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九四五章 灵柩
      
        齐宁一夜没有睡好,目前为止,他所发现的只是一些零散的碎片,但这些碎片却无法形成一条完整的故事链。
        自己此番前来东海,无非是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自然是要调查出澹台炙麟的死亡真相,但从目前的现场来看,澹台炙麟及其夫人的死亡现场都挑不出太大的毛病,可以说是合理却不合情。第二个目的,则是要在朝廷决定新任水师大都督之前,自己在东海一旦发生意外事故之时,能够及时控制住局面。
        军不可一日无将,这个道理大楚朝廷当然明白,按照道理,得知到澹台炙麟身死之后,朝廷本应该在第一时间决定出统军之将,如此方能避免军中甚至是东海发生一些意外变故。
        当初锦衣候齐景过世,前线副将岳环山立刻接替了齐景的大将军,秦淮军团的局面才在最短的时间得以控制。
        而东海水师这边没有第一时间确定水师都督,归根结底,无非是因为镇国公司马岚已经控制住了朝局,如此重要的位置,也绝非澹台煌一句话就能够决定。
        对于隆泰小皇帝来说,他当然不希望看到楚国的任何一支军团从属于某一个家族。
        岳环山替代了齐景,实际上就已经将秦淮军团的兵权从锦衣齐家夺走,而水师都督如果继续任用澹台家的人,不但是司马岚不想看到,只怕小皇帝内心深处也不愿意看到。
        齐宁知道,自己在东海的这些天,京中因为水师都督的替代人选一定是明争暗斗。
        如果小皇帝皇权在手,那么此番澹台家绝无可能继续控制东海水师,小皇帝一定会利用澹台炙麟的死,对东海水师重新洗牌,可是司马岚在朝中一家独大,这种朝局下,小皇帝却不得不考虑继续利用澹台家作为牵制司马家的一股力量,而小皇帝同时也要考虑如果继续利用澹台家,是否会有尾大不掉的可能。
        澹台炙麟死得很意外,让朝廷也是措手不及,齐宁知道小皇帝如今一定是在斟酌考虑中,而司马岚和澹台煌也必然会全力争夺水师都督的位置,究竟谁能取得最终的胜利,尚未可知。
        自己在调查澹台炙麟死亡真相的过程中,却横空杀出一个算卦盲者,而此人最终引导出来的线索,竟似乎与黑虎鲨有关,而黑虎鲨却又偏偏与澹台炙麟的死又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齐宁无法肯定算卦盲者引导的这些线索就一定是为了指向澹台炙麟,可是万一对方真的有此目的,那么只能证明澹台炙麟之死另有隐情。
        齐宁此时还无法判断出算卦盲者的立场到底是为了什么,他做这些,其目的又是什么?
        次日一早,齐宁起身练了一套功,这才起身洗嗽。
        自从在朝雾岭得到丐帮帮主向百影的提点之后,齐宁便不敢继续修炼大光明寺的心经,只是按照向百影传授的运气法门习练内功。
        说来也怪,最早时候,齐宁甚至感觉不到自己体内的那股寒冰真气,只有在外力侵袭自己的身体时候,那股寒冰真气才会自动防御,连齐宁自己也是无法控制。
        但如今齐宁在练气的时候,已经明显能够感受到那股寒冰真气的存在,甚至能够极其有限地从丹田之中引导出一小股寒冰真气在自己体内的各处经脉流动,虽说运行寒冰真气的时候,全身宛若陷入冰窖之中,但一旦寒冰真气汇入丹田,收功之后,全身上下却是说不出的通透轻松,而且整个人也变得神清气爽。
        齐宁以前一直都在疑惑,自己体内的寒冰真气究竟是从何而来。
        但在宫中从赤丹媚口中得知了南疆雪龙之事,才意识到,当初那位带着自己在半夜飞入皇宫的白衣人,逼迫自己饮下雪蟒之血,而且在自己稀里糊涂的情况下传授了自己【乾元真经】,自己体内的寒冰真气,应该就是从那夜获得,毕竟在那之前,从无寒冰真气的出现,而其后自己每次在危难关头,那股寒冰真气却实实在在地帮了自己大忙。
        齐宁虽然与那白衣人只是两面之缘,而且自那以后再无见过,但对那人的记忆却是十分深刻,出身脱俗宛若天仙般的形貌,自然能让任何人铭记于心,只是那人究竟从何而来,往何而去去,齐宁却是一无所知。
        那人传授自己【乾元真经】,齐宁思来想去,恐怕也是因为白衣人那日在雪中徒步行走,自己好心带了她一程所致。
        好人有好报,而白衣人显然是一个有恩必报之人。
        收拾妥当,齐宁叫了韦御江和吴达林等人,再次往大都督府过去,一如既往是沈凉秋接待。
        落座之后,沈凉秋开门见山道:“侯爷,昨晚大都督和夫人都已经入殓,卑将已经派人向全城搜找储存的冰块,而且在灵柩之中放有防腐的药材,有药材和冰块保护,遗体应该可以保证半个月之内不至于腐坏。”
        “衣襟入殓?”齐宁微皱眉头:“知道的人可多?”
