不错,如果齐宁出城而无法归来,死在外面,朝廷必然会派人调查此案,如此一来,我们这边反倒轻松许多。”沈凉秋也显出一丝冷笑:“三个月时间,就很容易过去了。”
        “如果不是如此呢?”江漫天问道。
        沈凉秋一怔,江漫天目光深邃,轻声道:“此人在西川坏了蜀王的大事,去往东齐,又将东齐公主迎回了楚国,这都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事情。”
        “他手无兵权,又无任何证据,在这东海,我倒要看看他能掀起什么风浪来。”沈凉秋握拳道:“这里不是西川,更不是京城。”
        “凡事谨慎一些总是为妙。”江漫天再次提笔,慢条斯理道:“将军,澹台炙麟的尸首,还是尽快处理为好,是否已经定下了下葬的日子?”
        “三天之后!”沈凉秋道:“眼下已经开始筹备海葬事宜,只要海葬一过,万事大吉,齐宁就算有通天彻地之能,也休想再掀起风浪。如果一切顺利,海葬过后,他就该返京,到时候就只需要对付辛赐一人而已。”
        “好!”江漫天笑道:“江某但愿一切平平安安,他日一旦大事得成,将军非但能够取金刀澹台家而代之,成为帝国军方柱梁,而且还能获封东海之王,青史留名!”
        沈凉秋淡然道:“青史之中,我不在意鲜花还是狗屎,我只在乎我的路上是否有荆刺。”他站起身来,转过身,却是头也不回离开。
        江漫天神色不变,提笔写字,等沈凉秋离开,很快就从外面又走进一人来,却正是江家三爷江易水。
        江漫天头也不抬,只是淡淡问道:“你都听见了?”
        “是!”江易水在江漫天对面坐下,冷笑道:“兄长,沈凉秋此人心狠手辣却又胆大包天,对此人不可不防。”
        “哦?”江漫天放下狼亳,抬头看了江易水一眼,问道:“可查明去向了?”
        “出城之后,他们应该是往东南方向去了。”江易水低声道:“但现在究竟去往何处,还不曾查明。兄长,你觉得齐宁可能往哪里去?”
        江漫天摇摇头,忽然问道:“我问你,那天晚上的事情,你确定齐宁没有发现什么?”
        “兄长放心,我安排的十分妥当,没有出任何纰漏,齐宁绝不会看出破绽。”江易水十分肯定道:“而且他也不可能猜到那场火是另有缘故。”
        江漫天沉吟片刻,终是微微颔首。
        江易水冷笑道:“可惜时机未到,否则将齐宁那臭小子碎尸万段,若非是他,黑鳞营现在就是在云儿手中,京城附近有咱们的兵马,以后做起事来,也就方便的多。”
        江漫天皱眉道:“不争一时之失,此等事情,你又何必耿耿于怀?”
        “是小弟失言了。”江易水忙道,随即又低声道:“兄长,沈凉秋此人十分阴险,而且心狠手辣,我只担心,他真要是羽翼丰满,完全掌控了东海水师,到时候反倒不受咱们控制。”微皱眉头:“对此人咱们还是要好生提防。”
        “熙熙攘攘,皆为利来。”江漫天淡然一笑,唇边泛起一丝不屑:“沈凉秋此人最大的弱点,便是野心太大,一个人只要有野心,其实也不难对付。就算他完全掌控东海水师又能如何?仅凭区区几万水军,他又能够成就怎样的大事?他一心想要拜将封王,就势必要仰仗隐主,沈凉秋是聪明人,他比谁都明白,没有隐主,他的野心就绝无实现可能。”
        江易水笑道:“兄长所言极是。其实说到底,沈凉秋能与我们合作,无非是因为隐主的缘故。”想了一想,才凑近江漫天问道:“兄长,楚国真的会在三个月之内向北汉用兵?”
        “云儿送来的消息,应该不会有错。”江漫天神情严肃起来:“兵部已经开始制定北上的作战计划,只是尚未对外透露,云儿也是费了不小的力气才得到这个消息。虽然还没有弄清楚具体的发兵时间,但以我的判断,三月之内如果再不出兵,很可能会错过良机,隆泰和司马岚都不会一直等下去。”
        江易水冷笑道:“不过这一次北伐,楚国的君臣一定是小心谨慎。秦淮大战之后,楚国的国库空虚,这一次就算勉强凑齐军饷,只怕也打不了太久,如果在短时间内没有取得突破,迟滞在北汉境内......!”说到这里,眼眸之中竟然显出身神采来。
        江漫天却是淡定自若,悠然道:“战事一开,想要收手就不容易了。隐主一直等候的机会,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楚军主力北上,背后空虚,正是我们拥护隐主成就大业之时,到了那个时候,也就是我们一雪当年血仇之时。”
        江易水闻言,目中显出寒意,握拳道:“金刀澹台当年在东海所作所为,到时候我们十倍偿还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