        “按照道理,大都督和夫人过世,应该早就设下灵堂。”沈凉秋神色凝重:“但局势所致,卑将根本不敢让大都督和夫人过世的消息传出门外,所以只能委屈大都督和夫人。灵堂虽然不能设,但遗体却不能一直这样放着,人说入土为安,眼下虽然还不能将大都督和夫人下葬,但是却不能再耽搁他们入殓。”
        韦御江在一旁忍不住道:“沈将军,夫人昨日才过世,当日便入殓,是否.....太过仓促?”
        沈凉秋颔首道:“确实是太过仓促。昨日卑将秘密请了一名口风严实的大夫过来,检查大都督的遗体,虽然有冰块防暑,但是大都督的遗体如果一直不能入殓,也会损毁,必须要在遗体上涂满药物......!”皱起眉头:“可是一旦涂满药物,还要摆在外面,这.....是对大都督的玷污。”
        齐宁微点头,理解道:“死者为大,如果大都督的遗体要进行药物处理,自然是要尽早入殓的。”
        “侯爷说的是。”沈凉秋道:“夫人的遗体,卑将本来是要过几日再入殓,可是......!”苦笑摇头道:“夫人自尽,便是为了能够与大都督同生共死,大都督既然入殓,又如何能让夫人继续等下去。而且卑将看了日子,昨日是宜入殓,下一个宜入殓的日子是在半个月之后......!”
        “沈将军是担心时间拖得太长,夫人的遗体有所变化?”齐宁问道。
        沈凉秋道:“夫人毕竟是女人,她临走的时候,将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自然不希望入殓的时候,身体会有变化。卑将想了许久,与侯总管商量了一番,昨天晚上将他二人秘密入殓了,如今就停放在大都督的书房内。”
        “沈将军,大都督的灵柩下官知道你早已经准备好。”韦御江忽然道:“只是昨日夫人刚刚过世,难道夫人的灵柩也已经准备好?”
        齐宁瞥了韦御江一眼,韦御江神情严肃,直盯着沈凉秋的眼睛。
        沈凉秋脸色顿时沉下去,并不说话,直接走到大门前,令人将侯总管找寻过来,随即回到厅内,一言不发。
        “沈将军,韦司审只是心里有疑惑,你可别多想。”齐宁笑道。
        沈凉秋摇头道:“侯爷,卑将没有多想。”看向韦御江,道:“韦司审,沈某是个武夫,没有什么花花肠子,也不愿意弯弯绕绕。你是否心里想,夫人刚刚过世,沈某就能找到灵柩,实在太过巧合,就像沈某事先有准备一样。”
        韦御江摇头道:“沈将军确实多想了,下官刑名出身,有不合理的地方,下官素来都是提出疑问,绝无对沈将军有丝毫的冒犯之意。”
        “沈将军,你可真是误会了。”齐宁笑道:“这韦司审本事不小,胆子也很大。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便与我针锋相对,并不退让,他性情耿直,所以在衙门里的人脉也不好,但办事还是用心的,你只要对他稍加了解,就知道他就是这个直脾气。他若有什么说的不对,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不敢。”沈凉秋立刻道:“侯爷,大都督与卑将私下里是结义兄弟,他们夫妇突然过世,卑将心中的悲痛,外人是体会不了的,可是卑将在这种时候,没有资格去伤痛。本来卑职是想要查出大都督是否为人所害,如果当真如此,必要将凶手抓到,但刑部的诸位大人们经过判断,得出大都督果真是自尽,如此结果,卑职现在要做的,只能是竭力处理好他们的后事。卑职这些日子情绪不好,如果有说的不对的地方,侯爷和韦司审切莫怪罪。”
        便在此时,候总管匆匆而来,行礼之后,沈凉秋才道:“侯总管,侯爷已经知道大都督和夫人昨晚入殓,你来告诉韦司审,夫人的灵柩从何而来!”
        侯总管上前两步,拱了拱手,这才压低声音道:“侯爷,韦司审,夫人的灵柩,是老奴从江家所得!”